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超级作品位面 > 第561章 我舍不得你们

  漆黑无垠的天外天之中,在那些点缀在法身周围的星辰挨个毁灭的时候,佛祖法身却突然变得明亮起来。有无穷无尽的伟力正在从它上面散发出来,在这股力量之下,那些被侵蚀的光晕,或者法身再一次爆发出强烈的佛光。

  甚至于它们比被阴影侵蚀之前更加的明亮。在那层阴影的笼罩之下,佛光和光晕显得更加灼灼生辉。

  它们的消失是因为金烨法力的侵蚀,以混合了混沌法相中混沌之力的混沌法力侵蚀了法身。

  可是它们的再次出现和爆发却没有任何的道理。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神通法术或者什么道理支持它们再次出现在这里,可是它们就是凭空再次出现了,就这么以一种不可理解的方式出现了。

  金烨知道,这是因果的法则,只要确定了最终的结果,天道会自行补足其中的过程,让这种结果最终会出现。

  法则的攻击就是如此的神秘莫测。

  就比如一旦用因果法则确定了一个人在当晚死亡的结果,那么不管他如何小心,如何注意,最终都不能逃脱这种结果。也许是因为他晚上走路不小心跌倒,脑袋撞到石头之上失去了生命;也许是因为在使用电脑时,不小心打翻了旁边的水杯,导致插座漏电;也许是因为他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有一辆汽车失控,斜斜地撞过来。

  如果他足够小心,以上的都注意到了,也没有关系,也许天空之中会落下一颗陨石,它会划破天际,撞破屋顶,最终砸在他的头顶之上。

  同样,佛祖确定了法身恢复原样甚至更加厉害的果,那么无论是什么因,佛祖的法身终将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法力的波动,法则的震荡蔓延到整个天外天之中,并且愈发剧烈,天外天在这一刻成为了三界之中最危险的地方之一,普通的仙吏天将出现在这里,将会连惨叫都不能发出一声就被化为飞灰。

  金烨在战斗着,他的法力一向远比同阶修士要深厚,但是此时佛祖有着整个空间的力量作为后盾,而金烨却由于种种顾虑不能动用世界树空间和天道之眼等底牌,只能消耗自己的法力。

  渐渐的,自从成为大帝之后,金烨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法力消耗的恐怖,以及自己法力的不足。

  不过金烨依旧在坚持着,朵朵花瓣上的身影身上都带着混沌的气息,万千道威力巨大的法术如同蝗虫一样从这些花瓣上身影的手中飞向巨大的法身,这里的每一道法术都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但是打在法身之上,却只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几块石头,溅起几道涟漪罢了!

  金烨在观察着,观察着佛祖的战斗方式,观察着他掌控法则的方法,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每多了解一分,每多体悟一丝,都会成为自己突破到大罗金仙境界的关键。

  终于,佛祖法身猛然一震,金烨顿时被震得倒飞了出去,鲜血大口大口地从他的口中吐出,紫电盘龙铠上也都沾满了鲜血,身上的骨头也断裂了无数根,看上去凄惨无比,原本无数的化身分身也都一一散去。

  身体的伤害还只是一部分,更让金烨感觉到不妙的是,此时他的灵魂和道基都在刚才的一战中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这也就是魂伤和道伤了。

  这一战是金烨修炼以来打得最为艰难的一战。

  佛祖的法身消失,变成了本来模样,高高端坐在莲台之上,俯视金烨,淡然开口道:“区区下界魔头,又有何能,胆敢大闹天宫胜境?不若趁早皈依,否则天威之下,必然化作飞灰,一身修为皆做泡影。”

  “皈依我是不可能皈依的!”金烨口中溢血,大闹昏昏沉沉,却依然坚定地道,眼中的光芒越发强烈,显然虽然受伤不浅,但是此次的收获也是相当的不小。

  “也罢,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便先将你镇压在五行山下吧。”佛祖说完,翻掌一扑,把金烨推出天外天,将五指化作金、木、水、火、土五座联山,唤名“五行山”,轻轻向金烨罩了过来。

  金烨脸色大变,五行山的威名他如雷贯耳,他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挣脱五行山的镇压,便更加不想体会被五行山镇压的感觉,感觉自己已经被锁定,不能逃脱,金烨咬破舌尖,努力地让自己清醒过来,疯狂地催动空间进行穿越。

  终于在五行山临近的时候,金烨的身影突然虚化,消失不见。

  “咦!”佛祖轻咦了一声,似乎是惊讶金烨的逃离,闭目推演,却发现天机一片混沌,这才长叹一声,身影也消失在天外天,出现在天庭之中。

  未知位面。

  清晨,村庄的大门前,整个村子里的乡亲,正为一个十五六岁少年送别,这少年瘦弱,但却白白净净,看起来很是乖巧。

  “父老乡亲们,我要去修仙了,可我白小纯舍不得你们啊。”少年满脸不舍,原本就乖巧的样子,此刻看起来更为纯朴。

  四周的乡亲,面面相觑,顿时摆出难舍之色。

  “小纯,你爹娘走的早,你是个……好孩子!!难道你不想长生了么,成为仙人就可以长生,能活的很久很久,走吧,雏鹰长大,总有飞出去的那一天。”人群内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好孩子三个字时,他顿了一下。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坚持下去,走出村子,就不要回来,因为你的路在前方!”老人神色慈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长生……”白小纯身体一震,目中慢慢坚定起来,在老者以及四周乡亲鼓励的目光下,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乡亲,转身迈着大步,渐渐走出了村子。

  眼看少年的身影远去,村中的众人,一个个都激动起来,目中的难舍刹那就被喜悦代替,那之前满脸慈祥的老者,此刻也在颤抖,眼中流下泪水。

  “苍天有眼,这白鼠狼,他终于……终于走了,是谁告诉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你为村子立下了大功!”

  “这白鼠狼终于肯离开了,可怜我家的几只鸡,就因为这白鼠狼怕鸡打鸣,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唆使一群孩子吃鸡肉,把全村的鸡都给吃的干干净净……”

  “今天过年了!”欢呼之声,立刻在这不大的村子里,沸腾而起,甚至有人拿出了锣鼓,高兴的敲打起来。

  还没走远的白小纯听到身后村子里传出的声音,脚步一顿,神色有些古怪,干咳一声,伴随着耳边传来的锣鼓,白小纯顺着山路,走上了帽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