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五二章 道爷

  凤家杀了他那么多弟兄,他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还能表现出对凤家的好来?让下面弟兄看了怎么想?

  若想都自在,双方最好还是别再见了。

  彭玉兰找来就是让他难堪,毕竟是他丈母娘,苛待便是骂名,当做丈母娘厚待则让下面弟兄心寒。

  “王爷!”反倒是蒙山鸣喊住,迟疑道:“既是来见我的,想必是有什么事,我去见见也未尝不可。”

  商朝宗沉声道:“蒙伯伯…”

  “哥!”商淑清出声,劝道:“让蒙伯伯去看看她想干什么也没什么不好。”

  蓝若亭随后也劝。

  在几人的劝说下,商朝宗不得不松了口,招呼上了人护送蒙山鸣而去。

  刺史府的一间雅间内,彭玉兰独自静坐,随行有护卫而来,但只放了她一人进来。

  如今的刺史府这边已是受大禅山控制,已不是天玉门说的算,不让其他人进来她也没办法。

  蒙山鸣到了,彭玉兰站了起来,挤出几分牵强笑意,略带拘谨地见礼,“蒙帅。”

  今非昔比,换了当初,她哪会将蒙山鸣太过当回事。

  蒙山鸣略点头,回头道:“大安,你先出去吧。”

  后面推着轮椅的罗大安看向彭玉兰的眼神隐隐有些冒火,某种程度上来说,彭玉兰可以说是他的杀父仇人,想到母亲以泪洗面的场景,满腔悲愤道:“师傅,此人不得不防。”一副要保护的样子。

  “多嘴,出去!”蒙山鸣怒斥一声。

  罗大安脑袋一低,提着双枪转身走了。

  再回头看向彭玉兰,蒙山鸣心中暗暗感慨,被废了修为的彭玉兰老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原来的一头乌黑头发白了大半。“他还年轻,夫人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彭玉兰牵强道:“无妨,是我冒昧打扰了蒙帅。”

  她不认识罗大安,也不知罗大安的愤怒,统一归拢到了当初之事。

  蒙山鸣:“夫人请坐,有话坐下慢慢说。”

  见他儒雅和气,彭玉兰略放下心中不安,慢慢坐下了。

  见其犹豫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蒙山鸣主动问道:“夫人此来可是为了王妃?”

  不但是他这样想,之前帮着劝商朝宗的商淑清和蓝若亭也是这样想的,也是因此而劝。

  说到女儿,彭玉兰眼睛红了,一脸不堪地摇头道:“蒙帅,我错了,当初是我鬼迷心窍,害了自己儿子,也害了自己女儿。不过蒙帅,若男真的不知道那事,她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参与,那事真的和她无关……”

  有些事不到最后依然是执迷不悟,在天玉门撤离南州之前,她还沉浸在儿子被杀的仇恨中。

  直到知晓天玉门被商朝宗这边踢出了南州,这边的能量将她给惊醒了,连天玉门都奈何不了商朝宗,她又能如何?至少眼前她是没办法的。天玉门开始转移了,她才想到还有个女儿在商朝宗的手上,清醒过来方知对不住女儿。

  找到白遥打听凤若男过的怎么样,白遥没多说什么,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之后又补了句:她不愿和天玉门的人来往,孤苦无依,瘦的不成样了!

  彭玉兰当时的心情难以言表,大哭!

  之后她想让天玉门将凤若男也一起带走,然而现在想起这个已经晚了,天玉门的精力和重心已经转向了即将落脚的北州那边,商朝宗这边也不受天玉门控制了。

  若是依然控制的时候,凤若男不肯走天玉门还能强行带走。

  三大派突然出手介入,瞬间将天玉门与刺史府里的人隔离,令人猝不及防,天玉门想再把人带走也来不及了,现在的天玉门还能闯进商朝宗的府邸强行把人给带走吗?

  没了天玉门在这边照顾,彭玉兰无法想象女儿将来怎么过下去。

  没了办法,她只好厚着颜面来了。

  也知道见商朝宗不好说话,会让商朝宗难堪,越发容易激发矛盾,这才想到了见蒙山鸣,知道蒙山鸣对商朝宗的影响力,加上蒙山鸣的辈分和资历,是能说上话的人。

  蒙山鸣平静着听她说完后,颔首道:“夫人不用解释,认识王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妃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只是不知夫人的意思是?”

  彭玉兰抹了把泪,试着问道:“蒙帅能不能对王爷说说,让王爷放若男离开?”

  蒙山鸣沉吟道:“夫人清楚王妃的态度否?这里没人限制王妃的自由,天玉门在的时候就数次过问过,不是王爷不让王妃走,而是王妃自己不想走。这事,天玉门应该是清楚的,天玉门应该知道王妃的态度。”

  彭玉兰:“知道,我都知道,所以希望蒙帅能想想办法。”

  蒙山鸣叹道:“这种事你让我如何想办法,难道要我想办法把王妃赶出家门,这是为人臣干的事吗?王妃没做错什么,我们只能是劝和,不能劝离。”

  不待她再说,又抬手阻止道:“夫人,我知道您的心情,恕我直言,王妃骨子里的性格刚烈,就算出了王府也不会跟您走的,让她流落在外反而是害了她,被有心人利用的话,同样会连累王爷。夫人若真是为她好,当另用办法帮她。”

  彭玉兰忙问:“如何帮,还请蒙帅教我。”

  说到这个,蒙山鸣略有迟疑,“这边有一人若愿出手的话,应该能帮到王妃,就是不知他愿不愿出手。”

  彭玉兰立问:“谁?”

  蒙山鸣缓缓吐出名字,“牛有道!他与这边的关系,既保有巨大的影响力,又保持着距离,不会受这边的上下关系影响,而上上下下的人都敬畏着,都信服他。”

  他这话是没错的,牛有道不欠商朝宗这边任何人的,反倒是商朝宗这边上上下下的人累受牛有道厚恩。

  这些年下来,牛有道只付出不攫取的行为,不知不觉已在南州累积下了很强大的势。

  “……”彭玉兰哑了哑,这个她信,可关键是…她一脸苦涩道:“我和他关系也不好,蒙帅,您若开口,他应该会给您面子,您能不能…”

  蒙山鸣摇头:“夫人,有些事,我们也很为难,否则又何须让夫人去求他。不说其他人,刚才我身后那小子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的父亲曾是宁王近随,也是我的手下,为了救我,死在了你的儿子、王妃的哥哥手中啊!有些事我若出面,如何向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交代?”

  话都讲的这么直白了,彭玉兰如何还能不明白?

  明白了,也就没有过多打扰,这里也不是她久留的地方,就此告别,走了。

  目送的蒙山鸣也是一声轻叹,帮彭玉兰出这主意,他也是没办法。

  这边总不能因为与凤家的恩怨就把凤若男给杀了吧?

  将凤若男赶出去也不合适,就算休了,毕竟也有过夫妻名分,毕竟曾是王妃,如同他刚才对彭玉兰说的,倘若被有心人利用的话,也会连累这边。

  ……

  青山郡,茅庐山庄。

  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山庄又有人在打扫,来了一群和尚打扫,南山寺的一群和尚回来了。

  圆方换回了僧袍,在那指挥,这这这的,那那那的,都让弄干净了。

  其实三派的人一直有派人每天打扫,可圆方嫌不够干净。

  三道人影落在山庄外,费长流、夏花、郑九霄步入山庄内,看看打扫的人,找到了圆方。

  “牛有道什么时候回来?”费长流问了声。

  突然发现圆方等人回来了,消失的五梁山一众也回来了,三派掌门就意识到了,牛有道肯定是要回来了。

  于是三人接连两天,一天跑来看几次,也问了几次。

  结果圆方嘿嘿一笑,还是同样的答复,“这个我哪知道,呃…”无意中朝天上看了眼的他愣住了。

  三人跟着回头看去,只见空中四只飞禽的身影掠来,在上空转了几圈后,盘旋着下落。

  四只飞禽落入庭院之际,一众人影先闪身跳了下来,不是牛有道等人还能是谁。

  “道爷!”圆方喜笑一声,甩着僧袍屁颠颠跑了过去,不加修饰的光头很亮。

  一众打扫卫生的僧人都站立好了,合十相迎。

  “你还是穿这样好看。”牛有道上下打量了一下圆方,给了个评价便不理了,环顾四周,看到山庄依旧如故,满意地点了点头。

  三位掌门走了过来,夏花先笑着开口了,“道爷!”

  这正式改口的尊称,令费长流和郑九霄相视一眼,随后两人也陆续问候了一声,“道爷。”

  牛有道笑眯眯打量了三人一会儿,最终道:“最近辛苦了。”

  “应该的。”夏花笑咯咯,随后又走到一旁挽了管芳仪的胳膊,有说有笑。

  与三位掌门稍聊,牛有道把庄虹等人介绍了一下,三位掌门肃然起敬。

  管芳仪带了庄虹等人去安置后,夏花又凑近笑道:“道爷,这几只飞禽谁的呀?”

  不但是这几只,三位掌门之前就发现了,公孙布等人返回时牛的一塌糊涂,八只巨型飞禽,其中三只还是赤猎雕,看的他们差点流口水。

  结果好嘛,这里又跑来四只,还有完没完了?要成为万兽门分支的感觉。

  牛有道呵呵道:“都是红娘的。”

  三位掌门面面相觑,牛有道随口又补了句,“以后三派有急事,都可以来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