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七章 忠义之人

  话被打断了一下却未能让陈归硕闭嘴陈归硕继续道:“据宋师兄说牛有道下山前唐长老曾命人交了一封信给牛有道让牛有道把信送给南山寺主持。我等一路马不停蹄赶到南山寺等候果然等到了牛有道然而牛有道似乎早有警觉并未直接露面而是派了替身前来试探我们拿下替身后逼出了庸平郡王商朝宗一行人马然宋师兄以一面官方的令牌压下了商朝宗逼出了牛有道谁知与牛有道一交手我们才现牛有道的实力深不可测远乎我们的想象…”

  “深不可测?”罗元功讶异一声打断皱眉道:“你是说牛有道的实力深不可测?”

  不但是他所有人都有些惊疑不定就连唐素素也忍不住回头看来惊疑之色明显。

  陈归硕连连点头“弟子句句实话没错牛有道的实力的确是深不可测!我们三人接连上手许师兄一个照面就被牛有道一掌打的吐血受了重伤;我的下场也没好哪去我以剑相搏牛有道竟连剑也不拔只一脚就将弟子给打伤;宋师兄舞剑凌空一击牛有道拔剑仅一招便废了宋师兄两条腿和一只胳膊!我三人对上他没人能是他一合之敌。”

  几人吃惊不小罗元功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陈归硕见连他也不信担心自己安危急忙辩解道:“罗长老弟子绝无半句虚言一开始我们还想着防备他身上的传法护身符谁知动手后弟子三人基本上算是联手进攻却连试出他实力深浅的资格都没有啊!”

  唐素素嘿嘿道:“两位师兄是不是胡说八一直躲在桃花源偷偷修炼也不可能有这般修为进度不是跑来挑拨离间是什么?”

  陈归硕双手拍着胸脯道:“弟子若有胡说八道定遭天打雷劈对了弟子观牛有道的身手似乎不像是咱们上清宗的功法尤其是那剑法十分精妙肯定不是咱们上清宗的剑法!”

  唐素素冷笑:“这是在自己补自己话里的漏洞吗?”

  罗元功抬手阻止了她继续构陷继续问陈归硕:“后来呢?”

  陈归硕:“他连败我和许师兄后又废了宋师兄之后让人把我们抓去隔开审讯弟子什么都不肯说后被放出时现宋师兄已经毙命之后又当我面杀了许师兄。”

  罗元功:“你不是说牛有道让你带话回来吗?”

  陈归硕连连点头:“他招了我过去当面告知让弟子带话回上清宗。他说上清宗把事情做的太绝不想多说什么念及东郭师叔不怨也不计较不过从此以后与上清宗恩断义绝再无任何瓜葛!他还说他对掌门之位没兴趣不会再回上清宗希望上清宗也不要再找他麻烦不要再逼他否则他就把上清宗对他做的事情全部抖出来让天下人来评理…他这么一说我怀疑宋师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他知道了些什么。”

  听了这番话殿内几人陷入了沉默唐素素神情略有抽搐罗元功和苏破脸色紧绷没想到这秘密还是让牛有道给知道了现在倒成了人家手上要挟的把柄。

  唐仪略低头心中百般滋味那种偷了人家东西被人家给抓住了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是被人家识破了这边的各种阴险她不知道牛有道将会如何看她为了谋取掌门的位置不惜委身下嫁?为了掌门的位置不惜谋杀亲夫?这该是怎样歹毒的女人才能干出的事?

  换谁遇上这样的事情怕是都难以接受对方能不计较已经算是大度到不行!而她似乎也能体会到牛有道为何能说出不会再回上清宗的话心寒了!

  “唉!”苏破忽然轻叹了声其中滋味几人似乎都能理解。

  罗元功冷冷瞅向唐素素“师妹你不是说商淑清来到上清宗点名要东郭浩然的弟子吗?真的是这样吗?”

  唐素素面浮冷笑“师兄这逆徒的鬼话你们也信?”

  罗元功和苏破皆瞅着她不语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一听便知真假否则她之前不需要急着杀陈归硕灭口在场的对她为何要杀牛有道也是心知肚明。然而有些事情没办法追究从剥夺了牛有道的掌门之位开始大家就已经被唐素素给拖下了水无论是掌门还是他们两位长老谁都摘不干净。

  罗元功回头看向陈归硕“还有其他吗?”

  陈归硕摇头:“就这些。”

  罗元功闭上了双眼缓缓吁出一口气来“你走吧去京城把这噩耗告知你宋师叔去吧!”

  “是!”陈归硕爬起拱手给礼后迅转身离去。

  没人阻拦他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在场的都知道仅凭陈归硕个人是没这么大胆子的明显有人在背后撑腰是谁已经不用多猜想。陈归硕已经选择了倒向宋家成了宋家的人动陈归硕就是打宋家的脸尤其是在宋衍青已死宋家有心让陈归硕来折腾的情况下。既然心已经不在上清宗再强留也没什么意义留下来也是宋家的眼线所以罗元功让他走也知道他此去京城后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

  然陈归硕走到门口时苏破的声音忽然响起“陈归硕天地有报你最好记住你是上清宗弟子不管走到哪最好别做对不起上清宗的事!”

  陈归硕停步转身躬了躬身道:“是弟子铭记在心绝不敢忘!”继而快离去至于有没有真把话听进去谁也不知道。

  殿内恢复了清净睁开了眼的罗元功恶狠狠盯着唐素素“你疯了吗?”

  此时唐素素倒也光明磊落地承认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上清宗好他活着说不定哪天就会被人给利用造成我上清宗内乱有些事情不宜拖着尾巴不断否则就是后患!”

  罗元功步步逼到她面前“为了上清宗好?你难道看不出刚才这出是谁指使的?宋家摆明了在告诉你已经知道了你干的好事宋家明着把这事挑开就是在告诉你已经不欠上清宗什么不会再留什么情面!宋舒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觉得宋家会善罢甘休吗?你给上清宗惹来了大麻烦!”

  唐素素神情扭曲突然吼了一声“我也不想这样谁知那蠢货是个废物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啪!罗元功挥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了她脸上。

  唐素素捂脸退了两步瞪着他“你敢…”

  罗元功喝声打断“这一巴掌是替师傅打的!”

  唐素素嚅嗫着嘴唇绷紧了脸到嘴的什么话终究是没说出来实在是理亏说什么都理亏!

  罗元功转身看向唐素素“掌门是该考虑放弃上清宗的基业寻个地方潜隐避祸了再守在这迟早要遭灭门之祸躲起来保留些许根基还有再待来日的机会!”说罢拱了拱手转身大步离去。

  唐素素朝他离去的背影怒吼“不行!这里是我上清宗一代代人的心血决不能轻易放弃!”

  然而苏破也轻轻转身而去不疾不徐地走了。

  殿内的唐仪静默无语唐素素紧握着双拳气得瑟瑟抖的模样……

  后山一座光秃秃的石山半山腰的石洞内被罚面壁思过的魏多蹲在地上抱着脑袋一脸悲愤。

  图汉在一旁看着苏破则在那慢慢讲诉着近来生的一系列事情但没点明宋家可能要报复上清宗。

  听完后魏多一脸焦虑地结结巴巴道:“规…规矩是…是有些死板…可规矩…就…是规矩若都无视…规矩坏了…就…就是祸将起时!”

  苏破颔:“可上清宗上下弟子的意见你当时也看到了没人愿意让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做掌门凭你一人之力是拦不住的现在牛有道孤身在外我怕他有危险你愿去保护他吗?”

  魏多猛然站起连连点头“弟子愿…愿意!”

  苏破面露赞许神色“好!防守弟子的暗哨我暂做了调整北山峡谷那边半个时辰内不会有人你可从那离去。山谷中的那座白石下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包裹带上途中用吧!”

  “是!”魏多拱手应下几乎是不做多想就跑了。

  待到苏破和图汉走出石洞已经不见了魏多的人影。

  图汉看向身旁的苏破道:“长老上清宗那般对牛有道魏多去了牛有道怕是未必会领情。”

  苏破:“不需要他领什么情而是如今的上清宗随时会有不测魏多乃忠义之人一旦上清宗有麻烦他必会死战到底也不会像别人一样想办法苟且求存我不愿见如此忠义之人白白牺牲我不这样说他是不会舍上清宗而去的。”回头看向图汉“你也走吧尽快想办法联系上你那躲在妖魔岭的师傅一旦上清宗有麻烦也只有他有能力化解!”

  “这…”图汉迟疑道:“师傅已被上清宗逐出师门怕是不会轻易出山。”

  苏破:“唐仪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想必他也不愿看到唐仪有危险。总之他愿不愿出山另说你只需告诉他上清宗面临灭门浩劫让他自己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