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二郎神的异界翻版?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二郎神的异界翻版?

  七夜今日也算是盛装。

  他头戴玄金冠,穿着黑色的水合服,腰间挂着双龙戏珠的羊脂玉佩,森罗刀斜跨在腰间,尊贵雍容之中又是增添了一分杀气英武,俊美无双的脸上没有笑意,但是却让无数的修士都是整合精神,全神贯注的听着他的吩咐。

  在这一次悬空山的英雄会之前,整个九州没有几个人认识他独孤七夜,但是从今时今日起,这个名字必然是会遍传九州,成为每一个人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成为九州的荣耀之光和辉煌序幕!

  因为他乃是日月重瞳!

  这个十大道体之首,在无数的奇才、天才、鬼才、妖孽之中都是绝对称雄无人可出其右的极品体质,九州……或者说整个云荒人族,千万年来都是不见得会出现一例的恐怖体质,就算是再强者如云的上古时代,甚至是大能多如狗,妖孽满地走的那个时代,日月重瞳都是盖压群雄的体质。

  所以每一个人都是不敢直视那双眼睛。

  因为那代表的将是一个辉煌时代的最顶端的光芒。

  七夜的声音很好听,宁清秋一直是迷醉的,也许会被人说颜控声控,但是她不介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都是可以对绝色美人一见钟情,所以自己也同样可以。

  而且一见钟情一般钟的都是脸啊。

  毕竟第一眼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性格啊,能看到的,也不过是容貌气质罢了。

  没有第一眼的好感,什么后续都是没有的。

  宁清秋从来都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所以也不否认自己看上七夜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脸……

  当然,七夜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但是他并不觉得生气。

  怎么产生感情的原因没有必要深究,他觉得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但是宁清秋显然就是截然不同的有理有据,但是没有关系,只要是结果是殊途同归就是可以了,过程一点都是不重要的。

  七夜说:“悬空山隐世多年,若不是因为魔族入侵的缘故,绝不会站出来想要成为什么人族领袖,这一点,大家不要误会。”

  不得不说,这话说得委实有点不客气。

  悬空山的高傲和七夜的骄矜,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与此同时,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大家来参加悬空山举办的这个会议,都是默认了悬空山从此就是名正言顺的领袖,但是其实心里面有想法的不在少数,以前九州的修士即便是有圣地压在头上,但是到底是自由自在的,现在全部都是要开始进行相应的管理和制度,谁心里面不犯嘀咕啊?

  所以七夜这样的表态,正好就是契合了大家的心理。

  宁清秋看得眸中异彩连连。

  也不知道七夜这么做是有意为之还是妙手偶得,但是不得不说,效果都是出奇的好。

  如果是无意的,只能说是真正的天地眷顾,让他无所不能,几乎是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如果是有意的,那就是更是说明这个男人的可怕,因为只是论实力和身份都是可以吊打在场的所有人,但是现在还说明了这个男人竟然是精通权术计谋,那就是完美到了让人畏惧惊恐的程度。

  领先一步是天才,领先两步是疯子。

  因为超前太多的话,那就是没有办法理解,这样的话,人们对于未知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畏惧,那么表现在外在的时候,只会体现一种状态,那就是戒备。

  “独孤少主,那么我冒昧的问一句,这九州人族,日后当何去何从?当然,悬空山执掌正道牛耳多年,悬空山领导人族,我等无有异议,但是日后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模式,大家现在心里面都是没有底,还希望独孤少主你可以为我们解惑。”

  一个青年站了起来,长身玉立,五官英俊,眉心一点殷红,倒不像是朱砂那般的女气,而是竖着的像是眼睛的裂痕。

  宁清秋就是头脑发散思维的联想到了一位赫赫有名的神话人物——清源妙道,又号称是二郎显圣真君,大名鼎鼎的杨戬!

  天界第一的战神!

  七夜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

  在场的人每一个都是对这个问题好奇,也是大家最关心的点,因为这涉及了每一个人的未来,但是能够这么直接的问出来,这位还是第一个。

  所以——

  七夜问道:“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要知道,你是谁?”

  对方沉默了一下,脸上带着淡淡的激动。

  宁清秋并不觉得他不经夸。

  主要是任何人面对七夜大概是都是做不到淡然以对的。

  他说:“我是神枪杨家的一百六十七代嫡孙,杨清源!”

  宁清秋差点一口茶水都是喷出来。

  我的天啊,异界版本的杨戬么?

  还杨清源……

  宁清秋眼珠子不错的盯着那个青年看,特别是在他的眉心处流连了半天。

  明远都是注意到她的眼神,笑道:“怎么,你对于这个所谓的神枪杨家很关注?说实话,云荒太大了,就是有这么几家枪法都是绝世无双,九州杨家上古的时候就是以枪法闻名于世,说来……”

  转眼看向了陈玄感。

  果然,那个男人苍白清俊的脸上已经是染上了淡淡的兴趣。

  杨清源能够代表杨家来参与悬空山的会议,就是说明杨清源乃是整个杨家未来最有话语权的那一位,真正的嫡系继承人,不然也没有资格站在这个地方,还敢堂而皇之的头一个对七夜发问。

  其他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反应。

  在什么样的场合做什么样的事儿,都是真正的规矩,有不讲规矩的人,都是会被九州所有的世家宗门撕碎的,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规则制定者和因相应的规则有了既定利益的那一部分人。

  有人敢把手伸到他们的领地里面,那就是要做好被剁掉的准备。

  陈玄感也是精于枪法,所以——

  陈玄感收回目光,摇了摇头:“他还不是我的对手,若是我用天荒诛魔枪和他对战,此人必输无疑,但是很有潜力,再过几年,看他是否能够突破,到时候,可堪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