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767章 同胞兄弟姐妹

  就在刘芒和琳姐还有许依依两个大美人儿痴缠的时候,天色渐渐的黑了。

  夜幕来临后的龙盟,到处是灯火,亮的像是白天一样。

  刘芒带回来几千龙盟分支子弟,龙盟这个大家庭壮大不少,如此大的喜事,让整个龙盟都热闹起来。

  从下午开始,到处都在举办酒宴。

  各大家族争着请那些个从龙之墓地出来的同门过去,普通龙门子弟各家也都摆上一桌好酒好菜款待分支同门。

  身为大长老的樊江海,在龙宫设宴招待龙娇,龙琴,龙威他们,昆百通,风秋等一众长老都在这里作陪。

  整个龙盟一副喜气洋洋样儿,一众长老都清楚,从今天起,龙盟已经壮大了,说不定真的能成为玄门第一宗派来着。

  樊江海举杯,“龙盟真是好久没有那么热闹过了,我龙盟能有刘芒做龙王,真是大幸啊。来,我们共同敬龙王一杯。”

  所有人都举杯,龙威说道:“多亏了龙王,要不是他的话,我们到现在还被困在龙之墓地里面,哪里能来到我们祖辈的故乡,哪里能回到本宗这里来。多亏龙王,多亏了他,咦,我脸上怎么有水流了下来……”

  龙威的脸上哪里是什么水,分明是眼泪,他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

  不仅龙威,在场那些个从龙之墓地里面出来的分支子弟,一个个大都落泪。

  就连两位圣级强者龙娇和龙琴都不例外。

  龙娇握着酒杯四下看着,看着这金碧辉煌的龙宫,看着这里的陈设,这里就是她祖辈的故乡,是龙盟本宗所在。

  龙娇往上数的第六代祖先被困在龙之墓地里面,后来繁衍生息六代了,直到她才终于走了出来。

  虽然牙牙学语的年纪就不厌其烦的听长辈提到他们是客家人,在龙之墓地只是做客的,他们的故乡在另一方天地,不论如何一定要带着父母兄弟姐妹离开龙之墓地,回到故乡去,因为那里才是他们的家,真正的家。

  在故乡,有着他们的同门,有着他们的亲人,一直在等着他们,等着他们回去团聚,等着他们回去团圆。

  龙娇想回去,想带着所有人回到故乡,可是哪怕她成为圣级强者,依旧没有任何的办法。

  可那么多年了,没有一点回去的希望,在她看来所谓的故乡,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一个美丽的梦而已。

  不仅她,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故乡只不过是一个遥远的梦而已。

  直到遇到刘芒,直到今天,遗落在龙之墓地里面的龙盟弟子们,终于走出了龙之墓地,回到了龙盟本宗这里。

  龙娇忽然站了起来,来到空地处跪下,把杯子里面的酒洒在地上,双膝双手额头着地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朝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跪下,“父亲,母亲,爷爷,乃乃,我龙娇今天总算是回来了,回到了龙盟这里,回到了你们一直在我耳边念叨着,一直想回到的故乡,回到的家。我们再也不用在龙之墓地里面过着思念家乡的日子了,可惜你们没有能回来,要是你们也能回来就好了……”

  所有从龙之墓地里面回来的分支子弟,全都起身,学着龙娇一样跪在给先祖敬酒。

  老泪纵横的龙威朗声道:“列祖列宗,历代先辈,你们深怕我们后世子孙忘记自己来自何方,故土何地,所以不管你们曾经叫什么名字,姓什么,后代子孙都取龙姓,让我们后世子孙记住龙之墓地不是我们真正的家,不是我们的故土,不忘家在何处,期盼我们早日回到故土。我们今天总算是完成你们的遗愿,回到了故土,回到了龙盟,你们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看到这一幕,樊江海他们也忍不住老泪纵横,韩磬卓性子最是耿直,冲向一个分支的同门弟子,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我爷爷还没有去世的时候,一直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想见他的二哥一面。我二爷爷当年年少的时候,和他一起进入龙之墓地寻找龙魄。结果遇到危险,为了保护我爷爷,二爷爷他拼死把凶兽引开。最后我爷爷回来了,二爷爷他没能回来。全家人都说二爷爷已经死掉了,只有我爷爷觉得他没死,他早晚会回来的。他从十六七岁的少年,一直等到了百岁老人,依旧没能等到二爷爷回来,但他嘱托我们后世子孙,说二爷爷肯定还活着,哪怕他去世了,他的子孙也在,让我们一定一定要把他的子孙找回来,好一家团聚。原本我们以为那只不过是爷爷的执念而已,现在倒好,你们回来了,虽然你们都姓龙,但你们之中说不定谁就是二爷爷的子孙,你们都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韩家,是整个龙盟子弟的亲人……”

  韩磬卓说着说着,痛哭了起来,边抹着泪边哽咽着说道:“爷爷,爷爷啊,你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二爷爷的子孙们回来了,全部都回来了!”

  施则玄双手高高举起,猛然跪下,脑袋几乎把地板磕破了,“列祖列宗啊,我施家历代不知道有多少子弟没能从龙之墓地里面出来,原本我们以为他们都已经死掉了,死在了龙之墓地里面。没想到龙之墓地里面有不少人存活下来,聚集在一起繁衍生息,现在足足有近万人,他们里面肯定也有不少我们施家的子孙。他们回来了,回来了,多谢列祖列祖庇佑,施则玄给你们磕头了……”

  偌大的宴会厅里面,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个都被气氛感染,又的痛哭流涕,有的无声的落泪。

  就在这时候,一抹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许悠悠跑了过来。

  伸着脖子看了下里面的情形,许悠悠傻眼了,这是怎么了啊,你们一个个至于那么伤心吗?

  你们这是还是买了方便面发现没有调料包,买了彩票中了特等奖结果把彩票给撕坏了,还是好不容易约个炮,发现买套的钱都没有?

  看到里面的情形,许悠悠很识趣的没进去,转身离开了,在龙宫花园里面,瞧见了许宝宝,赶紧凑过去,“宝宝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嘛呢?该不是想怀春想男人了?”

  “才没有呢,我才没有想姐夫师兄呢!”许宝宝快语来了句,话出口赶紧捂住嘴巴,可惜什么都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