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1章 美女打色狼有去无回

  在刘芒来到之后,被封为祖冰教的上宾,祝一弦让人好生款待着。

  为了拉拢他,各种珍宝、古籍、熟肉、极品兽皮绒毛的大床,以及数之不尽的修炼资源奉上,想要什么就一句话就可以。

  当然也少不了美女,每天都会有几个不同的美丽的女弟子轻车熟路地在刘芒的院子里“迷路”,来到了刘芒的房间里面,第二天才一扭一扭的离开。

  珍宝这些对于祖冰教而言只是小意思,刘芒想要多少就能拿到多少,女人更是多的是,祖冰教弟子遍布各地,要十万女人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何况刘芒只一个男人,能享用多少,祖冰教的人极力用珍宝美色挽留他,不希望他那么快离开。

  祖冰教对于一直处于凡界的刘芒而言是个神奇的地方,即便是姑娘们也水灵得与众不同,不过现在刘芒更关心,所谓的冰王究竟是什么样子。

  “你会有机会见到的。”一天潘苏跟刘芒对饮,他的酒量并不大,很快就满脸通红,“冰王可以用一根手指随随便便就把你跟我压死,他的法宝能成为整个冰雪仙界传颂千百万年的神兵,他还可以睡遍整个冰雪仙界的女人,谁也不敢拒绝他。哪怕是看上了我们叫住的夫人,都能轻易的得手,我们教主也只能乖乖的把他的夫人洗白白送过去任兵王享用。这就是实力的好处,在冰雪仙界,有实力就等于得到了一切。”

  潘苏是大长老的门徒,前途不可限量,他的手下有三百个外门弟子和一百个内门弟子,在大长老默许的情况下全部受他指挥,他为人热络,这段时间和刘芒混的非常熟悉,几杯下肚什么都能扯,就连教主夫人偷人的事情都敢说。

  刘芒一直听着呢,这货话粗理不粗,力量本来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东西,可惜要达到那种境界却一点也不简单。

  在祖冰教的另一角,岳明子站在一座高塔上俯瞰整个祖冰教的一切,在他旁边站着其他三个同样年迈的老者,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位高权重的人,跟岳明子一样,位属长老。

  “火修是冰雪仙界的禁忌,一千年了,没有任何一个火修能在冰雪仙界成圣,圣级的火修能对抗高一个级别的冰圣,就算是上品的冰圣也杀不掉他。岳长老,这个人留不得。”

  说话的人是刑罚长老石魍,他是祖冰教里最有话语权的人之一。

  岳明子凝视着远处刘芒所在的那个屋子,那里每天都有很多人进进出出,有男武者,当然也有女武者,看样子他的人缘很好。

  “容易满足的人不会有那么大的威胁,我对刘芒身上的力量更感兴趣,那应该是属于我们的。”岳明子缓缓地说道,他们之中实力最低微着,自认也稳稳压刘芒一头,不可能给刘芒任何放肆的机会。

  更何况,现在的刘芒,只要有花天酒地,似乎并不会产生离开的打算,温火煮青蛙,他们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将隐患扼杀。

  他朝着天空吹了个口哨,片刻后,一个乘坐着白色大鹰的青年落下。

  “让金柔带着她的人去会会这个小子,如果迫不得已的话,下死手也没关系。”

  “是!”

  没用多久,刘芒的房间来了一群人,刘芒第一次在冰雪仙界里同时见到这么多女人,如果要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帮女武者,这些家伙是岳明子派来的,为首的是金柔。

  正在喝酒聊女人的潘苏瞧见,赶紧儿迎过去,没等他吱声,就被金柔撵走了。

  比起浑身裹着结实的护甲的女武者,刘芒更乐意来一群娇滴滴求欢的大美人儿,但很明显她们的头子并没有这个兴趣,金柔用看牲畜一样的眼神盯着刘芒,眼珠子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挪开过。

  刘芒被这种眼神看得很不舒服,金柔自然也被他毫不避讳的眼神注视地浑身不自在。

  刘芒见一群女人杀气腾腾的,笑呵呵打趣着:“我记得我没让人替我召陪我滚床单的妹子啊,你们这么着急来,天都还没黑呢,那么猴急真的好吗?”

  面对刘芒调侃金柔面不改色,只是手放在腰间的细剑上,明摆着生气了,她身后有手下上前要教训刘芒。

  刘芒只是抬了抬手指,一堵火墙从地面升起来,将几十人全部隔绝在外,只剩下白白净净的金柔站在里头面对着自己。

  金柔有些慌张,但更多的还是镇定,她上过宗派大战的战场,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命,她遇到的武者里,比刘芒更强的比比皆是,根本不把这货放在眼里。

  与其听从岳长老所说的试探,不吐干掉刘芒得了。

  黑木桌上搁着两个酒杯,里面已经斟满了酒,但金柔一进门,就拔剑,将酒连同酒杯跟木桌一起切开了。

  “废话少说,今天只要你能从我的美人剑下活下来,我就撤走我的人,否则……”金柔挑起自己的银色细剑,上面还沾着酒。

  刘芒充满惋惜地摇摇头:“败家娘们,这酒可是很贵的。”

  手指沾了沾地上洒出来的酒,突然一扬,一个火焰狮子头猛地冲向金柔。

  金柔一剑破开这个障眼法,紧接而来的就是刘芒像是狂风骤雨一样的火神拳,每一拳都足以将她震退一步,美人剑不断地发出嗡鸣声,剑柄热得发烫,但金柔即便是被烫伤,手也不曾松开过一秒。

  刘芒在火焰里死死地盯着那双眼睛,金柔的剑不止一次地往他的眼睛戳,但即便是穿透了火焰,还有一层无情的金刚罩等着她。

  根本破不开刘芒的防御,金柔被震得坐倒在地,轻喘着,“你一定是个怪物,没有谁能一口气控制这么大量内气的爆发。”

  刘芒摸出一支烟点上,优哉游哉的说道:“那是你没见过更牛比的人,我还没出全力。说起来你是什么人派来的,我在这里似乎也没得罪什么人,该不会是岳明子那个老东西吧?啧啧,瞧你眼神,我似乎猜对了,他还真是搞笑,自己不动手,竟然找一个美女来杀我,难道是打算把你送给我?这倒是挺好的,真的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