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44章 请君入瓮

  “胡闹!”沈南风将茶杯摔在地上,茶水跟碎片溅了一地,而座下跪着的年轻人们没有一个敢抬头,的是羞愧地跪着。

  沈南风站起来,指着他们,恨铁不成钢地道:“早就告诉过你们,做事不要那么嚣张跋扈,总会有吃亏的一天,你们不听,还给我招惹了一个中品火圣!”

  他跟身旁的管家乐知新道:“欣儿此次在幻树林之中遇难,据说几乎被天水教全灭,但她非但没死,还带回来一个五阶晶核碎片。”

  乐知新点点头,“多半有贵人相助。城主,当务之急是把郡主给救回来,责罚论处的事情可以放到一边去,对方虽然是一个中品火圣,但咱们沈府从来不缺高手。”

  “你的意思是……”

  “请君入瓮!看看那火圣到底想干什么!”乐知新斩钉截铁地道。

  距离西都二十里外的一座小山内,刘芒给自己开辟出来一个不错的洞府,这里临近水源,还有不少地区特产,视野也足够开阔,是个静心修炼的地方。

  如果再少一个大吵大闹的女人就好了。

  自从将沈心儿带回来后,她就一直在吵吵闹闹,虽然没有对自己动杀意,但也给那枚心火折腾得翻江倒海,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甘,倒在地上也要骂刘芒几句才舒坦。

  “刘芒你这混蛋,你玷污我清白,又不敢跟我一战,你就是个懦夫,孬种,十足的大流氓!”

  刘芒听得都乐了,蹲下来往她脑门上一弹:“从你进山洞开始,我把你丢到这床天鹅绒里头,可曾碰过你一下?你说我玷污你清白,无凭无据,我要是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很吃亏?”

  他自然是逗这女人,但沈心儿却气得肝火直冒,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省得清净。

  刘芒的灵宝戒指里总会给自己留一些好酒,现在总算派上了用场,喝完酒后六识通畅,注入内气施展开来,覆盖到二十里外的西都城府,府内的一言一行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即日起宴请西都所有强人志士,为城主府广纳贤才!”

  “愿意为沈城主夺回郡主者,可加官进爵!”

  “郡主回到城主府后,将开始比武招亲!”

  各种小道消息被放出去,整个城主府开始挂上灯笼宴请宾客,许多人从数百里外的其他城市赶来,只是为了商议沈欣儿一事。

  “这火圣真是可恶,若被我逮到,必将他千刀万剐,才能替欣儿郡主解心头之恨!”

  说话者不过二十来岁,只是一名风修而已,但家业浩大,从不将寻常圣级强者放在眼中。

  旁边另一人提醒道:“欣儿郡主自己也是一名风圣,可也不是那火圣的对手,那人有多少实力不可知,起码不是寻常修炼者能敌的。”

  座上一位面色沧桑的中年人饮酒,冷静道:“我相信他会将欣儿送来,不管要多少赎金都可以,如果他真的具有实力,不会将人藏起来当个孬种。”

  二十里外,刘芒默默站起身来,将沈欣儿扛在肩上,喃喃自语:“留着这妞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不如拿去换些好处。”

  仅仅是片刻过后,他出现在沈府上空,火神之翼在黑夜之中格外耀眼,中品火圣的威压覆盖下去,当即引起了整个沈府的注意。

  西风教教主江破晓与西都城主沈南风第一时间赶了出来,这是两位中品风圣,向来是西都人人敬重的强者,他们两人一到,其余人顿时有了底气,纷纷包围过来。

  沈府上空,刘芒扛着沈欣儿的身子,处变不惊,淡淡道:“沈城主不请在下进去坐坐么?”

  沈南风笑了:“只要你有那个胆子,请便!”

  “那刘某就不客气了。”刘芒收起双翼,就这么扛着沈欣儿,如入无人之境,慢悠悠地走进了先前大堂,将沈欣儿放在另一张椅子上坐好,自顾自地斟茶,泯了一口:“好茶!”

  沈南风背负双手,从门外走进来,一边走一边问道:“朋友劫走小女,如果是想要好处,只管提出来便是,只要你不欺凌于她。”说着,眼神凌厉起来:“若是小女不再完整,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们也会将朋友你留下。”

  刘芒把玩着茶杯,将茶水倒在半空中,茶水流成一条细线,在接触到地面的瞬间,全部蒸发,他抬起头来,看着门外诸多强者,就像沈欣儿威胁的那样,西都并不缺中品圣者,他甚至能感受到极少的上品风圣的气息,他们远在千里之外,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出动,但如果沈南风极力邀请,他们很可能会出动。

  “恕在下直言,刘某想走,你们拼了老命也是留不下的。小郡主是完壁归赵,对于这种刁蛮的丫头,我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沈南风虽然听得脸色铁青,但听到女儿还是完璧,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来者是客!今天南风不为难阁下,你若放了小女离去,我可保你平安。”

  刘芒却是摇摇头:“我来沈府,不是听你们这些老头子放狠话的,一会儿走的时候我会去你库房,该搬的搬,该拿的拿,什么心法口诀都弄一点走,还有你沈南风一些珍藏的灵丹妙药,我很感兴趣,对了,如果你们实在客气,我不介意带走一两条性命。”

  他话语轻佻,但眼神却是凶神恶煞:“我来之前,就知道在座有十三个中品风圣,敢只身赴宴,刘某还是有一点点底气的。”

  西风教教主江破晓眼神变得冰冷起来:“刘芒,西都不是你可以闹腾的地方,今日话我放在这里,你劫走我门下大弟子,辱了她名声,还打伤城主府许多弟子,这笔账,我会仔仔细细地和你算。”

  嗤。

  话音落下,江破晓发现大堂的中间,他们跟刘芒之间的地面,出现了一条横贯大堂的火线。

  刘芒抿了抿茶,手指放在桌面上轻轻敲打,“要打的人,跨过那条线吧,单打独斗也好,群殴也罢,但别怪我没把丑话说在前面。”

  他沉着脸:“从一开始刘某就没把自己当你西都的客人,小郡主本要将刘某生擒,可惜实力太弱,无法做到。一会儿跨过此线者生死不论,便是沈城主亲自过来,我也一样不会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