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1326章 有人踢山门

  昆仑山,一轮骄阳普照大地,万物从晨光中醒来。

  玄门阶梯,共一千六百九十九阶,九九之极为尊,敬天而去一,八十阶藏于天地桥下,八根巨大的锁链下方,是熊熊燃烧的地心火焰,云端对面的山峰,有九天瀑布倾泻而下,风起云涌,阶梯上云雾弥漫,宛若仙境。

  山门大开,两头古老的狮子眺望远方。

  香炉之中,三只丈九长的巨大红香袅袅青烟,数十匹红布鼎敬在山门牌匾上。

  当霞光上升到一定高度之后,玄门的山门犹如悬壶倒济,树影匆匆。

  悠扬的钟声缓缓敲响,回荡在昆仑山中。

  陈帆穿着一身长袖素衣,平平无奇,却是当年玄门道徒的修行衣。

  左右两旁,分别是李梅,蔷薇,玫瑰,牡丹,水仙,绿莲,胡香儿,桃花,南宫红并没有出现在山门口,她以嘉宾的形式,坐在一旁的观礼席上。

  天地桥外,早已有不少人聚集,他们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玄二和玄十各自归位,运转守山大阵,玄一留在山门口兼任礼唱师。

  所谓的观礼,不过是陈帆剪下了匾上的红布簪花,一种简单不过的形式。

  但是,它宣示的,是重新回到隐门行里当中。

  无论同意的,反对的,都无法阻止。

  “吉时到!”

  玄一从喉咙里发出的沙哑声音此时反倒显得有几分庄重和悠长。

  一阵清风吹来,天地桥上忽然出现出现一面令旗,只见一名光足红发大汉单手扬旗,嗒嗒嗒的奔走在铁链上面。

  “大胆,没有五长老令,竟敢私开山门,吾乃隐门长老会监察长老带常山!!”

  红发大汉的声音充满狂傲,双手一挥,那手上的令旗嗖的一下飞出去,竟是穿过高高的阶梯,插在牌匾上。

  “嚯!”

  天地桥外,最先聚集的雪峰众修士,一片唏嘘起哄。

  他们这些人当中,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曾经,他们或许受过陈帆一点点的恩惠,在灵井旁边修炼,但是,随着玄门山门大开,那一口灵井,已然没有灵气溢出,而玄门洞天之中,灵气充盈,可想而知。

  “哈哈哈!”

  带长山一旗插山,扬天狂笑起来。

  “开山门,你以为是过家家呢,谁给你的胆子!”

  陈帆与众女皆是一动不动,等下方开始鼓噪起来,他才真气灌注,淡淡地道:“这么正式的观礼,的确应该隆重一些,带长老,用你的头来祭天你以为如何?”

  “嗯?哈哈哈……老子纵横天下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

  带长山一脸狂笑,金丹期的修为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他此番来,就是受人所托,前来砸场子的。

  陈帆反手一招,那令旗一下出现在他手上,他把玩着所谓的令旗,声音如洪,“哦,这样啊,那明年你坟头的应该有三尺高了。”

  “嗖!”

  陈帆手上的令旗消失得无影无踪。

  阶梯上划过一抹红。

  带长山的头颅毫无征兆的飞了起来,他的身体坠入熔岩之中,头颅被令旗扎在铁桥的栓口上。

  滴哒!

  滴哒!

  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中忽然传出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怎么死的?”

  “被秒杀的!”

  “他可是金丹期修士啊。”

  不少人开始抬头,他们在仰视通往玄门的阶梯。

  现在他们明白过来,所谓的观礼,不是大家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而是赤果果的摆擂,对付那些反对的人。

  “这下有热闹看了。”

  对于隐门修士来说,这样别开生面的开山门,反倒有趣得多。“”

  “呵呵,当年悬壶济世的玄门,沦为了杀人之地了吗?”

  一道沙哑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人群中自动让开一条路,只见一名衣衫破旧的老者杵着柺杖出现在铁桥旁边,他将柺杖一挥,把那头颅掀进下方的熔岩当中,他抬头,露出一张虎豹模样的奇特之脸。

  “嘶,怎么是他?龙豹山庄的庄主?”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老者的来历,一个个皆是连连后退,离老头远远的,仿佛老者比虎豹还要可怕一般。

  “龙豹山庄?没听说过,不过他的脸和眼睛,真可怕!”

  也有不知来历的人低声问询。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听说过龙豹山庄的人,都被生生的吞血吃肉了,据说龙豹山庄的人修的是一门野驯蛮法,能变龙化虎,每一次变化,都要以人心为食,保持神智不灭。”

  “此人有金丹中期的修为,成名几十年,那不是食人无数?”

  不少人面色惨白,又离得远一些。

  众人议论间,却见老者将柺杖提起来,一滴血从柺杖中流入他的嘴中!

  他竟是把刚才头颅中的精血榨出来当食物!

  场面及其血腥。

  龙豹庄主嘴角带血,抬头盯着上方的陈帆,“嗷嗷,听说玄门自诩悬壶济世,老夫身受野蛮之力的苦,旦旦而食人,如今山门再开,老夫龙豹山庄庄主,特来求药,若治好老夫,玄门这山,自然开得,如若不然,老夫以人为食,将人骨丢于山门之前!”

  “哦?是吗?”陈帆袖子一动,抬手指向龙豹庄主,“玄门虽然不善兽医之法,却也能救几只受伤的鸟兽,阁下禽兽不如,何必再治?早点死了好。”

  陈帆话音刚落,绿莲,蔷薇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很快,山下周遭的人也跟着笑起来,但碍于龙豹庄主的凶名,有的憋住笑容,满脸通红。

  “哼,黄口小儿,老夫要挖了你的心!”

  龙豹庄主怒吼一声,下一秒,他整个人竟是化作人不人兽不兽的模样,一股野蛮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实力逐渐攀升,从金丹初期瞬间暴涨到金丹中期,后期,金丹巅峰!

  “吼!”

  他的双臂一张,五指呈现爪状。

  铿!铿!铿!

  玄铁链上,星火四溢。

  龙豹庄主化作怪兽咆哮,身影腾飞,越过了熔岩之堑,四肢落在阶梯上,奔跑如影!

  众女笑容一收,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掌门!”玄一一脸震惊,“要不要动用守山阵?”

  陈帆摆了摆手,任由对方攀梯而上,淡淡地对李梅道:“说起来,咱们认识的那位雪狼之子,比起这家伙来,倒要和善多了。”

  李梅指尖有毒气涌动,做出戒备姿势,“小心,对方狂暴了。”

  陈帆手上多了一根银针,屈指一弹,银针划破长空,刺进对方的眉心,狂暴的龙豹庄主眼中狂暴之气更浓,阶梯上出现锯齿脚印。

  他张牙舞爪的挥出手,朝陈帆抓来。

  但他的手离陈帆还有很长的距离,一身的力量迅速退去,身体内传出阵阵雷吼之音,几种不同颜色的鲜血吐出来。

  “血契剥离法?不!”

  老者不甘地吼一声,身体一栽,噗通噗通的滚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