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金钱云腿

  群里经过刚刚各自的解释后,在美国那位米其林一星主厨奥弗尔的首先提问中再次热闹起来。〾菠⌒萝⌒小〾说

  秘鲁:奥代尔

  法国:安德里

  美国:奥弗尔

  说这话的是新冒出的一个主厨,他最近在领导新派高品质餐饮的事情,也是八年前的世界第一名厨,名叫亚里安德。

  这位亚里安德的话让群里沸腾起来,毕竟他给出的最高预估可是超过了近五十年来最高的评分,那就是楚枭的百分之八十七的评分,是以大家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然而他们这些没吃的就能给出不低于百分之八十三的评分,而这边吃了更能体验袁州厨艺的人给的自然就更高了,并且其中楚枭给的最高。

  “我先说我给的答案肯定是满意。”弗朗西笑眯眯的提前给出四天后的答案道。

  “能让你记得大半年的美食自然是值得你的满意的。”奥古斯特丝毫不意外弗朗西的选择。

  “那你们评估看看这位袁主厨能有多少满意度?”弗朗西说着环视了会场一圈。

  宴会厅里除了服务员之外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像他们这样围桌讨论的人,另一种其中以那位亚太经济交流会上见过的日方厨艺代表为例的团团围住那放着长长隔板的开放式厨房的人。

  确切的说都在围着看着袁州做菜,而其中尤以大石秀杰最为认真,那姿态真的是堪比程技师,没看一旁的程技师都严阵以待的死盯着大石秀杰嘛。

  “我认为能达到百分之九十。”楚枭这次第一个出声,肯定道。

  “楚你这个评分真高,如此满意度还没有人能够达到,听上去就不可思议,但我认为应该能接近百分之九十。”曼弗雷德顿了顿道,接近百分之九十,也是极高了。

  百口难调,何况个人展上不止一百张嘴。

  “我也这样觉得。”奥古斯特这次赞同了曼弗雷德的意见。

  “不,我预估的并不高,这才只是第一道菜,哦,不对这不是菜,只是一道点心。”楚枭摇头,认真的说道。

  “我不是低估,而是基于现在的一个判断,这位袁主厨没有帮厨,他只有一个人,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认为越到后来应该越没有前作好。”曼弗雷德道。

  “是的,这有点可惜。”奥古斯特点头。

  “不会,你们不懂,他不会。”楚枭摇头。

  奥古斯特和曼弗雷德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但并没有再反对楚枭的话,只是显然也不信楚枭的话。

  在他们两人心里是觉得袁州一个人做两百人的餐点是有些考虑不周的,但这都是小问题,并不影响他们对袁州的厨艺评价。

  只是这次的个人厨艺展要突破到九十,奥古斯特和曼弗雷德却觉得很困难。

  “我倒是很乐观,我觉这位袁主厨应该能拿更高的分。”弗朗西说着就想起了上次的那道神仙鸭子,瞬间口水都有些泛滥了。

  “这可不一样,上次可是有帮厨的。”曼弗雷德显然是做了功课了,摇头道。

  “没事,反正三天后就见分晓了。”弗朗西耸肩道。

  “没错,三天后就知道了,我很期待他打破记录。”奥古斯特目光灼灼的看向袁州。

  时间过的很快,特别是在和人聊天的时候,时间就过更快了,这不一下子就到了午餐时间。

  袁州午餐准备的主菜是云南金钱云腿,主食则是蒸饵块,点心是云南特色的玫瑰鲜花饼,一人一小块还是温热的,咬下去真的是像置身于玫瑰园一般。

  而饮料则搭配的也是具有云南特色的一人一小杯的酸角汁,开胃消积,口味酸甜可以说老少皆宜。

  午餐看起来就是这么简单,但实际上单单这金钱云腿就是袁州准备了许久的。

  可以说从楚枭开始说起个人厨艺展开始袁州就开始做了,虽然时间不是最佳的三年,但袁州却用其他的方式让这火腿比之历时三年的火腿风味更佳。

  而这个方法就是属于系统给的一位云南菜大师的独家秘方了。

  鲜艳的玫瑰色火腿被切成厚薄均匀入口合适的小片,在盘子里摆成了层叠重瓣玫瑰的样子,几可乱真。

  而雪白的饵块端到近前的散发着大米的清香,淡淡的温热让它入口软糯,比之吃最松软的白面包口感还要好,并且一点不黏腻,只有米粒独特的清香。

  这样的蒸饵块搭配微凉的火腿那滋味让弗朗西的盘子瞬间就见了第,这速度可以说是飞快了。。

  想来是上次在亚太经济交流会上练习出来的。

  这次也不例外,袁州稍微介绍了下这次春之主题他使用的全部是华夏菜系当中的云南菜,主食也是云南特色的饵块,主菜则是云南著名的金钱云腿,小吃也是云南曾经的贡品鲜花饼,甚至饵块的米粒都选用的是云南贡米遮放米。

  当然,周世杰厨联提供的遮放米自然是不如系统提供的极品,不过做出来的饵块也是非常软糯回甘的。

  其实遮放米现在也是国宴专用,会用来款待外宾的好米。

  是以,袁州一说这米,再加上周世杰科普的云南菜文化,泰国王子立刻就到:“这米的味道确实像我上次在京城吃的,但做法完全不同,没想到还可以这样做,非常美味。”

  说着,泰国王子还入乡随俗的给袁州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其余的各国领导也跟着点头,表示明白了。

  可以说这场袁州的个人厨艺展,袁州既展示了他高超的厨艺,也弘扬华夏多种多样的菜系文化。

  并且这是只有袁州能办到的事情,因为他是袁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