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 第956章 一敌十万

  此时在七源岛的内外,为张信这门术法惊讶的,远不止是‘雷焱天君’闾丘雷严一人。

  可在另一侧,向祁翊却已敏锐的察觉,这座岛屿的上方,那正一点点,不断涌现出的白光!

  他的瞳孔,也这刻瞬时收缩成了针状:“是超杀伤,风元爆”

  向祁翊已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张信正施展的这门无上神通,才刚展现端倪,就已显露出了让人心惊的恢弘气势!

  这个规模,分明已超出了正常的风元爆至少四十倍以上!

  “这可不是风元爆。”

  在七源岛外,巩天来背负着手,看着张信的身影:“他将这门灵术,命名为灭世劫阳!”

  他也是身具天元灵体与风元破这门功法之人,所以深悉张信正施展的这门浩大神通的根基,并非是基于风元破,而是日月祖师遗下的‘天元**’。

  据他所知,张信至少已将这门专为天元灵体而开发的无上玄功,从原本的十二层,推演到了二十四层以上!也由此开发出了源一神引,失重术等等神通术法,又将基于风元破与雷法的‘天日昭昭’,在天元**的基础上,重新构建,以更简易的方法施展。

  而这灭世劫阳,正是天日昭昭的进阶版本,借助阵盘之助,威力更增

  水剑仙玉明皇,却是神色呆滞,似完全未曾听到巩天来的言语一般,定定的注目着那七源岛内。

  他并不是为张信那门足可在七源岛上,掀起灭世浩劫的无上超杀伤而惊奇。而是震撼于眼前,那个在遮天蔽日般的灵术轰击下,傲然屹立的身姿。

  玉明皇心想这就是月平潮所说的,张信那门自创的神通?

  怪不得,月平潮等人会被张信说服;怪不得,这位神威真君会如此自信

  真不知这位,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竟能将二十万道军视为无物!风系灵术,居然有这么强么?

  不过

  玉明皇的瞳孔微凝,又看向那五座天域灵山的山头。此时七源岛内的六位神域,只有筑云崖一人出手,其余五人,依然是在蓄势待发的状态。

  这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张信的‘灭世劫阳’确实可怕,观其威势,恐怕只需一击,就可将七源岛上的防护体系,破灭大半。

  可这位能否成功施展出来,还得看他新创的这门‘无上神通’,能否扛得住这六位神域的联手合击

  在七源岛内,闾丘雷严的神色,已经凝肃到了极点。他几乎是与向祁翊同时,察觉到了张信的企图。也不约而同的,加快了施法的速度。

  在他的身下,一整座十七级雷霄炎灭大阵,都被催发到了极致。之前积蓄的力量,也似如洪涛一般被全力导出。

  不过最先出手的,却是与他有一山之隔的红云道人。

  “竖子,怎能让你得逞?”

  随着这位一声轻哼,瞬间无量的赤红火焰,将张信与他身下的阵盘包裹。

  而此时在张信的视界内,叶若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在那层青色气膜之外,显示出了数十组代表温度的数字。

  而这些数字,都无不骇人惊闻哪怕是最外围,也有着高达二百万度的高温,而在靠近气膜的最核心处,已经攀升到了五百三十万度!

  可据张信所知,即便是威震西海,以焰法称尊于世的诛天神魔元沧海,也只能将他掌控的火焰,推升到三百万度左右!

  这正是阵法的增幅!仅只是红云道人坐镇的阳炎赤灭阵,就可将这位的火法威能,提升五十个等级!

  此外太阳的中心,也就是一千五百万度而已;而中子星的表面,则是一千万度。

  后者也是核聚变的门槛,只要达到这个温度,那么无需任何外力,都可引发氢与氢同位素的核聚变。

  更让张信感觉讶异的是,这位他还不知姓名的神域,也同样有着以极限的温度,干扰时序虚空之能。使得他青色气膜,时不时的就会被突兀生成的黑色裂隙突破。

  不过这位虚空的手段,到底还是逊色于元沧海,在他这个身具天元霸体之人面前,更是班门弄斧。

  张信甚至无需动手,只念动之间,就将那些黑色裂隙完全平复。

  而真正的杀招,是来自于他头顶之上!云空蓦然一道紫色的雷蛇劈斩而下,在一瞬之间,就形成了浩大的雷网,将他整个人与阵包裹,

  这是与两仪都天破法雷诀完全不同的雷法,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以干扰术法,使他‘玄元金身’的运转,略显凝滞。

  如果是在晋升第九战境,服用‘灵感’药剂之前,张信的这门玄元一气虚空返照**,必定已出现了破绽。

  可此时的张信,早在三十分之一个弹指之前,就已预判到了雷焱天君闾丘雷严的这一击。他的应对之法,则是以毒攻毒。同样一片细密的雷网,蔓延到了那青色气膜之外,形成与那紫电彼此对耗,相互干涉的局面。使得大量失控的电流,纷纷溢散于空。

  这种做法,极耗法力,非智者所取。那闾丘雷严,毕竟有一座十七级的雷霄炎灭大阵为后援,挟势而来,不但法术的等级碾压张信,那法力也是近乎无穷无尽。

  如是正常的状态,张信哪怕以现在的灵能量,也撑不过三个呼吸。

  可他有造化金莲与数千水月蛊之助,却毫不惧与闾丘雷严的正面对抗。

  这二者的法力,自然也有一定的限量,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他现在,也只需支撑片刻时间而已。

  事实是只需再有三个呼吸左右,此间的战局,就可抵定!

  他眼前这六人所恃者,无非就是此间的五座十七级法阵。

  “都说神威真君为人飞扬跋扈,目空一切,看来果是不假!阁下意欲以一人之力,摧毁七源,却将我等置于何地?”

  这声音清冷无情,让张信感觉陌生。而随后他就发觉,那青色气膜内循环转动的粒子流,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下降着。

  这是冰法?

  张信不禁微一扬眉,认出这是类似于太玄静旗的手段,在冻结一切物质。只论这手法之精妙,甚至已不逊色于雪崖上师。

  可见这位出手之人,不但在冰系术法上登峰造极,也似窥破了他这‘玄元一气虚空返照**’的奥妙。

  如果他没猜错,这必是太一神宗的‘冰剑双绝’筑云崖无疑,此人以冰法与剑术,威震太一大陆。曾与太一剑圣古千岁齐名,是太一神宗的七位伪神之一。

  而如今这位‘冰剑双绝’,分明也身登神域之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