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剑仙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耿直的回答

  房间内所有的人眼神都是变了。

  仿佛第一次见到宁清秋这个人一般,目光中情绪复杂,就算是宁清秋这样丝毫都是不在意他人眼光的人都是觉得这个时候有点微妙的……瘆的慌。

  “那个我说……你们这么看着我,让人心里面很奇怪哎,怎么我说错了?说错了也没什么吧,我又不是全知全能,说我武功高那我就是不谦虚了,但是要轮到朝堂谋略政治诡谲,我还真的一窍不通……”

  顾见深倒是微微一笑,头一个反应过来:“这一次你还真的是误会了,我们这么奇怪,不应该说是震惊,不是因为你猜错了,而是因为你一语中的,一针见血的直接指出了闵氏军叛乱的主要原因,他们就是单纯的一群复仇者,就算是生出野心,那也是后来的事儿,况且,世家勋贵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还真的是说不上光彩……“

  只是这样的手段,对于世家来说确实是老套实用,但是这个路数可不是人人都是看得穿的,老百姓更是蒙在骨子里面,优秀的政治家或者野心家们最擅长的就是撒一个弥天大谎,然后整个世界都是随之翩翩起舞,无数的人都是在舞台上面粉墨登场,一场场的喜怒哀乐就是这么扮演出来的。

  观众为此感动,却也不知道这些角色都是提线木偶罢了,随着幕后操纵者的一举一动而改变,感天动地的很多时候都是虚情假意,视而不见的很多时候才是血淋淋的真相和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和勇气。

  齐白鹿叹口气:“闵家的人,都是可怜人,但是就算是他们可怜,却也并不无辜,他们叛乱开始的那一天,就是整个天下的罪人!”

  状元郎、前大学士,仍然是对于殷氏皇族曾经的恩重念念不忘,即便是怀才不遇,也不希望这个王朝就是这么快速的走向败落,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若是没有办法浴火重生,那么只能尽快的退位让贤,才是可以还这个世界一个朗朗乾坤,战争之后,才有真正的和平。

  顾见深说道:“闵家的人已经是走上了一条没有办法回头的道路,他们复仇成功,但是也成为了叛军,世家勋贵们不会看着他们在头上耀武扬威,而且也是顺利成章的剿灭的对象,消灭掉他们,然后顺理成章的取代曾经的大周,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就是会彻底的接受新的王朝,前朝和闵氏一族最终都是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说这样的话,不是他多么的悲天悯人,做了什么样子的决定那就是要担负起什么样的职责和重担,就像是他,坚持到今日不也从来没有喊过一句苦一句累么。

  宁清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闵家的人是可怜的,他们是受到前朝压迫的缩影之一,皇帝对着忠臣良将都是下得去手,那么这样的皇帝多么的自私阴狠就是不说了,毕竟皇帝都是多疑症晚期患者,还有强烈的被害妄想症,只是他们怀疑的对象往往不在点子上而已。

  最终的结局,就是反而是把保护和拥戴自己的人给消灭了,反而是让其他的坏人笑得痛快。

  当然,最后闵氏的人干脆利落的来了一场血腥而不计代价的报复,顺利的了结了曾经的恩怨,这里面的是是非非,中间有多少人的阴谋诡计和推波助澜就是不管了,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悲剧故事,在这一场战争里面,其实皇氏和闵家都是输家,真正的赢家就是那些藏在黑暗处的人。

  坐在上座的永宁侯和公主也是静静的听着他们的交谈,知道这些都是儿子有着过命的交情的人,齐白鹿是永宁侯顾叙的好友,甚至是当初让顾见深去禹州城都是想着要这位朋友照顾一二,果不其然,对方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竟然是真的让自己的儿子完好无损的回来,这里面最该感谢的,就是他和孙邈神医。

  顾叙说道:“闵氏如何,我们可以之后观察,几位远道而来,路途辛苦,就是不要劳心费力的想这些事儿了,白鹿,你我许久未见,我们得好好地对弈一番,自从你走了之后,偌大的一个盛京城竟然是找个下棋的人都是找不到了。”

  “还有,孙邈先生既然是到了我永宁侯府来做客,那么就是敬请随意,救命之恩,我们夫妇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报答才是可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所以干脆就是不多言,只希望先生可以舒心顺意,想要什么,都是可以提出来。”

  这话说完,孙邈的眉头就是皱了皱。

  公主看起来是个中年美妇,其实时光并未在她的美丽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是身上的风情韵味那可不是少女身上的青涩可以比拟的,要说明珠郡主谈媛也是盛京响当当的美人儿,但是真的要和她比较起来,那明艳就是显得过于外放了些。

  公主殿下显然是知道高人都是有脾气的,刚才顾叙这话说得,对面换了任何一个人大概都是要欣喜若狂,权倾天下的永宁侯还有曾经的公主殿下的感激和允诺,这多么重的分量大概是任何人都是可以心中有数,但是如果是孙邈的话……对方要是在意这些,这么多年也不至于是个真正的闲云野鹤了,早就是被无数的人捧为座上宾了。

  她笑了一下,矜持与热情都是那么恰到好处,但是你也不觉得这样虚伪,因为她的眼眸那么的柔和,说出来的话语那么的真挚:“孙先生不要见怪,他这就是朝堂上面呆的太久,说话一股官僚之气,你救了见深,那就是我们一家的恩人,知道您也看不上什么权势富贵,但是为人父母,还是希望有机会可以好好地报答您的。”

  孙邈摆了摆手:“我也不是什么虚伪的人,若是顾见深真的是我救的,你们的感谢我就是收下,但是功臣可不是我,是她。“

  直接就是把宁清秋给卖了。

  本来之前还想着可以顺理成章的推锅的,没想到这位神医仍然是这般的耿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