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食客的担忧

  接到陈维的邀请后三天,那位叫宗默的古董店老板也没来过,导致袁州每天睡前都会去看看那对玉瓶。

  等到第四天,距离陈维婚礼都只有三天后,这位老板才来,并且还是偷偷摸摸不在吃饭时间来的。

  来的时候袁州正好和殷雅一起喝完酒,正在搬椅子出门准备练习刀工的时候。

  袁州搬着椅子从樱虾墙景门里出来,就正好看见宗默以手捂脸的正在店里四处转悠。

  “宗老板。”袁州放下椅子招呼道。

  “啊?哦,袁老板在呢。”宗默一惊,立刻转头看向袁州。

  “一般都在。”袁州道。

  “哈哈,在就好,既然袁老板在,那我就先走了。”宗默生怕袁州把玉瓶还给他,立刻准备要走。

  “等等,宗老板你上次落下的玉瓶……”袁州叫住宗默,但话还没说完立刻被热情的宗默打断。

  “袁老板这是准备搬椅子出去练习雕刻?我来我来。”宗默二话不说,扛起袁州刚刚放下的实木椅子就快步出了店门。

  并且分毫不差的把椅子摆在了袁州平时坐的位置,可以说是很用心了。

  “……”袁州看着积极的宗默,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来这玉瓶确实是送给他的。

  “袁老板你还要搬什么不。”宗默看着袁州出来,立刻笑着问道。

  “不用。”袁州摇头。

  袁州这一拒绝,瞬间两人就沉默下来。

  “那我让罗密欧过来给你揉揉?”宗默突发奇想的指着绑在一旁,正被肉多多吓的翻肚子的二哈道。

  “咳,不用了。”袁州顺着宗默的手看过去就看见那二哈翻着奶牛花纹般的肚子,一脸讨好的冲着肉多多哈气,差点没憋住笑,只能严肃的咳嗽一声。

  “也对,袁老板是做吃食,倒是不适合揉狗。”宗默倒是很理解的点头,没强求。

  “那我就先走了?”宗默试探性的看向袁州,准备离开。

  “谢谢你的玉瓶,但是我不会收下,以后想要就自己拿回去。”袁州心里对于自己的魅力叹了口气,面上却严肃的说道。

  “那是肯定的,规矩我懂,这还是我的,就是放袁老板你店里,多谢袁老板了。”宗默立刻大喜的说道。

  “嗯,等我拿下来,你自己放。”袁州点头,然后直接转身上楼去了。

  “没问题,我肯定放个好位置不会挡着袁老板你做菜和大家吃饭的。”宗默连连点头,一脸高兴的说道。

  这次袁州没回答,不过不一会他就拿着那个木盒子下楼了,直接递给宗默,然后就自顾自坐下准备练习雕刻了。

  接过木盒的宗默很是兴奋的大跨步进店,然后目标明确的把玉瓶摆到了那幅壁画荷花菜单下的挂壁花架上。

  是的,自从袁州把花架的位置挪出来改成了位置后,系统就把原先的花架改成了挂壁花架,上面现在还开着漂亮的蟹爪兰呢。

  而宗默就把玉瓶直接一边一个摆在花架上了,别说这棕色油亮的花架上摆着样子温润的古玉花瓶还挺搭配的。

  “这位置不错。”宗默喜滋滋的收起盒子就出门了。

  “慢走。”袁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然后继续雕刻。

  “好的,袁老板不必挂心,要是这瓶子不小心倒了,留着我收拾,我再换一对就行。”宗默大气的接着道:“我那别的不多,这种小摆件还是挺多的。”

  “不会。”袁州肯定道。

  “嘿嘿,谢谢袁老板。”宗默笑了笑,然后上去牵狗去了。

  就这样,袁州小店继乌海的千万画作后,再次多了一些时不时就增加的一些古董小摆件,价值从几十万到几万的都有,甚至随着宗默也把这里当做食堂后,这类东西就更多了。

  到后来袁州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因为宗默不光摆,他还自己来保养,可以说是很用心在打扮袁州小店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袁州正一脸紧张的随着陈维在迎亲。

  今天就是陈维订好的他结婚的日子,而且店里相熟的食客们都来了。

  一大早的袁州就穿好早就送到的伴郎西服,然后直接去了陈维那里等着今早的迎亲。

  同时婉姐为了保持神秘感,袁州是不知道今天殷雅穿什么伴娘服的,这就让现在的袁州更加紧张了。

  毕竟袁州这当伴郎那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还好陈维结婚的地点不远。

  算起来其实接亲和迎亲都在同一个小区举行,这个小区就是吴云贵刚刚修好的,位于桃溪路后的这个小区。

  婉姐和陈维各有一套房子,现在就是从婉姐家里把婉姐迎去陈维新买的房子里去。

  而现在他们正在负责叫门。

  “叩叩”袁州上前礼貌的扣门,然后开口:“请开门,我们来迎亲了。”

  袁州说的一板一眼的,里面的人听的倒是有些想笑,毕竟像袁州这么严肃迎亲的还是少数。

  还好,里面负责开门的是殷雅,她是不可能会为难袁州的,只是叫上新郎回答了几个问题就准备开门了。

  就在袁州这边热热闹闹举行婚礼的时候,另一边袁州小店门口那里确实爆发了巨大的讨论。

  因为除了相熟的知道陈维结婚的食客外,还有许多食客不知道的一大早跑来吃早餐,却看到了那熟悉的万恶的A4纸。

  “当伴郎请假一天?我攒了半个月的早餐钱,准备来奢侈一把的,袁老板居然请假的,我也太不幸了。”有食客哀叹道。

  “哎,虽然我知道袁老板超级勤快,很少请假,但吃不到早餐我也很难受啊。”

  “谁说不是呢?谁结婚请了袁老板当伴郎啊?说起来今天乌门檐不在,该不会是他吧?”说这话的食客,说道最后都一脸惊悚了。

  “想太多了,听说是陈维和婉姐结婚。”有知情食客爆料道。

  “婉姐?我女神居然结婚了?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有个带眼镜的年轻男人捂着心口一脸戏精的说道。

  “我说你们就没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吗?”说这话的是熊孩子。

  由于之前的一些事,让食客们知道,这个熊孩子与众不同,和外面调皮捣蛋的不同。

  是以,熊孩子一开口,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他,等着他接着说。

  “今天是陈维叔叔结婚,也就请假一天,据我所知袁州叔叔亲自介绍过他也有女朋友了,而袁州叔叔将来肯定要结婚的。”

  “结婚就需要拍婚纱照,度蜜月,等等这一系列下来,你们觉得袁州叔叔会请多久的假?”熊孩子一脸轻松的问。

  熊孩子是轻松,但这问题在食客们看来相当沉重。

  随着熊孩子的话音落下,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