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1313章 准备

  在乾清宫内,允十分关切的看着面前正在为熙怡把脉的张三丰。不仅是他,熙瑶也坐在一旁,紧张的盯着面前二人。

  张三丰面容严肃的按着熙怡的手腕,不时抬起头来看看熙怡的面色。过了许久,他才松开自己的手。

  “张真人,惠妃的身体如何?”允马上问道,熙瑶也看过来。

  “启禀陛下,惠妃娘娘身体并无不妥。”张三丰回答。

  “真是太好了!”允十分高兴的说道。熙瑶则马上欣喜的拉住熙怡的胳膊,对她笑道:“妹妹,你可算不必担心了。”

  “多谢张真人。”听到自己身体无恙的消息后,熙怡自己也松了口气,然后马上对张三丰行礼道。

  “折煞贫道了,贫道不敢当娘娘的礼。”张三丰马上侧身避让。

  “张真人如何当不得?”熙瑶也站起来,虽然并未行礼,但说道:“张真人乃是救命恩人,自然当得。”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熙瑶不反对熙怡对他行礼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她认为张三丰真的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或者将来能够飞升成仙。神仙嘛,地位当然比皇妃要高,行礼也没什么。

  张三丰自己也大略知晓她的想法,仍然连连推让。可熙怡不知是真的对张三丰十分感激,还是其他,坚决要向张三丰道谢,还是允觉得他们总这样僵持也不是事,出声打圆场才过去。

  这时时候已经快到午时,允又挽留张三丰在宫里吃一顿饭。张三丰不太愿意,但允连声挽留,他也不敢推绝,只能答应。

  “既然夫君要招待张真人,妾与妹妹就告退了。”熙瑶对他说道。

  “你们退下吧。”允答应一句,又对她说道:“明日是十五日,正是可以接见亲眷之日。你派人将冉叫来京城见一见吧。”薛熙冉现在水师为将,自然不能长期在城里。

  “怎么,夫君又要动兵打仗不成?可是南洋又要征讨哪一不臣之国?”熙瑶马上问道。平时她是不问朝堂上的事情的,但涉及她的兄长,也顾不得了。

  “为夫绝对没有出兵打仗之意。只是昨日得到消息,广州许多从南洋返回的商人说似乎哪个藩王要打仗,但到底是谁也没说清楚。为夫已经派出使者去出使南洋,但若是哪个藩王铁了心要打仗,估计也来不及了。”

  “若是打胜了还好,若是打输了朝廷不能坐视不理。到时候至少要派水师出战。”说到这里,允也有些无奈。分封虽然有好处,能够用更低的成本扩充势力,维护海外大明商人的利益,扩充大明百姓的生存空间,但当然也有弊端,那就是这些分封出去的王爷也有自己的利益,不会完全听命于朝廷,而且他们也能够这样做。

  一般情况下,分封出去的藩王应当自负盈亏,输了就是输了,除非有灭亡之祸朝廷才支援;但允为了维持番民对于大明的惧怕,不愿让大明和这些大明的延伸势力打败仗,起码要派出水师找回场子来。这样一来朝廷就得开支军费。

  ‘不行,要真的出动朝廷的水师,军费不能由中央财政来负担。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他们打赢了我不管,可若是打输了要朝廷的水师找回场子,军费必须惹事的藩国来出!省得他们想着有朝廷来兜底,不评估敌我双方的势力对比,不估计胜算几何就瞎打。那样的话我分封他们做什么?’允在心中说道。

  “昨日得到的消息?”熙瑶的关注点却与允不一样,她先是心里紧张了一下,但随即注意到这一点:“是广东的官府向夫君奏报此事?”不太可能啊,官府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尤其是这种与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不论是驻扎在广东、福建的南洋水师,还是广东布政使、都指挥使,亦或是宝安市舶司,都不会多事才对。

  “不是广东的官府。是,罢了,你也不必多问,记得回去见一见冉,不然可能之后几个月都见不到。”允欲言又止,最后又嘱咐道。

  “是,夫君,妾知晓了。”熙瑶见允不说也不再问,带着熙怡离开了乾清宫。

  允又将卢义叫来,吩咐他让御膳房准备张三丰的饭菜。

  卢义答应一声,又拿出一本折子,同时说道:“官家,从汉洲大陆返回的船只上的金银已经全部放进了官库,这是进上的奏折。”

  允接过折子翻开来看了看,见上面写着这批金银的具体数目为三万两黄金,六万两白银,脸上忍不住露出高兴的表情,而且低声嘀咕一句:“这下子更有把握了。”

  他又问卢义:“金银入城的时候,可让百姓都见到了?”

  “这,”卢义今日也没出宫,也没听宫内的侍卫议论,不知道。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官家,奴才不知。”

  “那就快派出侍卫去打听!”允马上吩咐。

  “是,官家。”卢义又答应一句,见允没有别的吩咐了,行礼退下。

  等他们都离开后,允又坐下,让张三丰坐在他对面,谈论起了道家的教义来。张三丰精神一震,开始给他讲述全真道的教义。虽然现在允明显表现出来对武当的偏向,历朝历代的皇帝也从来没有只支持一个宗教灭掉另外一个的,指望允灭佛估计是没戏,但能让他更偏向全真道、武当一点儿是一点儿。所以张三丰十分详尽的说起全真道来。

  这一说,就说到了御膳房的人将午膳送来。允忙打断他的话,说道:“张真人,此时也已经是午时正,午膳也已经做好,不如先用了膳之后朕再听真人讲全真道。”同时他在心里暗道:‘张三丰讲的这是全真道?怎么和我从前听说过的不一样?除了不讲死后轮回,仍然讲飞升成仙外,和佛教也没什么差别了。’

  不过张三丰到底讲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他留下来了而已。在落座后,允又与他边吃边聊,同时一直在引导张三丰说不同的话题。等他们说过武当派现在经营的田地和买卖后,允忽然说道:“张真人,朕还一事,想让真人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