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710章 主动的施幽兰

  琳姐简直爱死刘芒了,不止一次感谢上天让他来到了自己的身边,爱他爱到骨子里,爱到想立即怀上他的宝宝,给他生孩子。

  刘芒捧着琳姐漂亮的脸蛋,给她一个微笑,“我们之间还需要说什么谢字吗?你要真的想谢我,我倒是很乐意的哦,嘿嘿嘿,今天晚上嘛。”

  下面的话刘芒没说出口,琳姐也全都懂,嘟了嘟嘴唇,微微昂起下巴,用嗲的不行的嗓音道:“我亲爱的男人,我的龙王,今晚上小心你的腰!”

  琳姐边说着,边轻轻掐了刘芒的胳膊一下,空气中暗香浮动,气氛别提多暧昧了。

  许依依已经见怪不怪了,边开车边偷看的许悠悠不住咂舌,这一对也太甜蜜了点儿,大白天的就打情骂俏,等到晚上估计又是一个火辣的夜晚。

  施幽兰也在看着听着呢,不得不说琳姐和刘芒的感情真好,两个人一看就已经有过一腿了,而且肯定不止一次两次,否则不会那么黏糊的。

  一想到她施幽兰以后,也得在刘芒的怀中承欢,她就觉得幽怨委屈和难过。

  许悠悠的目光落在了施幽兰的身上,“幽兰姐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施幽兰目光闪烁了一下,微微摇头,“没,没有不舒服,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的脑袋有点儿乱。”

  许悠悠说道:“对啊,你突然间成为龙后了,一时间脑袋肯定很乱,太开心所以有点儿觉得怕是做梦对不对?”

  施幽兰暗道才怪了,我才不开心呢,我可是有男朋友的女人,这会儿跟了刘芒,会开心才怪了。

  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面对男朋友,怎么面对刘芒,难道真要做刘芒的女人,和自己心爱的男朋友分手?

  这番话施幽兰只能埋藏在心里,表面上还得挤出一抹微笑来,“是啊,太开心了,一时间有点儿怕是做梦。”

  下一句话施幽兰没有说出口,要真的是做梦就好咯。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许家,重新置办酒菜,龙盟一行人忙着恭贺刘芒和三位龙后。

  刘芒是主角中的主角,加上高兴,免不了多喝了几杯,被灌得醉醺醺的,被搀扶着到了内宅里面休息。

  等躺到了床上面,恍惚间刘芒看到了许依依来到床边,可是仔细看看又不完全像,好歹是认出来了,这不是自己丈母娘嘛。

  许妈端着一碗解酒汤递给刘芒,“这是我们许家秘制的醒酒汤,效果还不错,你喝下去睡一觉再起来,完全不会有宿醉的感觉。”

  “谢谢阿姨,我就不客气了。”刘芒结果解酒汤喝了下去,有点苦涩,但勉强喝的下去。

  等刘芒喝完,许妈拿过空碗放一边,拧了条湿毛巾给刘芒擦拭了一下,边说道:“我们家依依呀,从小儿就乖巧伶俐,最让我省心了。可是长大之后,就让我越来越操心。谁叫她长得那么漂亮,我总怕她以后吃了男人的苦头。现在好了,她跟了你还被你立为龙后,我一颗心就算是放下了。我们家依依,以后龙王您多费心,多疼爱她一点。要是她有什么惹你不高兴的地方,你也别客气,该罚的还是得罚。”

  刘芒笑语道:“阿姨您说的哪里话,依依那么乖巧,我宠着还来不及呢,哪里舍得罚她。就怕我惹她不高兴,到时候阿姨你可千万得帮帮我劝劝她。”

  说完这番话,刘芒打了个酒嗝,揉了揉醉醺醺的眼睛审视着许妈。

  许妈四十多岁的年纪,但保养的非常好,加上身为玄门中人,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而已。

  她的面貌和许依依有几分相像,非常的美艳,身材略显丰腴,身上有着典型的熟女气质,韵味非常赞,非常的难看。

  有那么惹眼的丈母娘,难怪能生出那么漂亮的许依依来,刘芒不得不说自家老丈人真是好福气。

  自家许依依的话,过个二十年,肯定也会变成许妈这样的成熟美人,到那时候肯定更美艳,刘芒忍不住偷笑起来。

  “我们家依依呀,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性子太柔顺了点儿,她呀……”许妈说起了许依依的事情来,东拉西扯的,嘱托刘芒以后对依依好一点。

  许妈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觉得刘芒顺眼,把许依依许给他,心里面别提多高兴,话自然是多了不少。

  只不过,许妈很快发现刘芒实在是醉的厉害,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你瞧我,你醉成这样了还拉着你说个没完,你先休息吧,我们以后再聊依依的事情。”

  “阿姨慢走。”目送许妈走人,刘芒打了个哈气,打算睡觉。

  眼睛刚眯上,还没睡着呢,房门又被打开了,刘芒听脚步声,是一个女人进来了。

  一阵淡淡兰花香袭来,不睁开眼睛刘芒也知道谁进了房间里面,一准是施家那个大美人儿施幽兰来着。

  施幽兰款款来到刘芒床边坐下,轻声说道:“龙王,龙王你睡了吗?”

  刘芒装没听到,静静躺在床上装睡着了。

  见刘芒没动静,施幽兰稍稍松了口气,轻声说道:“还好睡着了,你睡着,我就好办了。我知道有点儿对不起你,但我真的没办法,谁叫我有心爱的男人了,我真的不能跟你的,所以只能那么做了。”

  刘芒一直听着呢,他虽然醉了,但人没糊涂,暗暗琢磨着施幽兰到底要做什么。

  听她的意思,似乎是不乐意和自己在一起,想做一点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这个大美人儿,该不会是想要下手,把自己给宰了吧?

  刘芒微微睁开眼睛,眯着一条缝悄悄的盯着施幽兰看,想看看她到底打算做什么。

  在刘芒目中,施幽兰竟然脱起了衣服来,她身上那条鹅黄色的长裙丢到了床边,这会儿身上除了内0衣之外,只有一件轻薄的吊肩薄裙而已,那具火热的身体别提多惹眼了。

  紧接着,施幽兰忙着动手脱刘芒的衣服。

  刘芒有点儿傻眼,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呀,她不是不乐意和自己在一起嘛,现在倒好,竟然主动投怀送抱来着,趁着自己醉酒了来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