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2998章 原形毕露

  脖子被狐妖给扣住,李大胖懵逼了,靠,这是什么情况啊?

  了凡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孽畜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天贫僧说什么也要收了你!”

  狐妖厉声说道:“哼,你们这些个家伙动手试试看,要是你们敢动手,我先宰了这只猪!”

  边说着,狐妖的手加了一份力气,抓的李大胖都快喘不过气来。

  刘芒特认真的说道:“我觉得你说的不对,猪的话,应该是用头才对,一头猪,两头猪才是,你说对吗?刚才大胖可是说了,不许我找你的麻烦,我是没打算怎么样你,你们两个就走吧,祝愿你们两个幸福快乐,生几个小妖宝宝来。”

  李大胖一听不对劲啊,刘芒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他不打算管来着,这怎么行啊。

  要是他李大胖就那么被抓走,还得了啊,指不定会被怎么样呢。

  李大胖艰难的说道:“哥么你别见死不救呀,快点救我。”

  狐妖厉声说道:“你给我闭嘴,再敢吱声,我就干掉你这头猪!”

  刘芒说道:“你瞧瞧你们两口子,这就开始打情骂俏了,还真是恩爱啊,不愧是大胖你一见钟情的女人,不愧是你这辈子认定的女人,你们两个的感情还真是不错。看到你遇到这么恩爱的妹子,我也就放心了,你们两个一定要相亲相爱啊。”

  相亲相爱个狗屁啊,李大胖都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明明之前一个娇滴滴的花魁,为毛现在变成了这样啊,怎么变得那么凶了,手上力气那么大,让他一个入圣境的高手,都没有办法挣脱,在花魁的手上,怎么就像是一个被大人抓住的小鸡似得啊,根本没办法抵抗的了。

  了凡一脸的鼻子,冲着李大胖说道:“我说这只妖孽是哪里来的,原来是肥猪你给招来的。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管了,你自己招惹的妖孽,你自己应付吧。”

  李大胖话都说不出口了,用眼神说道,别啊,你们不要不管啊,我这会儿都这样了,你们要是不管还得了,还不被这个家伙给抓去吃了呀。

  狐妖才没打算和这些家伙多纠缠呢,抓住李大胖,不断的后退,退向了门口的方向,想逃跑掉。

  李大胖眼巴巴的看着,你们别愣着啊,赶紧儿救我,救我啊。

  刘芒摸出了一支烟来点上,优哉游哉的抽着小烟,一副这件事情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可没打算出手的意思。

  了凡呢,干脆盘腿坐了下来,握着一串佛珠,在地上念叨着什么。

  李大胖眼看着就要被狐妖要挟着抓走了,已经记得不行,一只手伸向刘芒和了凡,你们两个肿么回事儿呀,我们还是兄弟不,见到兄弟有难,你们竟然见死不救,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眼看着就要冲出去,狐妖狂喜起来,抓人质这一招还真是有用,早知道那么管用,当初在马车上面,直接抓那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南蛮明珠不是更好嘛。

  就在这时候,冷不丁的出现了一拨人来,铁卫,阿莫夫,白云朝霞,还有蓝天鹰,一共四位圣级强者,出现在了皇宫的入口,拦住了狐妖的去路。

  狐妖的直觉很敏锐,清楚的察觉到四个人身上的气势,这些家伙根本不是她能对付的了的,让她别提多头疼了,只能死死抓着李大胖,大声说道:“你们都给我让开,全都让开,不想他死的,就立即给我让开!”

  铁卫几个是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一直拦着狐妖的去路。

  刘芒一支烟很快也抽完了,大步上前,也不出手,只是淡淡说道:“你觉得你跑的了吗?”

  狐妖看了看这里,看了看那里,最后认命般的放开了李大胖,冲着刘芒说道:“求你放了我吧,我又没做什么恶,虽然非你族类,但我也不是坏的,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刘芒说道:“你没做恶,那些个男人怎么一个个身体都被你掏空?”

  狐妖说道:“那是他们自愿的,又不是我逼他们,甚至我让他们走开,他们还不乐意呢。就比如那头肥猪,我让人撵了他足足五次,他就是死赖着不走,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李大胖刚脱身,正捂着脖子咳嗽呢,刚才他差点儿窒息了,那种感觉别提多不爽了,好歹回过气,指着狐妖说道:“你说谁猪呢,我就是稍稍胖了一点而已。你说你怎么回事儿呀,之前娇媚的不行,谁见了都喜欢,我都被你给迷得晕头转向的,恨不得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非你不娶了。可你倒好,这才一会儿而已,怎么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了凡说道:“她可不就是变了一个人嘛,我还真是没想到,竟然能遇到这样会变化成人的带毛畜生!孽畜,还不现出原形来,难不成要我把你打回原形吗?”

  “不要,不要。”狐妖趴到了地上,很快出现了变化,从一个年轻的女人,竟然很快变成了一个头上面顶着骷髅头骨的狐狸,变成了一只有着两条尾巴的狐狸。

  李大胖已经傻了眼,彻底傻了眼,甚至比曾经又一次泡夜店,拉着美女进了卫生间想鬼混,却发现美女赫然是个人那个妖来着还要让人傻眼,彻底懵逼了。

  李大胖冲着刘芒和了凡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我该不会是酒喝得多了,所以喝迷糊了吧?”

  了凡说道:“你迷糊个鸟毛,它就是个狐狸,这才是它的原形。你也是,竟然被区区一只狐狸给迷惑,还真是笨。”

  李大胖明白了,他总算是明白刘芒之前为什么提起美女蛇来了,弄了半天是那么回事儿,“哥么你也是,明摆着早知道花魁是个妖怪,为什么不早说啊,我差点儿就被她给骗去了,这还得了。”

  “我是劝你了,可你听吗,这会儿倒好,反过来怪我咯?”刘芒已经上前,把有着两条尾巴的狐狸给抓了起来,提着它的狐狸尾巴,促狭说道:“好一只妖孽,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啊?你说,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