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清炖鸡孚

  洪姐这话一说,病房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洪姐被这安静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禁不住再次解释起来。

  “是这样的,阮姑娘这病它会让人没胃口,就是山珍海味的也吃不下,所以这位袁老板要求的全部吃完恐怕会有些困难。”洪姐认真的说道。

  洪姐显然是认为袁州和殷雅不了解阮小青的病,这才这么解释的。

  这样既没有透露阮小青的病症又很好的保留的袁州的面子,可以说是很好了。

  “洪姐您别担心,袁老板和别人不一样。”凌宏首先出声道。

  “是的,洪姐别担心,我很期待袁老板做的菜。”阮小青也小声道。

  “可是阮姑娘你刚刚还说嘴里发苦发酸,你可别强吃,你才好一点呢。”洪姐有些着急的说道。

  是的,要知道就在凌宏下去接袁州和殷雅的时候,阮小青才让洪姐给她接水漱口,就是因为长期输液吃药导致的嘴里发苦发酸。

  洪姐这是怕阮小青抹不开面子才这么说,不由着急道。

  “没事,袁老板不一样的。”阮小青摇头道。

  “行吧,那我看着你。”洪姐看了看凌宏的脸,又看了看阮小青坚定的脸,只能道。

  “好,那洪姐一会可别馋的流口水。”阮小青开玩笑道。

  “那不会,我怎么会馋你的东西吃。”洪姐严肃的摇头。

  “我来给你升桌子。”凌宏立刻过来道。

  而这时候全程没说话的袁州开口道:“慢慢吃。”

  说完后把食客递给了殷雅,殷雅上前拆开食客开始摆放了起来。

  是的,袁州和殷雅并不在意洪姐的言论。

  首先这是洪姐作为一个专业护工的职责,所以她会说这些是为了阮小青好,其次袁州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明星,退一万步说,即使是世界级的明星,也有人不认识,何况是厨师。

  所以不认识他是袁州袁大厨有什么问题?

  要知道洪姐可是一线护工,常常呆的是病房,护理的还是重症病人,哪里有时间认识其他的人或事。

  所以,袁州对此并不在意,而让殷雅拆食盒就更简单了,这是来之前就说好的。

  袁州拿出的食盒是系统提供的制式食盒,也就是和殷雅天天带去上班的食盒一样,只是这个食盒上面没有花纹图案,不像殷雅的那样精美。

  这个食盒就是整体红棕色,看着美观大方,仅此而已。

  殷雅熟练的拆开食盒,这还是密闭的餐食才呈现在众人眼前,最大的盒子里做成了圆柱形汤碗的形式,里面盛着清汤,稍小一些的是一个碗,比之店里制式的饭碗还要小一些,里面是大半碗的清粥。

  另外还有一个小碟子,上面装着红白玉般的腌萝卜,色泽亮丽而漂亮。

  随着这是食物的拆开,一股属于餐食的香味漫漫的弥漫开来。

  这让紧紧盯着的洪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瞬间她就意识到自己的职业起来,抬头观察起阮小青的表情。

  要知道有时候普通人闻着香气十足的东西,但病人却闻之欲呕,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洪姐一看阮小青的表情就略略放下心,因为阮小青正一脸期待的看着面前的餐食。

  “能吃下些最好,这吃药哪有吃饭好。”洪姐心里念叨,但也认真的观察着。

  “这是苏菜清炖鸡孚、米粥和腌萝卜。”袁州简单的介绍道。

  “谢谢袁老板。”阮小青道。

  “不客气,记住我的规矩吃完就行。”袁州道。

  “是,我肯定会的,好香呢。”阮小青点了点头。

  “吃吧,这汤熬了很久,适合补身体。”殷雅把碗筷也一并摆好了,然后道。

  “谢谢殷雅姐。”阮小青再次道谢道。

  “不用客气的,你快点好就行。”殷雅笑道。

  “我会的。”阮小青点了点头,然后缓慢的伸出纤细的手搭上面前的小桌准备拿筷子。

  “阮姑娘要不我来喂你吧。”洪姐出声道。

  毕竟阮小青今天中午才醒过来,其实身上并没有什么力气,就是起身都是靠搀扶的,所以洪姐才这样说。

  而一旁的凌宏只是担心的看着,并没有提出帮忙,因为他知道阮小青想自己吃饭。

  “不用,我可以自己来的。”果然阮小青摇头拒绝了。

  “那行,要是有事阮姑娘你说。”洪姐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嗯。”阮小青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拿起勺子,平稳住手这才浅浅的舀了点茶色的清汤喂进嘴里。

  阮小青醒过来就已经漱口好几次,但由于输液的时间太长,嘴里一直是发酸发苦的。

  哪怕对于袁州的再信任,阮小青也没想过她能第一口就吃出味道来,毕竟她在开始闻着香味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勾起太大的胃口。

  但倒也没有想要呕吐反胃的感觉,因为长期的病症有点破坏了她的嗅觉和味觉,这是阮小青自己知道的。

  只是这清汤一入口,什么味道阮小青不知道,但却一下子冲开了她嘴里的苦涩味道,让口腔里一下子轻松起来。

  “唔。”阮小青忍不住轻嗯了一声。

  这让紧紧盯着她的洪姐紧张不已,还忍不住责怪的看了眼凌宏,她这是担心阮小青不适应呢。

  但凌宏却心里微微放下了心,因为阮小青又接着开始舀汤了。

  再次喝了口浅茶色的汤水,依然没有什么味道,但却让阮小青的嘴里更加清新起来,闻着香味有了种淡淡饥饿的感觉。

  这让阮小青更加迫不及待的舀起第三口清汤喂进嘴里。

  就是这次阮小青才尝到了这清炖鸡孚的味道。

  汤色为浅茶色,喝起来也清淡之极,但却有种鲜美清新的味道萦绕在嘴里,吞咽到喉咙的时候又顺滑无比,一点点的肉腥味都没有,反而带着清爽的感觉。

  低头一看,阮小青才发现这道菜的表面一点油花都没有,就只有白玉般的玉团子,和无比翠绿的菜心,加上浅茶色透明的清汤。

  这时候阮小青的食欲才开始一点一滴的蔓延到大脑,让她有种想要吃的欲望,即使是外卖,水准也丝毫没有下跌。

  “我突然觉得好饿。”阮小青轻声道。

  “饿了就多吃点,我问过赫伯特博士你可以吃的。”凌宏忍着心里的激动,先是感激的看了眼袁州,这才温柔道。

  “嗯。”阮小青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筷子开吃了。

  看着阮小青开吃,凌宏这才彻底的安心,而一旁的洪姐早就看的目瞪口呆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胰腺癌晚期能吃饭,还吃的这么开心的病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