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川菜的味

  丁国震一走,殷雅就转身往宴会厅里面走去。

  就在殷雅往只剩袁州的宴会厅走的时候,袁州突然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踏踏踏”殷雅加快脚步往前跑去,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累?”

  这一整天高强度的工作,自然是无比辛苦的,袁州也是看没人了才这样坐下的。

  “没事。”袁州摇头,然后微微弯腰从坐着的下面柜子摸出了一个保温杯递给殷雅。

  “喝点吧,你声音都哑了。”袁州道。

  “好的。”殷雅脸色微红,心里很暖的接过了袁州的保温杯。

  “一会我送你回去,这里招妹会让人来收拾的。”袁州看殷雅喝了两口润喉的茶,这才开口。

  “不用了,你太累的,今天不准送我回去。”殷雅摇头。

  “你也很累。”袁州固执的摇头。

  殷雅知道袁州的脾气,他一旦决定很难改变,脾气比牛还倔强,但显然殷雅早就知道这点,并且有对付的办法。

  只见殷雅突然倾身,身体越过开放式厨房的隔板,上半身倾向袁州蜻蜓点水般的在袁州侧脸应下一吻。

  “听我的好不好。”殷雅的声音因为今天整天说话略带沙沙的,这样低低的撒娇的时候,袁州瞬间就僵硬了。

  “好,好的。”袁州有些呆的应了一句。

  “那就我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明天还有呢。”殷雅笑着道。

  “嗯。”袁州绷着脸上,尽量不让脸红,严肃的应声。

  袁州在女朋友面前也是要面子的。

  因为殷雅的特殊小计谋的关系,最后事情就按着殷雅说的来了,袁州回到自己小店后只能上楼洗漱然后准备看书休息的。

  但却因为太累,直接拿着书就睡着了,而这时候的袁州其实连晚餐还没吃。

  袁州手拿着一本书籍,头侧靠在床头边,整个人是腿放平在床上,上半身则是靠着的,并没有躺下。

  这样别扭的姿势袁州就那么睡着了,房间的灯光微微泛着黄照在袁州的脸上。

  窗帘拉的紧紧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袁州突然惊醒。

  “睡着了?”袁州稍稍一动头,感觉脖子酸疼,伸手的同时才发现手上还拿着书。

  “看来还真的挺累的。”袁州顺势拿过床头柜边上的手机,一看时间刚刚三点。

  “这个点也差不多该起来了。”袁州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就坐起身放下书洗漱去了。

  洗漱完毕袁州和昨天一样并没有出门锻炼,而是直接在后院锻炼的。

  锻炼完毕后才堪堪四点,再次洗漱后袁州就换好衣服直接去了宴会厅。

  四点的蓉城天色已经有点蒙蒙亮了,毕竟天气热起来后太阳也勤快了许多。

  走到宴会厅的时候,门口的守卫警察有些惊讶的道:“袁主厨您这么早就来了?”

  “嗯,辛苦了,我来做准备工作的。”袁州道。

  “不辛苦,袁主厨你辛苦了。”守卫警察摇头,认真的说道。

  严格说起来守卫警察是轮班制,而袁州则是只有一个人,所以他真的觉得袁州比他们辛苦。

  “我喜欢做菜。”袁州说完,安检完毕后就进了宴会厅。

  “师傅。”袁州一进宴会厅,程技师就迎了上来。

  “你来这么早?”袁州道。

  “我知道师傅肯定会早来,我就早点过来了。”程技师摸着头憨憨的笑着。

  “我想着过来收拾收拾。”程技师接着道。

  “你最近好像瘦了。”袁州没回话,上下打量了一番程技师道。

  “真的吗?我早就想减肥了,我老婆说我太胖不健康。”程技师自然是听出袁州话里的关心了,但他只是笑呵呵这样说道。

  程技师早就知道自己瘦了,就是前两天他女儿程璎还摸着他的肚子说他瘦了,最近辛苦了。

  要知道前期的准备工作和一些接待的活程技师那是一起帮着在做的,程技师的想法很简单,自己师傅的第一场个人厨艺展他这个徒弟已经不能在厨房帮忙了,那在其他地方自然要努力做更多的事情才行。

  “嗯,明天你七点过来。”袁州道。

  “是,师傅。”程技师立刻应声。

  应完后程技师才反应过来袁州刚刚话,但他一向不会质疑自己师傅,只是心里暖暖的。

  “师傅这是怕我休息不好呢。”程技师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同时决定一会结束时候后卫生他要更加仔细,做的更好。

  时间很快过去,不到九点,大约八点左右宴会厅的人就陆陆续续坐满了。

  比昨天还早了一个小时。

  并且今天其实比起昨天的流程更加简单些,毕竟今天没有开幕仪式,和昨天不同。

  所以很快的袁州就正式宣布厨艺展今天的夏之主题川菜后,袁州就直接让侍者们端上了今天的早餐。

  早餐是每人一碗的担担面,麻辣适中,就是不能吃辣的也觉得爽口过瘾。

  在传统的菜系中,川菜被誉为百姓之菜,从这就看出川菜的受众度是非常广阔的。

  而今天袁州就彻底的展示了一番川菜的受众度,展示的正是川菜中的一菜一格,百菜百味。

  这次袁州采用的是多种味型菜品装成小格子,每格子正好一筷子的量。

  而每一格子的菜肴不但种类不同,菜品也不同,这一整天,每人足足吃了一百道的菜。

  “难怪之前看小袁雕刻这个小盒子,还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么小的盒子拿来干什么,原来是为了厨艺展。”周世杰边吃边嘀咕,声音不大,所以只有旁边的李研一听见了。

  “你这老坑,既然看见了那为什么不叫他雕大一点,雕大一点,我们不就多吃点?”李研一吹胡子瞪眼。

  周世杰一怔,对哦,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在周会长厨神的这几秒钟,政要们已经又吃了好几口了,这速度比昨天快得多。

  昨天政要们用筷子不这么熟练,但今天却非常熟练。

  “这是回酒店,找专门的人教授了?”张焱心中如此想,当然也没能说出来。

  其实没有这么复杂,不用专门找人教授,各国政要出门都是有外交部配的翻译官,然后他们昨晚回去很默契的,把翻译官叫到自己的房间。

  关起门来斗地主……不对不对是关起门来练习筷子。

  “回去应该推广一下筷子,否则太吃亏了。”印尼副总统默默的想到。

  说句太意外话,印尼虽然华人多,但主要的餐具还是西方的刀叉。

  袁州准备的厨具是筷子,每一道都让人意犹未尽,味道当中包含了川菜当中的七味甜、酸、麻、辣、苦、香、咸,和八滋:干烧、酸、辣、鱼香、干煸、怪味、椒麻。

  并且由这七味八滋演变出来的二十四种味型,如此多味型在袁州的手下一一展现,让在场的嘉宾如此如醉。

  就拿泰国王子来说,他差点没维持住风度强抢边上自己国家名厨菜盘子里的菜吃。

  毕竟菜实在是有的少,说是一筷子,实际上就是一口的事情。

  川菜的惊艳在于它的味多变而迷人,甚至是神秘,是以厨艺展的第二天,嘉宾们依旧非常满意。

  “这是chuan菜?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读音,反正我觉得chuan菜真太宏伟,我难以想象一个菜系有这么多种截然不同的口味,我要记下这个读音,感觉读音都好神奇。”

  于是乎,以后法国著名的餐饮品牌ochuan就在奥古斯特的灵光一闪间诞生了。

  o是他名字大写,然后chuan就不用解释了。

  与昨晚一致,在结束的时候还有种没吃饱的感觉。

  当然,这个感觉不足为外人道也,大家只能矜持的忍耐着回去了,不过心里自然是希望明天尽快到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