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六一章 激怒

  

  “道爷,如你所料,大禅山果然坐视。!公孙布成功救出了王妃,已让皇烈送去与蒙帅会面。王爷…被抓走了。他手下那些亲兵卫队,百来人全部在押,死活难料。”管芳仪叹了声。

  杵剑站在树下的牛有道面无表情,只是缓缓闭了双目。

  目前他能做的也是这样,也没办法顾及那百来名亲卫的生死,也可以说面对这样的事情必然要有人做出牺牲。

  许多事情也是他辈子未曾想到过的,他没想到如今的自己随便一个决定便能关乎到许许多多人的生死。

  见他不说话,管芳仪还是忍不住再次问道:“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道爷事先为何不让王爷他们脱险?”

  这个问题让牛有道如何回答?和高见成之间的关系是绝密,决不能再向任何人泄露,实在是高见成的身份地位太重要了,这次若不是高见成提前通风报信,后果不堪设想。

  决不能有任何疑点落到高见成的身,他能告诉其他人说是为了保住高见成那条线而牺牲商朝宗吗?

  因此,他答非所问,“从现在起,切断与三大派的联系。另外,蒙帅那边,需要你亲自走一趟!”

  ……

  落日余晖下,十万铁骑押送着四十万乱民浩浩荡荡前行,走向那太阳下山的方向。

  这些难民有一部分也临时充当了一些苦力的角色,推着一些随队的粮车。

  这么多人毕竟要吃喝,焉能不带一些粮食随行。

  一辆马车在大军护卫,车帘掀开着,坐在内的蒙山鸣迎着金灿灿的落日余晖,皱着的眉头几乎没有松开过,他依然想不通牛有道的决定究竟是怎么回事。

  马车旁,是他那匹装有特殊马鞍的坐骑。

  天际一只黑玉雕掠来,俯冲,惊动了随队护卫的大禅山修士。

  黑玉雕低空绕了一圈,在的大禅山掌门皇烈亮了亮相,避免了同门误会后,方抓了凤若男的胳膊一跃而下。

  浩浩荡荡的队伍停下了,马车内的蒙山鸣从窗口探头出来看去。

  哭红了双眼的凤若男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护卫人马,趴在窗口,哽咽道:“蒙帅,救王爷,快救救王爷!”

  一听王爷出事了,在场的将领顿时炸了毛,一个个瞪大了双眼。

  蒙山鸣亦呼吸急促了,扶在车窗的指节骤然绷紧,沉声道:“王妃慢慢说,怎么回事?”

  “朝廷来了人,大司马商永忠带了圣旨亲临……”凤若男哽咽着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下。

  蒙山鸣脑袋里嗡一声响,脸色大变。

  “狗贼!”有将领当场怒喝,旁听将领们皆怒不可遏。

  更有将领拱手抱拳道:“蒙帅,让末将领英扬武烈卫去救人,敢不交人,末将必将平叛大军给踏平了!”

  蒙山鸣没有理会,而是盯着一旁走近的皇烈,拍着车窗怒道:“皇掌门,见王爷遇险,为何不救?”

  说到这个,皇烈很尴尬,解释道:“蒙帅,你别急,实在是情非得已,对方蓄意而为,人多势众,南州大军又来了这边,大禅山人手也几乎都跟了过来,凭我们那些人根本救不了王爷,真要打起来,只怕连王妃也不能脱身。”

  蒙山鸣要的是他这句话,“如此说来,并非大禅山怕事,如今人手充足,大禅山定愿意随我十万铁骑走一趟!”

  “……”皇烈无语,没想到掉进了对方的话坑里,让他如何回答?拒绝了岂不是等于承认了大禅山胆小怕事。

  蒙山鸣不等他反应,喝了声,“大安!”

  很快,罗大安将蒙山鸣扶了出来,一群将领跳下马,联手将蒙山鸣架了那只装有特殊马鞍的坐骑。

  看这情形,是要回去找商永忠算账了,皇烈那叫一个手足无措。

  “枪来!”蒙山鸣又是一声喝,罗大安立刻将他那架在马车的长枪双手奉。

  蒙山鸣一把将长枪捞到手,纵马跑出了队列,在一土坡拨转坐骑,在落日余晖下勒缰立马,挥枪大喊道:“留五千人马看守,人犯逃逸者杀无赦!余者随我回去,鸣号!”

  呜呜…呜呜……

  牛角号吹响,发出沉闷呜咽声。

  蒙山鸣跃马跳下土坡,挥枪狂奔而去,罗大安紧随其后。

  大军迅速调头,纵马狂奔追随。

  凤若男一把将一名将领给拽落了马,翻身马追去。

  “你…”差点摔个狗吃屎的将领想骂没敢骂出来,到嘴的脏话硬憋了回去,有脾气没处发,转身又将一名士兵给拽下了马,直接翻身马,纵马追去,剩下那小兵在原地傻眼了。

  刹时烟尘滚滚,马蹄声轰鸣如雷,获悉商朝宗被朝廷给抓了,大军炸了。

  南州在辛辛苦苦卖命为朝廷平叛,朝廷却在这个时候玩阴的对南州主帅下手,燕国朝廷可谓成功将南州人马给彻底激怒了,大军下已是杀气腾腾。

  浩浩荡荡的乱民队伍一片惶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蒙帅!蒙帅……”皇烈跺脚急喊也没用,谁现在还会管他大禅山是个什么东西。

  见叫喊没用,皇烈立刻挥手示意空黑玉雕下来,他必须赶去拦截,这些人可是南州的本钱,一旦完蛋了,他大禅山也得跟着倒霉。

  等他跳黑玉雕追去时,远处又出现了一只黑玉雕,朝狂奔疾驰的大军俯冲而下,一道裙袂飘飘的人影从天而降,拦在了大军前方,伸手做出推挡样式。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管芳仪,陈伯和吴老二在空驾驭飞禽盘旋。

  见到前方拦路人,蒙山鸣手长枪一扬,疾驰的大军人人挥手、层层减速,最终以蒙山鸣为首,停在了管芳仪跟前。

  管芳仪大声问道:“蒙帅率领大军疾驰,欲何往?”

  蒙山鸣道:“朝廷派人抓了王爷,道爷可知晓?”

  管芳仪手团扇挥了挥大军冲刺之下掀来的烟尘,“道爷接到了公孙布传讯,已经知晓此事。”说罢伸手相请,“蒙帅,能否借一步说话?”

  皇烈已再次从空落下,也喊道:“蒙帅,不可冲动,不能冲动啊!”

  他现在只敢苦劝,也不敢硬来,看出这支人马已经是火冒三丈,已经吓唬不住了,硬来搞不好敢当场和大禅山翻脸。

  管芳仪的出现让蒙山鸣冷静不少,最终,蒙山鸣拨转坐骑下了官道,跑向了一旁的旷野。

  皇烈正想跟去,管芳仪手团扇一挡,笑吟吟道:“皇掌门,请稍候。”说罢闪身飘然而去。

  皇烈无语,这分别是要让他回避,他又抬头看了看空盘旋的黑玉雕,没有见到牛有道本人。

  旷野,蒙山鸣持缰勒马静立,花白头发在落日余晖下尽显整个人的沧桑老态。

  管芳仪飘落在旁。

  蒙山鸣居高临下,沉声问道:“道爷是不是早知道朝廷要对王爷动手,故而将我等调离开?”

  事到如今,他岂能还无任何察觉。

  管芳仪:“道爷让我来劝蒙帅一句,王爷已被朝廷的人利用飞禽坐骑押往了京城,你现在算是返回去,算蒙帅您再能打,也救不了王爷。”

  蒙山鸣悲愤道:“那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看着王爷送死吗?”

  他对那个朝廷真的是太失望了,前方将士在沙场拼命啊,朝廷却在背后捅刀子!

  管芳仪:“道爷说了,只要蒙帅在,只要南州的人马还在,朝廷不敢轻易对王爷下杀手。道爷还说了,蒙帅是沙场老帅,该怎么利用手人马运筹帷幄向朝廷施压、逼迫朝廷放人,蒙帅一定有办法的,不需要他来教……”

  两人一番商谈后,蒙山鸣大概明白了,将他和人马从商朝宗身边调离是为保商朝宗,他不禁问出了与红娘一样的疑惑,“明明可以让王爷和我们一起撤离,道爷这样做是为什么呀?他难道不知道,王爷到了京城算不死,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不说商建雄对他恨之入骨,逍遥宫的长老才刚死于王爷之手啊!”

  管芳仪摇头叹道:“其缘由我也不清楚,道爷那个人你多少应该知道一些,很少有人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道爷对蒙帅的爱护之心绝不会有假。”

  蒙山鸣仰天长叹:“道爷的关爱之心,我心领了。我年纪大了,老朽了,活不了几年的,王爷好好的,我更重要啊!红娘,你一定要告诉道爷,让他一定要顶住三大派的压力,王爷不能出事啊!”

  他真的担心牛有道顶不住三大派的压力而妥协,这不是多虑,而是他能想象到的,届时三大派施加给牛有道的压力将不是一般的大,牛有道是很难承受住的,否则三大派不可能在这种关口干出这样的事来。

  管芳仪:“蒙帅放心,道爷既已洞悉他们的计划,已经是步步走到了他们的前面,不会让他们得逞,已经让人在摘星城之类的场所散播谣言,说朝廷和三大派要谋害道爷和王爷,如今王爷被抓已经印证,道爷可借机切断和外界的联系,三大派找不到道爷便无从施压。蒙帅切记我刚才说的联系方式,决不能外泄。”

  蒙山鸣颔首。

  管芳仪:“我不能久留,得避免被三大派找到,我先走一步。”

  蒙山鸣抱抢拱手相送。

  管芳仪花袖朝空挥了挥,黑玉雕俯冲下来,她闪身而起,落在了掠过的黑玉雕身,黑玉雕迅速振翅而去。

  “红娘!”远处的皇烈大喊一声,他还想问问牛有道在哪,现在该怎么办,这局势他大禅山驾驭不住了,然而去者恍若什么都没听到,渐渐消失在了远空。

  PS:沧海一声笑,浮沉随浪记今朝,谢“闲人ol”大红花一朵,锦添花!

  https:///html/book/40/4069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