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最后是粤菜!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最后是粤菜!

  乌海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两撇小胡子打理的整整齐齐乌黑油亮,看着很是人模人样的,至少看不出一点在店里无赖抢食的样子。火然文www.ranwena`com

  “袁老板。”乌海直接不顾身上定做唐装的精细料子,开口后就趴隔板上了。

  “没吃的,不吃晚餐,更没有夜宵。”袁州直接道。

  “……”虽然被堵住了话,但乌海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显然不是!

  乌海顿了顿继续开口:“我是来问问明天就最后一天了,要不要我帮忙,我什么都能做。”

  说着还鼓鼓肌肉,表示自己有力气,乌海那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要不是知道他德行,袁州差点就当真了。

  “不用帮忙。”袁州接着道:“帮忙你也不能偷吃,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摄像头。”

  “好吧,没事了,我先走了。”乌海摸着小胡子,耷拉着肩膀,边走边哀怨的嘀咕:“好好的做什么酸的,越吃越饿。”

  对于乌海来说,袁州这做的全是酸的菜那就是开胃的,吃完他实在是饿的不行才会来。

  不然乌海还真不会在这个时间来找袁州。

  由此可见,乌兽是长大了,能够忍住在个人展上全程不抢食,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办不到的?

  乌海一走,袁州就一下子坐在椅子上休息起来,大约十分钟后按照前面说好的,殷雅送袁州回了店里。

  只是两人走到店门口,那里不光有着面汤和米饭,肉多多也在,两狗一猫都端端正正的坐在门口,并且围着一个木质的食盒。

  食盒上写着某某私家菜馆的标识。

  “这是什么?”殷雅好奇的侧头看向袁州问道。

  “乌兽送来的晚餐。”袁州一看这私房菜的名字瞬间就知道是乌海送来的。

  这个私房菜馆的东西很贵,并且实行会员制,按照郑家伟以前的说法就是乌海在他家能多吃一些饭,换言之就是这家才还不错,能入乌兽的口。

  而送来这个食盒估计是因为袁州刚刚说的不吃晚餐的事情,乌海以为他不吃晚餐,这才送来了做好的食物。

  “乌大哥人还是很好的。”殷雅笑道。

  “他还有点良心。”袁州抬头看了看对面开着的窗户,只是那里并没有人,低头袁州道:“要不要一起吃?”

  “不了,你吃了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一天呢。”殷雅摇头,她不想这个时候还要袁州花精力陪她。

  “嗯,路上小心。”袁州道。

  “我会的,你进去吧,说好是我送你回来,所以我看着你进去的。”殷雅笑了笑道。

  “好。”袁州点头,然后俯身拿起食盒的时候还对两狗一猫说了声谢谢,然后才进店去了。

  袁州拎着食盒径直去了楼上,先洗漱完换好衣服后才打开食盒吃了起来。

  食盒里的菜很简单,一荤一素一汤,袁州夹菜的手抬的很慢,也吃的很慢,大约半个多小时才吃完。

  吃完后袁州强撑着看了会书,这才歪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对于国外政要们来说,晚上的时间是漫长的。

  最后一日主题是冬,冬季用粤菜来表现。

  其实粤菜号称是商人之菜,这并不是贬义词,而是形容粤菜的发扬是由那些商人带出的风气。

  要知道广东的海外华侨数量占全国六成,因此世界各国的中菜馆多数是以粤菜为主,也就是说其他外国人对于中餐的认知一般都来自于粤菜。

  可以说粤菜是海外对中餐认知的先行者,并且在很多地方,它和法餐齐名,可以说受众非常之广了。

  并且由于粤菜发源地是经济发达的港口贸易城市的原因,粤菜早早的就兼容并蓄了西餐的一些做法,还由此形成了独特的菜品。

  袁州早先先得到了东江菜,由此还加深了对苏东坡的认识,毕竟他可是一个人撑起了东江菜的人物。

  有了这个打底,在袁州得到粤菜的时候,袁州学起来可以说是事半功倍的,而最后一天的厨艺展袁州准备的正是讲究气势与档次的粤菜。

  最后一天,袁州比之前两天还早了半个小时就开始往宴会厅那里走去。

  当然一开门首先看到的还是拿群记者。

  “辛苦了。”袁州道。

  拍摄的记者们纷纷摇头表示不辛苦,说起来这次确实是辛苦的,但最辛苦的不是熬夜剪片子这些,而是正式开始后那满宴会厅香味缭绕口水流之不尽,那时候才叫辛苦。

  是以,这些拍摄的摄影机和记者们早早决定了等工作结束一定要来袁州小店吃一顿了。

  有了这样的决定,大家在拍摄的时候才觉得好过一些。

  三点半的蓉城天都还没亮,黑沉沉的天空,一丝带着热气的风吹拂而来。

  袁州穿着显示冬季的汉服,这次衣摆和领口秀的雪花和淡淡的残荷纹路了。

  深青的颜色穿在袁州身上格外的板正严肃。

  和往常一样,袁州走进众武警官兵把守的宴会厅,程技师一如既往的站在那里等着。

  “师傅早。”程技师精神满满的道。

  “嗯,早。”袁州点了点头,直接走进厨房开始洗手准备食材了。

  袁州这次首先准备的不是食材,而是直接开始做起了早饭。

  显然,这个顺序和前几天的不同,但程技师也只是认真看着,而不会出声。

  安静这是程技师在袁州这里养成的第一个习惯,换句话说那就是师傅做什么都是对的。

  很快早餐基本做好,直接把它们放进了五个蒸锅里开始蒸制起来,虽然这次也是蒸制的,但这次蒸的方式却不同。

  袁州先用大蒸笼放置在蒸锅上,然后再把一份份巴掌大的蒸笼放在大蒸笼里,接着才开始上汽蒸制。

  袁州把火调到小火慢慢的开始烧水,然后他就揭开了一块黑色目标盖住的地方。

  “哗啦”幕布被揭开,里面露出了绿油油白生生的一大片菜芽。

  “绿豆芽?”程技师心里一惊,好奇的看向袁州。

  “说起来我这好像是第一次见师傅处理豆芽。”程技师这样想着,脸上表情也认真起来。

  现在时间还在,将将七点,这时候的宴会厅只有袁州、程技师和刚刚走进来的殷雅。

  插一句话,殷雅这四天也是天天一套汉服,并且这汉服还是和袁州配套的。

  比如今天她穿的就是白绿相间的齐胸襦裙,襦裙的胸口和下摆绣着被雪覆盖的荷塘。

  画面很萧瑟,但配合清新的颜色却看起来有了几分清冷,常常的乌发被殷雅用袁州送她的黄花梨木簪子绾起,看起来很是秀丽而漂亮。

  殷雅进门的时候袁州正好在揭幕布,是以她就没出声,安静的站在一旁陪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