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七七章 海岛

  滚滚江流横断山峡,江上船只往来。

  一只货船上,一位青衫商贾站在船头迎风破浪,向前一阵眺望,回头又到货舱这边,拍了拍盖在油布下的货物,将货物再次检查了一遍,确认不会有失,心情很好。

  来往看守的伙计笑道:“这一船货到了京城,东家又要赚不少吧?”

  青衫商贾笑道:“放心,少不了大家的好处,等货一出手,让大家吃喝玩乐个痛快。”

  “就等东家这句话了。”众人哈哈大笑。

  有人笑问:“东家,带我们去白云间见识一下么?”

  “滚!你当我钱是捡来的不成?”青衫商贾挥手怒斥一声。

  “哈哈……”又是一阵笑。

  青衫商贾也带着满脸笑容走回了船舱,下到了船的底舱,对阴暗中坐了两排奋力摇橹的八名汉子大声道:“大家再加把力,过了这道山峡,京城就到了。”

  八人当中的五名青年相视一眼,面有喜色。

  如他所言,船出山峡,前方浩大的齐国京城在望。

  水流也逐渐平缓,船只渐渐停靠在了城外的一处水岸码头。

  码头上停泊的船只不少,这边搭了船板,一群人陆续下船。

  码头上有商贾的朋友在等候,青衫商贾上岸与友人碰头聚首,谈笑甚欢。

  摇橹的五名青年也下了船,到了青衫商贾身边,一人拱手道:“东家,我们的工钱是不是该结给我们了?”

  青衫商贾有些不耐烦,回头朝一名伙计喊道:“把工钱结给他们。”

  那名伙计立刻招手道:“都过来吧。”

  “谢东家。”五名青年拱手谢过后,去了伙计那边。

  不过没多久又全都回来了,每人亮出了手中的一枚银币,一名青年道:“东家,不是说好了每人五百钱吗?怎么只有一百钱。”

  青衫商贾道:“你们一路上的吃喝不算钱吗?”

  青年惊呼道:“不是说好了包吃住的吗?”

  “我说你们几个小伙子,是不是想找事?”青衫商贾负手冷笑一声,船上的七八个伙计立刻全部围了上来,有人手上提上了刀子,摆明了在恐吓。

  五名青年似乎敢怒不敢言,最终迫于威胁,面带忿忿,低着头灰溜溜地走了,惹来一阵嘲笑。

  待到远离了这群人,五名青年又相视一笑,一人看向远处京城的高大城墙,兴奋道:“终于到了!”

  居中一名青年道:“大家到前面那片林子前散伙,分开去几处城门外看看,都瞪大了眼睛找找老大他们留下的标识。”

  如他所言,一群人到了前面的树林旁散伙,那名发号令的青年留在了林下等大家回来碰头。

  等了没多久,远处官道上传来隆隆马蹄声,回头一看,只见五骑快速驰骋而来。

  五骑与这边错过之时,青年眼睛一亮,站了起来高声呐喊道:“大勇!大勇…”

  冲过的五骑上的五名青年回头看了眼,立刻纷纷勒停坐骑,又纷纷拨转马匹跑了回来,冲到林旁跳下,双方一阵欢呼,搂抱在了一起,皆兴奋不已。

  不远处有车队来了,之前的青年立刻连连嘘声,示意大家克制,别让人看出了不对。

  被称为大勇的小青年拍着他肩膀问道:“赵满仓,来得比我们早啊,是不是老大让你来接我们的?”

  赵满仓讪笑道:“我们这一组也才刚到,其他人找标识去了。”

  大勇回头左右,“既然有人找去了,那咱们就在这等着吧。”

  赵满仓看看他们的坐骑,奇怪道:“你们骑马来的?哪来的马?”

  大勇反倒奇怪道:“这草原上到处能见到马,你说哪来的?不骑马难道还走路不成?”

  赵满仓:“骑马怎么现在才到?”

  一人嘟囔道:“别提了,在赵国境内被一堆官兵给抓了,抓了我们去当兵,后来想了办法才逃出来,耽搁了不少时间,不然早就到了。”又反问,“满仓,你呢,你怎么也才来?”

  赵满仓吱吱呜呜不语。

  结果一群人一涌而上逼迫,他不得不老实招了,“一路上找顺路的商队,帮忙干活,搭着伙顺路来的。”

  有人鄙夷道:“还帮人干活,力气多的没地方使,这法子有够笨的。”

  赵满仓立刻辩解道:“这不是为了稳妥嘛,咱们人生地不熟,商队却是经常来往,人家熟门熟路,遇上关卡有办法疏通。我们路上也遇到了抓壮丁当兵的,幸好商队的帮忙疏通,不然怕是也被抓了。”

  一群人在林子旁叽叽喳喳了好一阵,有探路的回来了,见到众人又是一阵欢呼,随后告知,路标在东城门外。

  大勇立刻让三人骑了马去另三处城门,把其他几人给找回来,免得还在到处找。

  等到两伙人碰头了,一起来到了东城门外,在一块岩石上见到了一只画的简易飞鸟图案,正是约定的标示,飞鸟所飞方向正是东城门。

  一群人为了不起眼,分开进城,一路循着标识指引,找到了城中偏僻地带的一处荒废宅院。

  推门而入,结果发现袁风摆了张椅子,坐那慢悠悠喝茶,手里一只蒲扇摇啊摇。

  “风队!”一群人见之欣喜。

  “嚷什么嚷,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袁风手中蒲扇指着门摆了摆,“关门!”

  这边立刻有人关门,大勇凑到袁风跟前,嬉皮笑脸道:“风队,我们是第几个来的,靠不靠前?”

  啪!袁风一蒲扇拍他脑袋上,“外面一路上起码有十几双眼睛看到你们来了,里面还有一百多个人等着你,你说靠不靠前,还有脸问?”

  一群人顿时蔫了。

  “记住了,到了这里,没什么风队,自己动脑子想想!”袁风蒲扇又往里面指,“里面呆着去,找他们要笔墨纸砚,自己把来时的情况自己写清楚……”

  豆腐馆,热气腾腾的内宅厨房内,袁火和牛山正在做豆腐。

  袁罡在一旁看着。

  外面负责磨豆腐兼带警戒的牛林敲门而入,“老大,高掌柜找你。”

  袁罡转身而出,径直来到了前门外,见到门口徘徊的高掌柜,问:“有事?”

  高掌柜手中亮出一把金币,有十枚,“白云间的秦妈妈刚才来吃过豆腐,付了钱外,另给了这些。”

  袁罡:“什么意思?”

  高掌柜:“她说,以后白云间的姑娘们也会常来这边品尝,但是这大庭广众的,姑娘们来也不方便,让我们另隔一间雅间给她们。她给了十枚金币,说工钱费用她们出了。”

  袁罡一口拒绝,“不行!”调头就走。

  高掌柜一把拉住了他胳膊,苦笑道:“我也觉得不妥,可是三少爷去白云间玩耍的时候,秦妈妈特意跟三少爷打了招呼。三少爷已经一口答应了她,说咱们这边周边要重新收整,让顺带给她们弄个雅间出来,说是也不费事。三少爷你还不知道吗?是要脸面的人,当着一群女人和一群朋友的面答应了下来的事却做不到,你让他脸往哪放?”

  袁罡默了下,“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有一点你听清了,不要干扰到我们这边。”

  见他松口了,高掌柜立刻笑开怀,连连点头,“懂懂懂,咱们的配方不能让人轻易窃取了,东家放心,我会安排好!”

  袁罡扭头就走了。

  “呃…”高掌柜无语,还想问问他招人的事,可这位东家的脾气,哪像是做生意的人,他也只好摇头走了,琢磨着回头见了再问。

  茫茫大海,碧波无边。

  一个戴着斗笠的汉子,在海面踏波飞掠,时而停立水面观察四周,直到前方出现一座浮出海面的礁石,他闪了过去,飞身落在了上面。

  礁石面积只有五六张桌子大小,涨潮时,估计会被海水给吞没。

  这种情况,对海面上航行的船只来说很危险,礁石沉到水下时,水面看不到,船一旦撞上很容易船毁人亡。

  戴着斗笠的汉子站在礁石上四处眺望,不时摘下腰间酒壶灌上两口。

  远处,一只海船隐隐约约出现,汉子怔了一下,观望了一阵,确认是朝这一带来的后,迅速矮身藏在了礁石后面等候。

  没礁石的时候,见到有船,他会立马钻入水中躲避。

  等了好一阵,一只大海船从礁石一侧百丈远的位置驶过,一直向前开去。

  躲在礁石后面的汉子目送海船去向,迅速摘下了头上的斗笠,放下了酒壶,悄无声息地借着礁石的掩护,从后面退入了海水中,没入水中,施法在水里迅速前行。

  再冒头时,已经到了大船的船尾下面,攀着船尾,没有上船,保持着警惕,吊在船尾一路随船而去,偶尔从船尾两侧伸头,悄悄打量船的前方。

  傍晚时分,海面波光粼粼,不时能看到耸立在海面的礁石,前方有海岛一座。

  “这是什么鬼地方?”

  “人家给钱,咱们赚钱,管他什么鬼地方。”

  “我是说这地方暗礁太多,一不小心能把咱们船给撞沉了。”

  “不是没事嘛,人家之前在那个什么码头上给的路线还是有用的。”

  船上有人在说话,尾吊的汉子松开了手,沉没在水中,潜行到了一侧的礁石后面再冒头,悄悄观察岛上的情况,只见海岛周边桅杆林立,停了许多大船,一时间数不清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