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感染体 > 第六百九八节 战争与和平

  “主要战场已经平定,只有少部分国家拒绝认输。印度就是其中的代表,该国新任总理否认战败,同时要求在可承受范围内接受调停。我就不明白,这些印度人为什么如此顽固?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好意思说什么“调停”。说起来,他们其实是赤道热菌最早的受害者。前前后后因为感染致死的人员数量高达好几十万。他们偏偏看不到这些数字,反而一直将我们当做敌人。难道,就因为所谓的民族荣誉感?”

  “对于越南和日本的受降仪式没有安排在同一天。这主要是顾及到俄罗斯对日本方面的战役进程。按照战前划分的势力范围,俄国人要求得到整个北海道,以及包括东京在内的整个日本北方。作为交换条件,我方只要求得到九州,其余的占领区域全部交给俄国人处理。当然,俄罗斯方面也答应以西伯利亚的一部分作为交换。总之,我们双方都得到了理想的结果。”

  “越南人对于战败的反应很有意思。他们搬出了早已退居二线的老领导人展开温情外交。说起来,这些人曾经是我们的“老朋友”。只是他们出现的时机并不凑巧。我很满意外交代言人在越南受降仪式上说的那些话我们曾经是朋友,我们也有着相同的政治形态。我们在历史上有过密切合作,也有过共同的敌人。我们在最困难的时候,倾其所有不遗余力的帮助你们,为你们提供了价值亿万的无偿援助。可是到头来,我们得到了什么?背叛!欺骗!肆无忌惮不顾道义残杀我国侨民,毫无底线占据原本属于我国的领土。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们一直把我们的忍让当做软弱可欺,你们一直觉得中国需要顾及的敌人太多,根本不会对你们实施武力打击。这是典型的赌徒思维。现在,到了你们为愚蠢和狂妄付出代价的时候。”

  “对于越南的占领,比预计中要麻烦得多。以岘港为界,整个越南北方所有城镇数量多达千万的平民都要被放逐。作为被割让的领土,我们不要一个越南人。这些人留在原地只会成为不安定因素的来源。拿破仑说得对,中国的确是一头雄狮。既然是狮子,就不可能永远都是和善可亲的态度。我们也会发怒,也会咆哮。我们必须对敌人讨回被抢走的一切,还要跟他们好好算算强占多年必须付出的利息。”

  “战斗重建工作只能排在“重要事务”的第二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