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22章 东原广

  刘芒适时接过话茬,“太上长老难道觉得,这就是祖冰教最强的年轻人了?”

  太上长老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刘兄弟可算不得祖冰教的人,若是我月中教极力拉拢,你定会过来。”

  刘芒狐疑:“您怎么确定?”

  “月中教虽然没有金柔这样的丫头,也没有潘苏这样的天之骄子,更没有祝教主这样的王者,但却有整个冰雪仙界最顶尖的医术。”太上长老笑道:“刘兄弟方才施展的复原术实在经验,但毕竟会有后遗症,鸣月这个孩子的确心高气傲,但到底也是个未来的强者,月中派会为他保障日后的修炼。”

  明白这位老人是在替自己圆之前犯下的错误,刘芒感激地道谢,比起祖冰教,月中教的确更会做人,但刘芒却更在意素绒仙子所在的女贞派,女贞女贞,莫非整个女贞派的女弟子都是处子之身?

  难不成素绒仙子也……

  忽然,素绒仙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刘芒意识到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老脸一红,不敢再想,全副心思投入到场上的比试之中。每一个小场地出成绩后,都会呈上来交由六位评委评定,最终选出实力货真价实的强者,每年通过这样审核出来的优秀弟子,都会被九大宗派共同栽培,作为整个冰雪仙界的核心力量。

  金柔跟潘苏的成绩无疑是极好的,但跟他们类似的却也比比皆是,有些人只是运气稍差,或是平时给长老们的评价较低,哪怕是平局,也总会有一个人被淘汰,这就是九派会武残酷的一面,被淘汰的那一位也许会很久都抬不起头来,又或者,从此销声匿迹。

  胜者为王,而败者,则会退场。

  刘芒不会逼谁离开自己想要逗留的地方,但也不会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可以的话,他永远都会选择以自己为主。

  他注意到祝一弦的神色,除了桀骜,还有更多的自得,祖冰教保持这样战而不败已经有很多年了,可以说,九派会武就是为了祖冰教的荣光而成立的,这个宗派,也一直处于九大宗派鳌头的位置,很少动摇。更何况,现在有一个中品火圣成为了祖冰教的嘉宾,更加无人敢造次,祝一弦加上刘芒足以斩杀在座的任何人,哪怕是这些长老也不例外。

  “刘兄弟,你随我下去,咱们要作为最重要的评委裁定潘苏与东原广的最后一场比试。

  东原是冰雪仙界的大姓,东原广则是这个家族最强大的一个年轻人,跟潘苏一样,他也在这个年纪达到了下品冰圣,乃是云龙派的最强弟子。

  刘芒夸赞道:“年纪轻轻就能达到下品冰圣的实力,真是千古难得一遇的天才。”

  实际上他的年纪跟这两人相差不多,有时会刻意装作老成,也是怕别人多想。这一番话夸了两个年轻人,实则也夸了他自己,算得上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祝一弦点头同意,颇为自得,“比起东原广,潘苏的实力应该更胜一筹,本座听说东原广今日才晋升冰圣,而潘苏已经达到这个层面一段时间了。”

  刘芒淡淡道:“凡事不可只看表面,不管是刚刚晋升还是晋升了很久,他们的实力都是下品冰圣。即便有再大的差距,也不会导致一次对决的胜负倒向哪一边,毕竟再强的下品冰圣,小子虽然没有把握一巴掌拍死,但多来一巴掌,总归是活不成的。”

  祝一弦听得出来刘芒话语中的不屑跟自信,也是扬了扬嘴角:“朋友没有的把握,本座还是有那么九成把握的,即便是中品冰圣,也未见得抵挡得住本座的一掌之力。”

  刘芒摇摇头,“教主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今天在场的人里边,中品冰圣可比下品冰圣多得多。”

  祝一弦哪里不知道刘芒是故意牵着他的鼻子走,哼了一声,将视线投到台上去。

  潘苏见到刘芒亲自到场,更是信心十足,运气十成的功力,准备一鼓作气将东原广击垮,但就在这时,刘芒淡淡来了一句:“不要忘记我说过的话。”

  潘苏如遭雷击,猛然反应过来,眼睛死死地盯着东原广的手。

  东原家族世代以暗器闻名,东原广更是以化生冰刺为拿手绝活,只要空气里有一点点水分,他就能置对手于死地。

  祝一弦亲自宣布了比试的开始,两个年轻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而是绕着整个比武台不停地转,眼睛始终死死地盯着对方,不会给对方任何先手的机会。

  一旦招式被看破,那么接下来就会陷入绝对的被动,高手过招,看的不是最后的致命一击,而往往是刚刚出手的第一式。

  潘苏的耐心让东原广有些不耐烦了,他是个体型彪悍的汉子,东原家族的大老爷们,对他来说憋着气不做事就是娘们才会做的事情,既然潘苏不主动出击,索性就由他自己先发制人。

  他的宝器是一把银色巨斧,足有两个成年男子那么高,一斧头劈下来,竟然有一阵狂风席卷而过,但这并非东原广最恐怖的地方,他只用一只手握斧,另外一只手永远空出来,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等到东原广逼近,潘苏这才迅捷出手,他的动作要比东原广敏捷得多,一个翻滚,躲过了这一个劈砍,反手一剑刺过去,准备攻东原广的后心,但东原广毫不犹豫从全身迸发出一扇庞大的冰盾,覆盖了整个背部,同时将潘苏整个人反弹了出去。

  潘苏被震退到了比武台的一角,嘴角竟然流出来一丝血迹,这让许多女弟子惊呼,但下一刻,潘苏化成了一摊冰水,同时真身再次逼近了东原广,剑刃已经几乎贴在了东原广的脸上,用斧者的四周固若金汤,可一旦被逼近到这种距离内,那么他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回防。

  这一剑下去,就算脑袋是铁打的,也会当场分成两半。

  可刘芒的脸色,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