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2681章 兽族版武大郎

  “我是被家族逼着嫁给他的,和他只是各取所需,谈不上感情。如今他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等他醒过来肯定会杀了我们的,不如我们先下手吧。我没杀过人,还是你下手好,杀了他,把他丢到远一点的地方,免得别人发现是我们做的。”

  说真的,王子妃也不想那么心狠手辣。

  可是就现在的情况,不那么做也不行了。

  毕竟她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面,被金天骄看了个真真切切,就算是想解释,金天骄肯定也不会相信的,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

  这样的情况下,等金天骄再次醒过来,肯定会想宰了她的。

  她才不想死呢,不如就先下手为强好了。

  刘芒笑语道:“别,我留着他还有用处呢。再说了,你要是下手,你不就是潘金莲,我不就是西门庆了。”

  王子妃眨巴了一下眼睛,特疑惑的问道:“什么潘金莲和西门庆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他们是我故乡有名的奸0夫0淫0妇来着,遗臭万年那种,就是因为他们偷欢被发现,就想办法把亲夫给干掉了。”刘芒握住了王子妃的小手,坏笑着说道:“你也别担心了,我有办法解决的,我们没必要当西门庆和潘金莲,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有什么办法啊?”

  刘芒吻了下王子妃美丽的脸蛋,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美眸,一双手不老实起来,“来,我们都睡醒了,先做点儿开心的事情再告诉你。”

  “讨厌,你真是讨厌,都到这份上了,还有心思做那种事情呢,真是讨厌死了,我才不依你……”

  王子妃娇滴滴的嗔刘芒,嘴上不依刘芒,可是身体却很诚实,一颗心跳的别提多快了,再次投进了刘芒的怀抱和他痴缠起来……

  一次最最狂野的放纵之后,王子妃承受不住,在幸福中沉睡了过去。

  心满意足的刘芒目光投向了昏迷中的金天骄,嘴角勾勒起了一抹狡黠的笑意来,金天骄啊金天骄,真是对不起了。

  刘芒使用骷髅戒指灵魂出窍,魂魄附身到了金天骄的身上,爬了起来。

  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附身到别人身上的时候,那种沉重感实在是让刘芒不爽,不得不说还是自己的身体素质好。

  看了一眼和貌美王子妃搂在一起躺在床上的自己身体,刘芒觉得应该没问题,转身去了外面,捡起一个大酒坛子,抱着酒坛子离开帐篷钻进了风雨之中。

  刘芒附身金天骄,快步去了铂尔赤的帐篷那里。

  铂尔赤公爵的房间里面,灯火一晚上就没有熄灭。

  之前他和几个将领在商讨反叛不反叛的事情,在大营骚动平息之后,又回到这里继续商讨,想连夜做出决定。

  刘芒径直来到了帐篷里面,瞧见铂尔赤几个,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几个考虑的怎么样了?”

  几个人面露为难的神色,目光都投向了铂尔赤。

  铂尔赤摸着胡子说道:“禀报殿下,这件事情大家商量了一夜,觉得还是不太稳妥。我们投靠刘芒大军,这件事情我觉得一点都不稳妥,没有任何的保障。万一,万一刘芒那个人反悔,到时候背弃诺言,解决陛下之后,转过头对我们下手怎么样?”

  刘芒说道:“这点你们倒是不用担心,对整个兽族来说,心腹大患并不是我们狮族,而是猴族,你们说是不是?”

  铂尔赤点了点头,“不错,我兽族最大的敌人,是猴族没错。”

  “猴族的实力远比我们任何一族都强大的多,千年来历次抵挡猴族,我狮族也出了不少的力气,甚至上一次击退猴族大军,也是因为我们狮族抢先攻破猴族左路大军,致使他们大溃败,才保住了王城安危,保住了国门不失。狐王仁慈,那个刘芒脑袋更是不笨,他自然是很清楚我们狮族的作用,怎么可能会让我们一族覆灭。就算是他想那么做,除非是先灭猴族,但他们有那个实力吗?所以说,等大战结束,他和狐王,肯定是会安抚和拉拢我狮族,绝不会想办法让我狮族覆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你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一个将领说道:“听殿下那么说,确实有点儿道理。我兽族百族团结一致,才能屹立中央山脉以东千年之久,不然的话早就沦为猴族的奴仆了。加上历代狐王都无比仁慈,绝不会做出覆灭一族的事情。千年前我狮族,还有虎族,蛮牛一族和猴族争霸天下结果失败,蛮牛一族彻底覆灭,我们狮虎二族几乎举族被灭,只有几十万族人勉强逃到王城之下。要不是当时狐王仁慈,不念及我们反叛的罪责,出兵相救,更打开城门接纳我们,给我们领地繁衍生息,我们狮虎二族肯定和蛮牛一族一样覆灭了。”

  铂尔赤说道:“这样说来我们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最该担心的是反叛之后,能不能击败陛下的大军咯。”

  刘芒大口喝着酒,观察着这里的情况,看样子是成了。

  只是这些家伙看起来太过谨慎了点儿,一直摇摆,待会儿指不定又改变了主意,得想想办法,让他们彻底下定决心才行。

  刘芒大口喝着酒,往金天骄的肚子里面灌了不少的酒,然后灵魂离开了他的身体。

  一个人被附身的时候,自身的灵魂会本能的排斥外来物,等刘芒的灵魂离开,金天骄顿时醒了过来,赤红着眼大吼一声,“我要杀了你们!”

  铂尔赤他们被吓了一跳,“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金天骄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狐疑的挠着头四下看了看,似乎不是他的帐篷里面,“怎么是你们,那对奸0夫0淫0妇呢?奇了怪,我怎么跑这儿了?”

  铂尔赤说道:“什么奸0夫0淫0妇啊,殿下你是不是喝多了犯迷糊?殿下你还是少喝点儿酒,这样的节骨眼儿,一定要清醒才行。”

  金天骄说道:“怎么会喝多,我看的清清楚楚的,那个贱人和一个野男人躺在我的床上,怎么一眨眼我就到了这里了,是不是有人把我抬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