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三千四百八十一章 这是我的战争

第三千四百八十一章 这是我的战争

  银狼米歇尔离开之后,林锐回到了住处,佣兵们的欢呼几乎掀起一阵暴动。

  “干得漂亮,老大。”人高马大的艾泽利将一罐啤酒抛给他。

  “你们没看到,那个k先生那个怂货,看着办公桌上的一箱子化学炮弹,脸上的表情可真够精彩的。”谢尔盖大笑着道,“这是我最过瘾的一次。”

  林锐沉默地打开了手里的啤酒罐,举起来道,“这是为了我们死去的弟兄们,也是为了我们。但发脾气不是我的初衷。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控制局面,也许任务能够完成,那几个弟兄们也许能够活下来。”

  佣兵们沉默了。

  谢尔盖挤进来,抱着林锐的肩膀道,“老大,放松一点。这是作战行动,不可能没有伤亡。弟兄们也都不容易,他们不是不感到难过。只是我们都一样,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我们能做的只有及时行乐,忘掉那些惨痛的事,否则我们会活不下去的。”

  “我明白。告诉弟兄们别喝太多,这段时间不太平。”林锐点点头。

  他转身走到了房间外面,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着烟。他身后的房间里,雇佣兵们在喝酒狂欢,几个佣兵凑在一起扳手腕,赌输赢,发出的吼声像是一群非洲野狗,但野狗的吼叫也没有他们放荡。林锐站在阳台上突然感觉到一阵悲哀,也许有一天自己和这些喝酒狂欢的弟兄们,也会在战场上殒命。

  没人记得他们做过什么,他们的人生在进入佣兵组织的时候就成为了一片空白。生命如此直接地被摆上了天平,去称量足够的财富,这就是佣兵的宿命。

  一只手放在了林锐的肩头,使得他抽烟的手变得有一些颤抖。

  叶莲娜在他的身后靠着他,低声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疲倦。”林锐低声道。

  “我还以为你是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人。”叶莲娜轻笑道。

  “没有人会不知疲倦。我只是比较好面子,不想表现出来而已。”林锐转头看看她,又看看身后的房间里。“今天怎么没喝两杯?”

  “喝过了。”叶莲娜低声道,“放松一点林锐,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北欧传说么?”

  “什么传说?”林锐愣了愣道。

  “英灵殿和瓦尔基里的传说。以勇敢为无上之美德,以战死为无上之光荣的北欧人,因而视奥丁为胜利及战争之神。北欧人以为每逢人间有战争的时候,奥丁就派遣他的侍女瓦尔基莉们到战场上去,从战死的勇士中挑选一半,背在她们的快马上,从虹桥碧佛洛斯特进入那瓦尔哈拉宫殿。

  在瓦尔哈拉宫中,又有盛筵飨待那些被接引上天的战死者,美貌的瓦尔基莉们此时也穿着纯白的长衣,殷勤地为勇士们劝觞。这些瓦尔基莉们,一般据说是九个,以大杯盛美味的神羊乳,大盘盛野猪肉,请勇士们放量饮啖。

  勇士们醉饱之后,又常在宫外的旷野上战斗,直至战死,日落后复生。在那里,美丽的瓦尔基莉们又在侍侯,将大斗里的神羊乳倾在各个勇士的心爱的杯子里,这杯子是用他们仇敌的头盖骨做成的。就是这样天天饮宴比武,白天战斗至死,夜晚复生宴饮。勇士们在瓦尔哈拉宫中训练,他们是诸神的劲旅,将在诸神的黄昏时与神一起并肩战斗。”叶莲娜低声道,“这个故事是小时候,我父亲跟我说的。”

  “很传奇的北欧神话。”林锐低声道。

  “但也是我们现在的真实写照。”叶莲娜低声道,“我们战斗,在任务活下来之后狂欢,直至我们在某次任务之中死亡。”

  林锐沉默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缓缓开口道,“我似乎不喜欢。”

  “那是因为你的内心依然是个战士,而不是佣兵。”叶莲娜摇头道,“所以你会考虑太多。也正因为你考虑得多,所以你才会成为一个好老大。”

  “兄弟们的命都在肩上背着,不考虑周全怎么行?”林锐摇摇头,“不说这些了,里面的弟兄们怎么样?”

  “你给死去的弟兄们出头,大家都很兴奋,不过大家也都清楚,这样一来我们恐怕是得罪那个k了。”叶莲娜摇头道,“我还是觉得你可能太冲动了。”

  “这不是冲动,这是经过我仔细考虑之后的结果。”林锐摇头道,“在分析了所有的利弊关系之后,我才决定这样做的。”

  叶莲娜沉默了一会儿,展颜一笑道,“不提这些了,我出来找你是因为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林锐转头道。

  “你猜猜看?”叶莲娜抱着他的肩膀坐在他腿上,看着他道。

  林锐苦笑道,“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是猜不出来。”

  “上周,我把之前赚的钱全花了。”叶莲娜看着他道。

  “什么?你疯了?”林锐吃惊地道。

  “没疯,我入行比你还早。虽然我花销也不小,但总算还是有些积蓄。之前我一直在用手里的钱让安吉尔给我做一些投资,也赚了一点。上周,我让龙夫人帮我在德州买了一个农场。”叶莲娜微笑着道,“在休斯顿和哥伦布市之间,一个不错的农场,还有一个建于一百多年前的老房子。昨天龙夫人的律师帮我办完了所有手续。”

  “这么说你现在是地主婆了。”林锐揶揄道,他不确定叶莲娜是否能听懂这个词,因为他发现叶莲娜很开心,快乐的像一个孩子。

  “我们不可能永远当佣兵,也许有一天我们会退休,或许那里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叶莲娜低声道。

  “花了你所有积蓄?”林锐看着她道,“我还以为你会愿意回俄罗斯生活。”

  “我只想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自由的生活。”叶莲娜靠着他道。

  林锐点点头,“好地方,好想法。不过还是得面对现实,我们未必能活到那一天。”

  “我知道,也许我们会等不到退休那一天,但是,人总得有信仰。”叶莲娜转过头道,“我们是雇佣兵,但我需要一个为此而战的目标,来说服自己这是我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