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大人物小人物?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大人物小人物?

  “你这是...做什么?”看到这景象,苏皖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连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了。

  但听白衣玉的嘴里发出急促而沉重的声音:“属下罪该万死,怠慢了使臣大人,还请使臣大人恕罪!”

  说完,人再度将脑袋磕在了地上。

  这完全是诚惶诚恐,敬畏到了极点的表现啊!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说...他真的是对白夜感到极度的害怕?

  可这般强大的人...为何会如此畏惧白夜?

  “你...你起来吧,事情过去了就算了,我...我不会责怪你的...”苏皖雪吐了口浊气,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尽管她从没有接受过这种级别的存在的跪拜。

  “多谢大人。”白衣玉说道,旋而手掌一翻,捧出一个锦盒,递了过去:“此乃万坤神玉,使臣大人修炼时佩戴此物可事半功倍,属下斗胆进献于大人。”

  “什么?万...万坤神玉?”

  苏皖雪小嘴大张,人怔怔的注视着那盒子半天,良久回不过神来。

  她曾记得仙主说过,圣仙域寒冰山上曾出产过两块宝玉,这两块宝玉皆是绝世珍宝,一块可使得自己的魂法招式的能力大幅度提升,可让自己的火焰更加的炙热,寒气更加的冰寒,剑气更加的锋利,刀气更为的霸道,而另外一块,则可大幅度增幅自己的修炼速度。

  因为这两块宝玉,寒冰山曾在一段时间内极为的混乱,各方窥玉之人连绵不绝。

  后两块宝玉全部下落不明,寒冰山这才稍微平静下来。

  只是苏皖雪万没想到,今时今日,白衣玉这位寒冰山的主人...居然掏出了这块宝玉,还把它进献给自己。

  我是在做梦吗?

  苏皖雪扶着额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说话依然有些结巴:“白衣玉大人...你...你真的要把这个东西给我?”

  “是的。”白衣玉忙道:“只要使臣大人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天君大人...就可以了...”

  听到这,苏皖雪恍然大悟。

  难怪白衣玉如此诚惶诚恐,甚至还进献至宝,原来他是害怕白夜。

  可是...白夜怎有那么大的能耐?竟然能让他如此诚惶诚恐?他这种级别的存在,若是要走,白夜即便有死龙剑又岂能奈何的了他?

  然而苏皖雪并不知道,白衣玉服用了白夜给予的丹药,性命早就被白夜所掌控,逃,只是死!

  面对这样的诱惑,苏皖雪到底不是圣人。

  她思绪了片刻,终归还是伸出手接过那锦盒,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好,我收下了,就当是补偿我之前那些‘孝敬’你那几个弟子的损失吧。”

  “多谢大人!”白衣玉急忙再度拜首。

  “不必谢我,你快些准备吧,我要去通知其他人了。”

  苏皖雪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恭送大人!”

  白衣玉再度作礼。

  离开寒冰山,苏皖雪还处于如梦似幻的情绪之中。

  她看了眼手中的锦盒,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白夜...到底是什么人?”

  苏皖雪默默呢喃。

  离开寒冰山后,苏皖雪倒也学聪明了,不再报墨清冰玉的名头,而是直接掏出令牌,说明是夜天君的使臣。

  前前后后也不过一日的功夫,苏皖雪便将白夜给予她的名单跑了个遍。

  待回到玉楼时,她的储物戒指里已经装满了各种奇珍异宝。

  玉楼顶层。

  “都通知了?”

  “通知了。”苏皖雪显得有些激动,倏然,人又想到了什么,从储物戒指里翻出一大堆奇珍异宝。

  “这些都是你那些自称属下的人进献给你的宝贝...”

  “哦?”

  白夜扫了一眼,淡淡一笑:“这些东西对你有不少帮助,就给你吧!”

  “给我?”

  “对,当是给你的辛苦费了。”

  “可是...这些可都是...不得了的宝贝啊?”苏皖雪嗓音沙哑。

  “没关系,你拿着。”白夜挥了挥手,并不是很在意。

  苏皖雪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那好,我就不客气了,到时候你要是反悔了,倒也能来找我要。”

  “好!”

  白夜笑了笑,旋而起身,朝外头行去。

  “白公子,你去哪?”苏皖雪忙问。

  “当然是去黑阳山。时间差不多了...”

  ......

  ......

  黑阳山地处圣仙域的边缘地带,这里雄山遍布,山体延绵,山体的下方又有大量云雾缭绕,以至于每一座山皆如神山一般,让人心生崇敬之感。

  不过今日的黑阳山比起往常而言,显然要热闹的多。

  康庄大道上可以看到不少拉着各种稀奇珍宝的异兽,除此之外,部分穿着得体的魂者们正在朝黑阳山上进发。

  天上也能看到零星气息深沉的身影。

  不过到了黑阳山,但凡能飞的,那都是不得了的大能,可不是寻常魂者能比的,寻常魂者敢在这里乱飞,只怕数息的功夫就得被黑阳山的人打下来。

  “诶?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啊?怎么黑阳山来了这么多客人?”

  一名路过黑阳山的魂者满脸好奇,揪住一名刚准备进山的客人问道。

  那客人甚是不悦,不过看到这魂者实力不俗,只能按耐住心头的怒火,哼了一声道:“你不知道啊?今儿个是黑阳山的大公子生日,这些人都是来给黑阳公子庆生的呢!”

  “原来如此。”那人恍然,旋而微微一笑:“这么说来,可以进去讨杯水酒了?”

  “讨杯水酒可以,不过得备上厚礼!否则谁理睬你?”那客人扫视了下魂者,见其一身平平无奇的法宝,鼻腔里冒出一记轻哼,一甩手便朝里面走去。

  只是。

  从黑阳山外看似热闹非凡,但上了山,氛围也只能说是普普通通。

  来的客人并不算少,但年轻人居多,即便有年长的,身份实力也算不得高明。

  他们大多数都是希望能通过黑阳公子这根线去搭上黑阳天君,好与黑阳山建立好关系。

  所以这场宴席,黑阳天君已经提前与黑阳公子说过了,让他自己去应付,黑阳天君何等人物,可没时间去接见这些阿猫阿狗。

  黑阳公子苦涩一笑,也只能应是。

  “张怀大人到!”

  “李梦枕大人到!”

  “三虚真人到!”

  “连二爷到!”

  ....

  门口传来一记记高呼声。

  正在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们说着话的黑阳公子闻声,立刻迎了上去。

  “哎呀呀,公子,好久不见了!”

  “李兄、张兄,来来来,里边请!”

  “哈哈,公子客气了,不必招呼我们!我们很随意的!”

  “呵呵,那就好,有什么需求,直接开口!”

  黑阳公子笑了笑,侧首对着自己的弟弟道:“正阳,你去陪李兄、张兄喝一杯。”

  “好的大哥。”年轻稚嫩的魂者点点头,便朝这边走来。

  黑阳公子又朝门口行去。

  宴厅熙熙攘攘,沸腾不止。

  “哥,今天会不会有什么大人物到啊?”后面一名少女小心的问。

  “大人物?”黑阳公子微微一怔,踟蹰了下摇摇头:“若是那位大人不来的话,可能就没什么大人物到场了!”

  “那位大人?”少女一头雾水。

  但就在这时,一记轻笑声从门口传来。

  “小丫头,你以为你哥是第一公子御起灵吗?还大人物?这不过是些小人物巴结你哥跟你爹的小聚会,那些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可没兴趣来这掺和!”

  这话落地,黑阳公子这边的人齐刷刷的朝门口望去。

  却见门口走来几个人,而为首之人,正是一名面色如玉手握折扇的翩翩公子。

  公子脸上含笑,剑眉星目,面色如玉,生的俊俏不说,连气质都是无与伦比的尊贵奢华。

  “是吴莫!!”

  有人认出了来人。

  “这个家伙怎么来了?”

  “他不是跟黑阳公子一向不对路吗?难不成还是跑来为黑阳公子庆生的?”

  “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呐!”

  “不过这个吴莫好生狂妄,小人物?这是看不起我们吗?”

  “真是可恶!”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倒是那叫吴莫的公子轻轻一笑:“你们不要搞错了,我可不是特意来给这家伙庆生的,只是我父亲今日有事要来找黑阳天君前辈商榷,我顺道一起过来,闲来无事,便来这喝杯酒了,我想以黑阳公子的胸怀,应该不会小气到连被酒水都舍不得吧?”

  这话落下,黑阳公子周围的人是勃然大怒。

  又说不是来为黑阳公子庆生,又要讨杯酒...这摆明了就是看不起黑阳公子啊。

  不过黑阳公子没有发怒,他深吸了口气,冷冷道:“你要喝的话,那就请自便吧,不过我得告诉你一声,如果有谁在这里胡来,我会打断他的双腿,把他丢出去!”

  “呵呵。”

  吴莫眯了眯眼,也不答话,领着人转身朝旁边的酒桌行去...

  现场的氛围随着吴莫的到来而变得古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