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2466章 邪法血妖

  阮貹昆疼的满地打滚,两条腿传来的剧痛,疼的他几乎快要崩溃了,哭嚎着冲着蛇娘说道:“我错了,你放过我吧,疼,好疼,我受不了了,你放过我,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给,不管是钱还是权势或是别的什么,只要我能拿得出来,我绝对不会吝啬的,我绝对会拿出来,只求你放过我……”

  痛苦的不行的阮貹昆,这会儿已经彻底抓狂了,那种剧痛让他哪里顾得上什么脸面,低声下气的哀求蛇娘。

  可惜蛇娘根本不领情,一脚把爬过来的阮貹昆给踹开,“你杀了我一派十多个同门,把我抓到这里来关了那么长时间,你以为拿出一点钱就能打发了我吗,你做梦!只给你两条跗骨之蛇,已经算是轻饶你了,要是再敢说一些让我不爽的话,我再赏你几条!”

  蛇娘的话,吓得阮貹昆不敢再哀求她,只顾着哀嚎了。

  刘芒瞧着阮貹昆疼的满地打滚的样儿,不得不说跗骨之蛇还真是个好东西,用来折磨人真的超级给力。

  可惜他刘芒不是蛇降头师,没办法操控。

  不然的话,也养上几条来玩玩,似乎也不错。

  蛇娘瞧着阮貹昆的样儿,别提多开心了,这个家伙真是活该!

  把目光投向刘芒,蛇娘娇滴滴说道:“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刘芒你来了,我也没可能那么快报仇。对了,我记得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位巴赞大师来着的,那位巴赞大师可是血降头师,实力超强的,他人呢?”

  美奈子笑嘻嘻说道:“那个家伙啊,实力是不错,我和师父都没办法对付。可惜他遇到的是我家主人和主人的头号美人保镖剑奴姐姐,被剑奴姐姐轻松干掉了。”

  美奈子已经跑到了剑奴身边,“喏,这位美丽而强大,冷艳孤高神秘高贵的大美人儿,就是家奴姐姐了。那边那个小人国公主,是我师父御洗手红豆。”

  御洗手红豆一听小人国公主这个词儿,就炸毛了,立马冲向美奈子,“好你个美奈子,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说什么小人国公主,谁是小人国公主了,看我不收拾你一顿。你别跑,站住,站住,看师父我非扒了你的裤子狠狠的打你屁屁一顿,让你涨点儿记性!”

  美奈子边跑边说道:“饶命,师父饶命啊,人家错了啦,我不应该说师父你是小人国公主,嘻嘻嘻嘻嘻,该说你是小人国女王才是,女王大人饶命啊,饶了人家的屁屁啦。”

  就在两个美女忍者在房间里面玩儿追逐游戏的时候,蛇娘忽然又是一声惊呼,刘芒说道:“怎么了?”

  蛇娘皱着眉头说道:“惨了惨了!你们不知道血降头师的厉害,血降头师真的很邪门的,他们一直用血炼制降头术,其中一些最阴狠的是用人血炼制降头术的最狠毒,实力也最强。特别是像巴赞大师那样的,听说他在极乐岛上每年都会杀几百个活人来炼制血降。他一直以来都用人血饲养几个血妖,只要九年就会成型了。他曾经亲口和我说过,今年是第八年,逼迫我答应阮貹昆的要求,要不然就拿我炼制血妖。现如今巴赞大师已经死掉,那些个还没有完全炼制成功的血妖,不就等于是失控了嘛。”

  御洗手红豆已经追到了美奈子,正按在沙发上扒裤子要打屁屁呢,听到蛇娘的话停下了手,快语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来扑克岛的飞机上,看着扑克岛的时候,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原来是血妖,就是因为血妖!”

  刘芒还是第一次听说什么叫血妖呢,“血妖是什么,实力很强?”

  御洗手红豆说道:“血妖何止是强,简直强的恐怖,特别是那些个失控的血妖,非常非常的强大!”

  说着说着,御洗手红豆忽然抱着脑袋一声惨叫,痛苦的蹲了下来。

  美奈子见状急了,赶紧儿翻身蹦跶起来,“师父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御洗手红豆很快平静了下来,“我想起来了,我想起小时后失去的记忆了,血妖,是血妖,我的一族就是因为血妖而覆灭的。我的一族是血教十二神柱之一,实力非常强大,但就是因为炼制血妖出了差错,最终导致覆灭。血妖,血妖,血妖,啊,血妖……”

  御洗手红豆发了狂一样仰天狂吼,眼睛里面冒出了丝丝的寒气,陡然间把目光投向了窗外,看向一个方向,“在那里!”

  没等话音完全落下,御洗手红豆快步冲向窗户,撞破窗户从顶楼跳了下去,不等落地就一个影遁化作影子遁向前方百米远。

  刘芒几个来到窗口,御洗手红豆已经跑远了。

  美奈子慌了神了,她从没有见过御洗手红豆这样子,快语道:“主人你说师父怎么回事儿呀,她怎么就像是着了魔似得?她说什么血妖,该不会是去找血妖报仇吧,可就算是这里有血妖,和让她家族覆灭的也不是同一个呀。”

  刘芒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先把她找回来再说。蛇娘你和萨迦带着阮貹昆去码头等我,剑奴,美奈子,我们走。”

  刘芒也从窗口跳了下去,从八楼直接跳到地上,两只脚把下面坚硬的地板硬是震出了一个坑来,卸掉力道后蓄力猛的前冲,闪电般追向御洗手红豆离开的方向。

  剑奴和美奈子也都跟上,一左一右跟在刘芒的身边,追出御洗手红豆。

  国王赌场里面,见刘芒已经离开,蛇娘不敢耽误,立即提起因为痛苦而再次晕过去的阮貹昆,招呼萨迦要离开。

  可是话出口,蛇娘发现萨迦完全没动静,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只手扶着嘴唇,眼睛空洞洞的完全没有神,一直处于失神状态。

  萨迦自从被刘芒给当着蛇娘的面来了一记狼吻,就呆住了,一直没回过神,别说蛇娘的呼唤,就算是打雷都听不到。

  蛇娘见状噗嗤笑了起来,拉着萨迦走人,“刘芒真坏,刚认识就把你初吻夺走了,也难怪你发呆了。”

  萨迦好歹是回过神来,闻言特委屈,呜呜呜,人家初吻是在你刚才被刘芒啪了个啪之前就被夺走好不好,才一见面就被吻了,今晚上还不被啪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