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702章 韩氏杀上门

  被许悠悠打趣,刘芒坏笑了起来,俯下身脸蛋凑近这个小美人儿,坏笑着说道:“她对我没什么兴趣,不过看样子你对我倒是挺有意思的,要不我先对你下手,你说你是让我来个顺水推舟好呢,还是来个霸王硬上弓啊,狂野点,还是霸道点?”

  许悠悠哪里是刘芒的对手,被唬的脸色都变了,哪里还顾得上打趣刘芒,赶紧儿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距离,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裙子,一只手指着刘芒,“我可是依依姐的堂妹,主人你可不许胡来哦,要是你敢碰我的话,看依依姐不和你急!还霸王硬上弓呢,你敢!”

  “要不我让你知道一下我敢不敢?”刘芒嘴角勾勒起一抹狰狞的笑意,大步往前走了一步,吓得许悠悠低呼一声转身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八一中文

  刘芒哈哈一笑,小样儿还逗你姐夫我,你的功力还差了点儿。

  刘芒刚吓跑许悠悠,很快伴随一阵香风,徐幽兰到了。

  刚才酒宴上酒菜味道重,这会儿两个人独处,刘芒的鼻子忍不住嗅了嗅,面前的女孩味道还真是好闻来着,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兰花香。

  那种味道,不像是香水味,反而更贴近体香来着,刘芒忍不住多闻了几下,弄的施幽兰挺尴尬的,红着脸说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刘芒笑语道:“你身上没什么不对劲的,就是太好闻了点儿,身上像你这么香的女孩,我还真是没见过几个。你用的香水,还是体香?”

  施幽兰说道:“也许是我经常在花园里面,所以沾染到的花粉味道吧。”

  “原来施小姐是爱花之人,我这个人也挺喜欢花的。”刘芒说着说着忽然笑了起来,暗道自己好像更喜欢采花,罪过,罪过。

  施幽兰是不知道刘芒为什么忽然笑了,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刘先生你一看就不缺女人,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求你放过我吧。”

  刘芒装作什么都不懂,“这话怎么说,我什么时候难为施小姐你了?”

  施幽兰说道:“是这样的,现在龙盟里面都传刘先生你会成为下任龙王,我家爷爷有意和刘先生您联姻,让你娶一位施家的女孩。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件事情,才选的我。既然刘先生你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就好办了,还请你千万另外挑选一位施家的女孩。我们施家别的不多,貌美女孩真的很多的,随便一个也比我强,要是我爷爷提起,请你一定告诉他想另外选一位。”

  刘芒说道:“听施小姐你的意思,很不乐意嫁给我,难不成我真的很差?”

  施幽兰赶紧摆手,“怎么会,刘先生你年纪轻轻的,眼看着就要入主龙盟了。而且你师承天下第一神医和天下第一高手两位名师,背景又那么强大,年轻人里面谁能比上你,我怎么会觉得你差。是我觉得配不上你,我嫁给刘先生你,真是太委屈你了,想你选一个更好的。”

  刘芒静静的听着呢,一边直勾勾的盯着施幽兰看啊看,这个浑身兰花香的女孩越看越是极品,她身上有着一种淡雅婉约的气质,就仿佛真的是一朵空谷幽兰似得。

  偏偏她刚喝了一大杯酒,这会儿脸蛋酡红,说话间小嘴里面喷薄出浓浓酒气,一副微醉的样儿,更是惹眼。

  刘芒还以为施幽兰会说出她已经有男朋友的事情来,没想到她竟然没说。

  刘芒才不缺女人呢,也没想玩儿什么横刀夺爱,本来想着如果施幽兰说出她有心爱的男朋友了,就成全她,没想到她竟然不提起,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我听说施小姐你和依依两个并称为龙盟双珠,是龙盟除了龙后之外最美的两个女人,我想施家不可能还有比你更漂亮的女孩了。别提什么配得上配不上,我觉得你就很好。再说了,我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选中你的,突然间换别的女人,对你的名声不好来着,还是不要了。”

  刘芒特意逗施幽兰,弄的施幽兰别提多纠结了,连连摆手,“不用管我的,我的名声不重要,重要的是刘先生你选一个能真心对你的女孩才好。我的话,我,我……”

  施幽兰结巴了起来,刘芒追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刘芒边说着,边伸出手握住了施幽兰的一只软绵绵小手。

  就像是触电一样,施幽兰下意识的把手给缩了回来,显得特尴尬,“我,我好像真的有点儿不舒服,失陪了。”

  施幽兰撂下话转身就要走,刘芒在她背后快语道:“今晚上我会去施家拜访,到时候再见。”

  施幽兰闻言脚步停住了,回过头看了一眼刘芒,什么也没说,赶紧跑开了。

  目送施幽兰离开,刘芒笑了起来,暗道自己还真是坏,明知道人家美人儿有男朋友了,还刻意那么逗她,她肯定担心受怕一下午时间。

  不过谁叫她不坦白呢,说出有男朋友的事情,有那么难吗?

  等刘芒回到酒桌上,酒宴继续,这会儿许家别提多热闹了,一派喜气洋洋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许家在办什么喜事呢。

  冷不丁的,酒宴厅外面传来韩磬卓洪钟般的嗓音,“许家还真是热闹啊,看样子是有什么大喜的事情。许长老,你们有喜事儿,不轻我们韩氏的人,未免太不够意思了吧!”

  伴随声音,韩氏一行人到了。

  韩磬卓,韩融圣和韩秋水都已经来了,甚至连已经变成废人的韩千叶也都被带了过来。

  韩氏的人强势闯了进来,酒宴厅这里的气氛陡然间急转直下,气氛别提多凝重了,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就连许鼎天都不例外,起身冲着韩家的人说道:“也不是什么大喜事,就是给我家孙女婿洗尘而已。本来只是一场家宴,没打算请什么人来,可是没想到那么多人赏脸过来了,我许鼎天自然是不能把人撵走不是。各位来的正是时候,要是不嫌弃,也坐下来喝上几杯水酒?”

  “哼!”韩磬卓特不客气的冷哼一声,朗声道:“许鼎天啊许鼎天,你就别假惺惺的了,我们韩氏一脉的人来这里为了什么事情,你再清楚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