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01章 圈套

  “那个马一贵是什么人啊,爷爷你怎么给他做那么多钱的担保?”

  花蕊就不明白了,怎么突然冒出个百万欠款,那个马一贵又是什么人。

  花宁道:“我当年跟随师父学医,师兄弟八个,马一贵是我三师兄的儿子,学医没出师,做生意去了。一年前他突然找到我,说是生意上周转不灵,想借一笔款子周转,只要钱到手,最多三个月就可以把本息给结清,就缺一个人做担保。我看在三师兄的面子上,一时心软就答应了,后来我打过几次电话给他问,他说已经把钱给还上了呀。不行,我得再问问他。”

  花宁赶紧给马一贵打电话,第一次打过去是未接,第二次直接关机了。

  马三说道:“现在明白了吧,他这钱根本就没还。他是指望不上了,花医生,你看是不是立马把钱给还了,我回去也好交代,不然的话,大家面子上可都过不去。”

  花蕊大声道:“凭什么让我们还!”

  马三冷笑了起来,“凭什么,就凭你爷爷签字担保。借款人还不上钱,做担保的就得还。我也不想为难你们,钱拿出来,我们谁都好看,不然的话,哼!”

  刘芒这时候开口了,“不然的话怎么样啊?是不是又准备砸了这家店?”

  听到刘芒的声音,马三刚冒头的那点气势瞬间就没了,“没,没有的事儿,我哪儿敢。”

  马三边说着,边摸了下他那还青紫的大脸,触手贼疼,他可不想再被刘芒狠抽一顿耳刮子了,低声下气说道:“我今天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讲道理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都明白。你们要是把钱还了,我立马走人,绝对不会再来惹人厌。”

  刘芒说道:“昨天来找麻烦不成,今天就来讨债,说你没鬼谁信啊?还有啊,你一个杂碎说来讲道理,鬼心呢?既然来了,也别那么着急走了,我们把这件事情好好了解一下!”

  马三的头大了,老天,他就知道这么着过来,遇到刘芒肯定还会有麻烦,现在似乎麻烦来了,“您别生气啊,我充其量也就是个跑腿的,老板要我做什么,我还能不做吗。钱不是我借的,也不是我做担保人,更不是我借钱跑路把事儿抛给花医生,我只是替人办事,传个话,您就绕了我吧。”

  刘芒乐了,还真是逗,“嘿嘿嘿,有意思啊,你一个杂碎竟然真想和我讲起道理来了,真是新鲜呀。只是嘛,我还偏不吃你这一套,赶紧给我跪下来!”

  马三脸色更难看了,“您何苦难为我呢。”

  “我还就非难为你不行了。”刘芒促狭的瞄着马三,五指张开猛的握拳,“怎么着,不乐意跪,要不要我让你跪下来啊?”

  噗通一下,马三很没骨气的跪了下来,深怕跪的晚了刘芒过来抽他几个大耳光子。

  刘芒道:“那个马一贵在哪里?”

  “他跑路了。”

  “抽一个耳光,狠狠的抽!”

  刘芒的话出口,马三苦着脸开始求饶,“我说的是真的,刘爷您相信我,他要是没跑路,我犯得着找花医生收账吗?”

  刘芒道:“刚才一个,加上现在的两个,三个耳光!”

  “别介,别啊,您相信我,我真没撒谎。”

  刘芒道:“再加四个,七个耳光!你可想好点,待会儿就是加八个,然后就是加十六个。说,还是不说?”

  马三很想不说,压根就不想说,可是刘芒的话吓得他心惊肉跳的,抬头看了刘芒一眼,这货的眼底透着一股子诡异的邪味儿,看一眼就让人怕的浑身发寒气。

  马三能在这一片也算是风光,小有一点威名,靠的就是打架厉害,下手狠不怕死。

  可他在刘芒手里面,根本不堪一击,还想收拾刘芒呢,谁知道被整的别提多狼狈。

  昨天算是被整怕了,不仅变猪头,还吃了一肚子泥巴,回家上吐下泻的差点没死过去。

  现在再面对刘芒,马三那叫一个后悔,没事儿干嘛接这档子活,来触刘芒的眉头,这不找死吗。

  刘芒已经来到了马三的面前,咧开嘴巴露出一口的小白牙,笑容让马三吓得差点晕过去,“我说,我说,大富豪,那家伙几乎每天都去大富豪鬼混,我前几天还有看到他在那里喝酒和女人鬼混呢。”

  刘芒道:“早说不就好了,待会儿也不用抽自己七个耳光了。”

  “刘爷唉,我这脸都成什么了,再抽的话准没命了,您就饶了我吧。”

  “连马一贵在哪儿鬼混都知道,看样子你知道不少的事情,说出来点有用的,兴许我饶了你也说不定。”

  “我说,我说,马一贵他……”

  很快马三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部给说了出来,原来那个马一贵压根就不是什么生意人,仗着他老爸开药店的有钱,一直和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混日子。

  前几年马一贵的老头死了,没了靠山的他倒是学乖,把老头子留下的家产全部变卖,和几个狐朋狗友凑一块儿开了一家小公司,说白了也就是合起伙放高利带。

  他让花宁给他担保,其实就是他看上了花宁的四名药房赚钱,算动歪脑筋从花宁的手里面弄一大笔钱花花,诚心要来黑花宁老爷子几百万呢。

  花宁气急败坏的说道:“好一个马一贵,亏我看在三师兄的面子上帮衬你,你竟然这么害我!”

  弄清楚事情真相,花宁差点气晕过去,踉跄向后两步,还好花蕊给扶着。

  花蕊愤愤道:“爷爷好心帮他,他竟然要坑爷爷两百万,畜生,禽兽,人渣!”

  林娇娇附和起来:“就是,那什么人啊,简直就不是人。说他是畜生,简直侮辱畜生了!要是被我瞧见他,看我不一脚踹的他到太平洋去喂鱼!”

  刘芒踹了马三一脚,“给我滚,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刘芒一脚并不重,马三爬起来之后狼狈逃了出去,四名药房这地儿,他是说什么也不敢再来了。

  马一贵几个都走了,花蕊眼巴巴望着刘芒,“这件事情你说该怎么办,?”

  刘芒说道:“你们别担心,这件事情我解决好了。想坑花爷爷的钱,也不先问问我刘芒。说起来我还真想见识下,什么叫大富豪酒吧呢,看看那个叫马一贵的家伙有多嘚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