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最贵的双手

  在地球那边,赫伯特好说歹说,才说通马尼翁的思想工作。

  “怎么了?”从声音都能听出雪伦的虚弱。

  “刚才赫伯特打电话来说,华夏有一家很好吃的餐厅,就算是生再大的病,又或是心情再不好,也能吃下去。”马尼翁道。

  “真有这么神奇的店?听起来好像是魔法。”雪伦道。

  “反正雪伦你不是一直想去东方看看吗?我们这次就先去华夏,再去岛国,就当旅游。”马尼翁道。

  雪伦点头:“好,我听你的。”

  “那我去收拾东西。”雪伦说着往卧室走。

  “亲爱的你不能太累,收拾这些东西,让安琪女士做就可以了。”马尼翁道。

  安琪是他们家的保姆。

  “我喜欢给自己丈夫收拾东西,你以前出门,东西都是我整理的,我怕以后我就没办法……”雪伦念叨着。

  “雪伦,会好的,我们会好的。”马尼翁猛的打断雪伦的话。

  “抱歉马尼翁,又影响你心情了。”雪伦一脸歉意道。

  “没关系亲爱的,去收拾吧,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东方之国共进晚餐了。”马尼翁道。

  “好的我知道。”雪伦笑了笑,回卧室开始整理两人的衣物。

  “我的这位老朋友也是有心了。”马尼翁看着雪伦消瘦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其实能够让胰腺癌晚期病人有胃口的店铺,马尼翁根本不相信。

  要知道为了让雪伦多吃点东西,马尼翁前不久花了很大的功夫,请奥古斯特先生做了一顿饭。

  作为法餐界的前辈,MOF的获得者,奥古斯特早就已经不做东西了,马尼翁可以说真的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要知道当时雪伦小时候的心愿,就是吃到奥古斯特的料理,如此情况下,那晚雪伦也没吃多少东西。

  马尼翁不认为,有谁能比奥古斯特先生,更能让雪伦有食欲。

  在地球这一边,两个地方有时差,袁州刚和殷雅煲了半小时的电话粥。

  以前,袁州觉得,有什么事情,值得打电话说半小时,浪不浪费时间,有这个时间打电话,不如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现在——真香!

  “袁主厨,有件事,要麻烦你。”

  今个儿一大早,在店里早餐结束,曹知蜀就找到了袁州,恭恭敬敬很有礼貌的开口了。

  “曹主厨有什么事?”袁州觉得厨师之间说话,就应该开门见山,又不是商人之间,不需要弯弯绕绕。

  “不知道有没有幸,下午能够邀请到袁主厨到蜀楼做客。”曹知蜀道。

  袁州没说话,等着下一句,毕竟曹知蜀也不会平白无故邀请,肯定是有缘由的。

  “上次,水煮鱼交流,很感谢袁主厨的指点,所以我们也改进了一番,今天六味水煮鱼,正式上桌,所以想请袁主厨来尝尝。”曹知蜀介绍。

  距离上次川菜示范店应该已经过去好两年了,两年时间能够将袁州的手艺吃透,并且研究出新的水煮鱼,这是很不错了。

  这个“很不错”不是反义词,作为饭店的招牌菜,你必须要主厨能够料理出来,更直白来说,不能太复杂,很多时候,不少美食只要一开饭店,或者是一做大,味道就没那么好吃了。

  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源于复杂。

  又不能复杂,又要做出袁州那样的第六味,的确是下了功夫。

  袁州问:“具有时间是?”

  “下午三点整,如果袁主厨时间上还有问题,还能往后挪。”曹知蜀立马道。

  “就三点,挺好的。”袁州道。

  “那下午见。”曹知蜀没有说要不要来接,因为有程璎这个徒孙女在,也轮不到他来接。

  邀请到袁州的曹知蜀神清气爽的离开。

  请袁州去当评委,请袁州上节目,请袁州接受专访,请袁州点评xxx等等,随着名气越大,邀请是越来越多。

  这还是周世杰都已经推了很大一部分的情况下。

  拥有相同烦恼的,还有乌海。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袁州小店吃太好,乌海的事业节节上升。

  怎么个节节上升法,前不久乌海的画作《最昂贵的双手》,画了一双手,就是这一双手,在法国拍出了一个非常高昂的价格,甚至有人说,这双手和蒙拉丽莎的微笑一样,都属于超越了时代的画作。

  蒙拉丽莎具体的真实身份,在西方争论不休,同样的乌海画中的双手,也在争论原型是谁。

  很多外国记者跑来,就是想要从乌海空中得知答案,然而乌海什么都不说。

  在月初《环球》评价,当时十大画家,乌海位列其中,要知道,这货是唯一一个华夏人,也是唯一一个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下的画家。

  另一边,就等着小店空闲时间的宗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一溜烟的钻进了小店。

  “宗先生你这是?”

  袁州就在门口,自然能看到,所以直接开口询问。

  “我有事找你,袁老板。”宗默一脸严肃。

  看宗默脸上的肃穆,袁州也认真了起来,放下手上的东西,道:“宗先生,有什么事请说。”

  “是件大事,能不能在里面说。”宗默指了指店里。

  袁州点头,到店内,看着宗默,等着后文。

  “事情比较严重。”宗默说话前,把身上挎着的小包,放在了桌上。

  袁州突然有一种,宗默是不是倒卖了国宝,然后要跑路了的感觉。

  宗默打开挎包,包里装着一些小物件,其中两个净瓶,最为显眼。

  宗默就把净瓶放在桌上,还没来得及等袁州开口询问这是什么情况,就听见宗默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很大的铃声,就想那种以前外放可以蹦迪的手机铃声。

  “喂,什么事。”

  “你没事吧?”

  “好好,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别急!”

  宗默接了电话,然后好像电话那头发生了什么大事,接通电话后,脸色更加凝重。

  挂完电话,宗默快步离开,并且还头也不回的道:“袁老板我这边有急事,找你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那叫一个快,不开玩笑,宗默的速度,在袁州所见识的人中,只有乌海跑来吃东西的速度能够媲美。

  “所以……”

  “现在是什么情况。”

  袁州瞅着桌上的两个净瓶,很迷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