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六零章 初临圣境

  茅庐山庄门口,管芳仪转身面对众人,道:“好了,走了,都回去吧。”

  众人陆续散去,情绪都有些不高,似乎都没了主心骨,前途未卜皆有点神不守舍。

  回到院子里的管芳仪抬头望,看见了楼阁之上远眺目送的袁罡。

  对于袁罡,管芳仪问过牛有道该怎么办,那个冯官儿始终是个隐忧。

  牛有道说,由袁罡去,让袁罡做自己的选择走自己的路,实在是他不在了,这边也没人能管住袁罡,已经有过验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不能把袁罡给绑起来。

  之后,管芳仪立刻遵从牛有道的安排,着手安排将商淑清送回南州之事。

  商淑清不愿回去,奈何由不得她,管芳仪强制执行,商淑清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这样被送走了。

  暂时,紫金洞这边与茅庐别院相安无事……

  茫茫大海,海上升明月。

  海岛上层峦起伏,居中地带一圈灯火辉煌,是圈状建造的屋宇,灯火来自亭台楼阁中的各种灯笼。

  在这宛若围城的建筑中央,有一大块平地,倒扣着巨大的碗状波光,半球状。偶有人进入消失在涟漪虚空中,也有人从涟漪虚空中凭空出现,进进出出的人令虚波涟漪荡漾不停。

  此地名为圣岛,属于缥缈阁直接管制。

  而中间那座荡漾涟漪的半球状透明物,正是所谓的圣门,进出圣境的必经之地,也是唯一通道。

  乘坐飞禽从天而降的牛有道等人,被挡在了围城范围之外,不管是哪个大门派的人,未得允许,一律不得入内。

  他们提前了差不多一天到,还没到准许进入的时间,只能是在围城外的野外露宿,这里没人会给他们面子招待,自己想办法。

  平常,也不许外人擅自进入圣岛,这次算是例外,不过还是有人将他们每个人都进行了盘查,核实了每个人的身份。

  “不见其他人,看来我们是先到的。”宫临策看了看四周说了声。

  牛有道也看了看四周,来了句,“掌门,您法驾亲临,居然让您露宿山林,还真是一点都不给您面子,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吗?我去找他们讲讲理去。”说罢转身就走。

  宫临策被他吓一跳,赶紧抢步拽住了他胳膊,严重警告道:“牛有道,你别乱来。”

  近乎是将牛有道给强行拖回来的,拖回来后又反复再三警告,让他决不能在此乱来。

  牛有道倒是满口答应了,可牛有道刚才的行为让宫临策莫名觉得不放心,加之牛有道曾在紫金洞的胡作非为,令宫临策深为之后的圣经历练担忧,担心牛有道会在圣境胡乱来,到时候紫金洞怕是要被这位给坑惨了。

  宫临策渐有懊恼,圣境让紫金洞谁来不好,为何偏偏要让这胡搅蛮缠的家伙来,实在是让人揪心。

  没办法,宫临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反复劝说牛有道,起码不能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不是?

  长夜漫漫,牛有道却在那嘘长叹短,感慨人生之类的,什么生生死死身后事之类的。

  宫临策则反复开导他,让他别担心,说自己会帮忙关照之类的,会等他好好回来之类的。

  人死了还用在乎什么吗?牛有道似乎渐有些钻牛角尖了,搞得宫临策近乎劝了他一整夜。

  次日天刚亮,晋国修士赶到了,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亲自率人赶到。

  同样的,人一到,缥缈阁的人立刻对他们进行了身份核实,排查完毕也不让他们在圣岛上乱跑,命他们到了指定的地点集合。所谓的指定地点自然也就是牛有道等人落脚的一带范围内。

  先来后到者一碰面,太叔飞华的目光立刻锁定了牛有道,可谓目露凶光。

  天都秘境内,晋国修士究竟遭遇了什么,器云宗一开始的确是弄不明白,可参与覆灭晋国修士的人太多了,人多必然容易走漏消息,器云宗全力追查之下,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真相。

  器云宗已经弄清了以太叔山岳为首的一群人是死在了谁的手里,而事情的主谋就是牛有道,偏偏待弄清真相后,罪魁祸首已经躲进了紫金洞做缩头乌龟。

  当然,也有一直弄不清楚的事情,派去赵国皇宫抢掠的三位太上长老消失的不明不白,无论是器云宗还是晋国派出的探子,不管怎么打探,都始终无法得知出了什么事,这成了太叔飞华的心病。

  一瞅见太叔飞华的眼神,牛有道明白了,器云宗应该是查明了天都秘境内发生的事。

  不过威胁不了他,眼神也吓唬不了他,这里是在圣岛,给太叔飞华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对他乱来。

  宫临策看出了点名堂,也在牛有道耳边安慰,“不用怕,他不敢在这里乱来。”

  后面,各大门派的人陆续来到,牛有道的老熟人凌霄阁的长老全泰峰不出意外的现身了。

  管芳仪的老情人杜云桑也来了,领着天行宗的人。

  不知是不是有意,牛有道注意到杜云桑的目光察觉到紫金洞的人后立刻搜寻了一下,目光找到他牛有道后,搜寻的目光在他身上定了定,又快速挪开了。

  牛有道暗暗摇头,他能看出,往事虽然如风,可终究还是在这个男人心里留下了什么,是忘不掉的。

  万兽门的来人中也有人让牛有道多看了两眼,万兽门长老晁敬也是要进入圣境的倒霉蛋。

  本来,牛有道是让晁敬派可靠的弟子参与的,谁知圣境搞出了变故,而晁敬在万兽门又是颇有地位的人,估计也是受盛名所累被点名参加了。

  晁敬的目光也迅速搜寻到了牛有道,与牛有道目光有交汇停留,心里有疑问想找牛有道解惑,奈何众目睽睽之下不便与牛有道正面接触,这里也不让乱跑动。想想,反正两人都要进入圣境,应该有机会碰头,也就暂时摁下了心思。

  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敏锐捕捉到了二人的目光交流,心中暗暗一凛,看来那个邵平波的怀疑不是没有来由的,这二人之间的确可能有问题。

  实际上晁敬一出现,他就在注意观察二人。

  来之前,获悉了圣境名单的邵平波找到了晋皇太叔雄,让太叔雄提醒晋国前往圣境的人小心提防,太叔飞华因而留心上了。

  察觉到异常后,太叔飞华招来此次参与的长老耳语叮嘱,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但还是要提醒小心。

  四海的妖魔鬼怪到后,牛有道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红盖天、芙花、断无常、浪惊空一个不落,全是这次要进圣境的倒霉蛋。这四位和诸国去天都秘境的长老不一样,因为四海势弱,派去天都秘境的都是四海数得上的得力干将,四人这次被圣境点名,显然也是受盛名所累。

  这五位结拜兄弟虽没近前打招呼,一个个却是隔空挤眉弄眼,不知是高兴还是笑自己又倒霉到了一起。

  缥缈阁对这次的事情显然很重视,这次毕竟是要在九大至尊居住的圣境内行事,不敢有失,各门各派多少都有过结,缥缈阁怕出什么意外冲突,给各门各派指定了各自的落脚区域,不让随便跑来跑去,勒令各自在各自的区域呆着。

  连与紫金洞同来的玉苍和宇文烟都被分隔开了,昆林树也离开了牛有道,到了天火教那边。

  到了这里后,各派之间都隔着段距离,几乎没什么交流。

  一直熬到傍晚时分,缥缈阁开始放行,命各派参加圣境历练的人进入围城般的建筑群内,也意味着圣境历练正式开始了。

  各派掌门纷纷对本门弟子做最后的叮咛送别。

  入口处有缥缈阁的人再次核实确认参加者的身份,核实后逐一放入。

  在这一关,各门各派所作的准备都浪费了,参加圣境历练的人员除了身上穿戴的衣物,其他物品一律不许带入,什么钱财、武器和符篆的,统统不得入内。

  没办法,牛有道习惯在手的宝剑不得不放弃了,连同宫临策送给他的符篆又一起给了宫临策,让帮忙带回去。

  他带领着两名紫金洞的弟子进入了规模宏大的建筑群中,一路上东张西望查看,这里面连各派掌门都没机会进来见识过,有机会自然是要多看两眼,回头是要让他们在上著述所见所闻的。

  “不要停留,往前走,一直往前走!”有缥缈阁人员出声喝斥。

  到了围城中央的巨大碗状波光处,依然被逼一直往前走,一路有人监视,参加历练的人员陆陆续续进入,消失在了波光中。

  待到从波光中走出,身上的压力突然卸去,光景不同,这里似乎是早上。

  牛有道环顾四周,发现已经置身在一座盆地中,此地同样是一座倒扣的巨大碗状波光。

  突然来到另一个世界的众人都忍不住驻足观望,立刻有人喝斥:“不要停留,上山!”

  飞身上了盆地边缘的山上,放眼看去,云山雾海中奇秀千峦屹立,很是壮观。

  在缥缈阁人员指引下,众人飞身下山,在云海上方滑翔,抵达了临近的另一座山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