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七一章 冰天雪地

  他倒是对牛有道有信心的很。

  几人面面相觑,这事居然是牛有道干的?

  蓝若亭忙问:“大师,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嗯!”圆方摇了摇头,又不说了。

  商淑清有点受不了他,不知这妖精哪来的说话说一半的毛病,你要么干脆别说,你不憋,听的人憋的难受。

  蓝若亭也受不了圆方这点,圆方回来后,他当然也要问牛有道的情况,结果发现这妖怪嘴贱的很,既想显摆一些什么,又略带矜持。总之这厮跟牛有道混了一段时间后,总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人物,全然忘却了自己在南山寺的糗样,忘了天天被袁罡揍的鼻青脸肿是什么样,居然生出那么一种俯视这边人的味道。

  偏偏这边还真不好把他给怎样,毕竟是牛有道的人,这边能有今天,牛有道居功至伟,动牛有道的人有点说不过去。

  说到这点,蓝若亭也挺佩服牛有道,这妖怪的出身和原来的情况,这边是一清二楚,也不算长的时间内,居然就对牛有道死心塌地了,发现牛有道收揽人心的确有一套。

  这年轻人的手段实在让他唏嘘,牛有道的年纪和所为总让他有种格格不入感。

  鼻青脸肿的商朝宗扭头看了看圆方,也懒得再说什么。

  门外又有亲卫进来,一张纸筏奉上,“京城六号密报。”

  圆方听不懂什么意思,商朝宗、商淑清、蓝若亭却面露正色,因为六号密报是专为牛有道设立的人手,也是牛有道让这边设立的。

  蓝若亭正要伸手,商淑清却先一手拿了密报查看。

  蓝若亭半抬的手僵住,慢慢回头看向认真查看密报的商淑清,目光闪了闪。

  看过密报的商淑清神情凝重,道:“道爷有危险。”密报递给了蓝若亭。

  蓝若亭看过后亦神情凝重,之后又给了商朝宗查看。

  商朝宗看过后,听说道爷有危险,圆方也忍不住伸手索要了,“王爷,给我看看。”

  拿到手一看,不难看懂,一眼就明,发来的是密语,呈报时已经翻译好了。

  大概的内容是,北州那边递了消息给京城宋家,说牛有道人在韩国,要去大雪山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给海如月的儿子疗病,宋九明要借此将功赎罪争取复出,已联系留仙宗的人赶往冰雪阁下杀手!

  “怎么办?怎么办?”看过后的圆方抖着密报着急询问。

  商淑清问:“如此说来,道爷真的是要去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

  圆方急道:“道爷已经答应了海如月啊!”

  蓝若亭叹道:“一诺千金,真乃信义之人!”

  这边已经经由安排在金州的方哲知晓了牛有道和海如月的谈判,事情谈到那个地步,其实赤阳朱果已经不重要了,海如月是受了宁王那支战无不胜的英扬武烈卫的影响,是在为这边创造条件,希望商朝宗再造一支威震天下的英扬武烈卫反过来支持她的。

  知情的明白人都清楚,其实海如月自己都对什么赤阳朱果不抱指望,金州这么多年来,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能量都得不到赤阳朱果,估计也不信牛有道能得到,支持商朝宗其实就是为儿子萧天振的身后事做准备,在为她自己的将来做准备。

  所以,牛有道其实没必要再去干这渺茫的事,没必要去求什么赤阳朱果!

  圆方:“什么信义?当然,道爷说话自然是算数的!可道爷也是为了你们好啊!和海如月谈判时,我就在边上,我很清楚,道爷其实已经没必要自找这个麻烦,事后我劝过道爷不用这么麻烦,你们知不知道道爷怎么说?”

  蓝若亭问:“怎讲?”

  圆方:“道爷说,英扬武烈卫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弄出来,萧天振的病情他是亲自查探过的,不妙,坚持不了太久,说不定哪天突然就死了,到时候海如月的处境尴尬,若金州那边换了主人,和王爷这边的关系不知会不会生变故…所以道爷才坚持要去求那个赤阳朱果,你们知道这一路上有多危险吗?你们知道有多少人要置道爷于死地吗?你们不知道,你们没看到道爷是怎么和追杀他的一群人浴血厮杀的,道爷是在为你们拼命啊!道爷是在为你们商家呕心沥血,你们不能见死不救,你们不能不管呐!”

  尽管略有夸大,但大部分说的是事实,也的确是急了,因为他无能无力啊!

  他着急也有另一层原因,他的利益已经不知不觉绑在了牛有道的身上,他很清楚,一旦牛有道出了什么事,他在这边屁都不是,离开了这边也不见得能混出多大的名堂,这妖精不傻!

  那个荒山僻野的小南山已经回不去了,出来见识过了,也不会再回小南山干那小打小闹的事,心大了!

  然此话一出,商淑清眼眶瞬间红了,银牙贝齿咬唇!

  鼻青脸肿的商朝宗亦动容,神情凝重,忘却了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面对道:“主持…”

  转瞬又换了更尊敬的称呼,“大师,你不要急,我们定然不会坐视不理!我只是不明白,北州怎么会知道道爷的行踪和计划,这事怎么又和北州邵家牵扯到了一起?”

  圆方两手一摊,“我在赵国就和道爷分开了,韩国那边的事,我怎么知道?”

  商淑清迟疑道:“上清宗好像在北州,上清宗不是投奔了邵家么,会不会和上清宗有关?”她对一件事情印象深刻,上清宗的掌门唐仪是牛有道名分上的妻子,所以立马有反应。

  几人若有所思,也都趋向了这方面的怀疑,在场的可都是亲眼见证过上清宗在南山寺截杀牛有道的,都知道上清宗要置牛有道于死地。

  “好一个上清宗,别落贫僧手上,否则贫僧定杀不饶…”圆方骂了声,又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回到南山寺僧众身边后,他会时常提醒自己是僧人。

  “连海如月都拿不到的东西…”蓝若亭话说半句摇了摇头。

  商淑清:“道爷不是鲁莽之人,能去自然有所打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哥,请天玉门的人帮帮忙吧。”

  这边自身也无能为力,也只能是请天玉门的人帮忙了,商朝宗点了点头,领着众人一起出去了。

  一行来到了白遥落脚的庭院,找到了白遥,把情况讲了一下。

  站在树下,伸手摘了片树叶在手的白遥转身回头,冷哼道:“凭海如月的势力都办不到的事情,他瞎凑什么热闹?”

  蓝若亭拱手道:“白先生,事出有因,牛有道亲自给萧天振诊治过,发现萧天振的病情不妙,若是萧天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海如月对金州的掌控容易出问题,届时那边和这边的关系不知会不会出什么变故。牛有道这样做既是为了这边,也是在帮天玉门,对天玉门也是有好处的。”

  白遥陷入了沉默,在众人的眼巴巴关注下,徐徐道:“问题的关键是,你们也不知道他的行踪,天大地大到哪找他去?甚至没办法直接联系上他,天玉门也只能是通知冰雪阁那边的人早做准备。”

  蓝若亭问:“能不能让天玉门对留仙宗等相关人员施压?”

  白遥反问:“怎么施压?天玉门敢跳出来明着帮他吗?各国境内的门派也得讲规矩,吃哪口锅的饭就得烧哪口灶的柴,把燕国搞垮了,对谁都没好处,他是杀害燕使的重犯,你们敢公开承认和他的关系吗?还有,冰雪阁是那么好招惹的吗?那家伙胆大包天,连燕使都敢杀,最好别跟冰雪阁乱来,否则谁都要躲他远一点……”

  九岭县,黑牡丹四人出城后,一路疾驰到郊外山脚下,勒停四顾。

  不远处的山林中,一骑踏踏现身,坐在马背的牛有道慢悠悠晃来,到了几人跟前。

  段虎、吴三两、雷宗康相视一笑,分散开后,终于再见,一起拱手,“道爷!”

  牛有道微微一笑,拨转马匹,“走吧!”

  一行五人冲出荒野,冲上官道,一路疾驰而去。

  出了九岭县境内,气候渐渐转冷,越往北上,温度越低。

  渐渐的,前途逐渐出现白雪痕迹,地面薄雪随着深入渐渐变厚,慢慢闯入了一片冰雪世界,途中驿站换乘的马匹也是一身厚厚长毛。

  一场风雪不期而至,寒风裹挟冰雪飞舞,前方出现大面积圈着的栅栏,一座驿站坐落在冰天雪地中。

  到了这边的驿站,已经和之前路上的驿站大不同,驿馆基本上没了楼层,都是简单的土坯平房,屋顶积着白花花厚雪。

  一行冒雪冲入驿站,驿馆外跳下了马,自有驿卒前来接走马匹牵往马圈照料。

  有驿卒在风雪中抡捶咣咣砸碎大煤块,白雪世界的黑。

  几人登上台阶,屋檐下抖去身上雪花。

  雷宗康和段虎拨开门口厚厚布帘,先入内看了眼,随后左右分开布帘,对笔直站在外面的牛有道点了点头。

  黑牡丹立刻上前,伸手解开了牛有道脖子上的围扣,摘下了他身上披着的毛茸茸皮裘挽在胳膊上,跟在神色平静的牛有道身后进了驿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