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医师要来了

  有了熊孩子的一番言语袁州迅速有了决断准备修改计划,而另一边正在进行一场采访,说起来和袁州也有点关系。

  “石总在两年前您的电子公司破产,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你站不起来了,但两年后,您在游戏行业取得了极大的成功,现在游戏公司的市值,以及远超以前电子公司巅峰,请问你有什么秘诀。”一个记者采访。

  被称作石总的人果断回答:“只要你动力强大,一切都没有问题。”

  “那么石总您的动力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记者最会的就是顺着杆往上爬。

  石总沉吟了许久,才道:“蓉城有一家很著名的小店,在破产的时,我对店老板说,以后我会每天都来吃,因为店消费比较高,如果资产不厚,还真不能这样吃,所以这算是我破产时,在老板面前立的军令状。”

  “现在我完成了。”说到这里,石总充满自豪。

  “那么现在石总是不是天天去这家店?”记者问。

  “嗯……没有。”石总回答了一样出乎记者预料的问题:“没有,我没有再去过那个小店。”

  “嗯?是因为那个店没开了,还是东西没有以前好吃了。”这是记者能想到的可能性。

  石总回答了记者的疑惑:“并不是,那间小店,据我所知是越来越有名气,并且菜品也是越来越好吃,没毛病。”

  “但有的时候,你为了一种理由拼搏,你真的达到了,那个地方就成了你心里的净土,会一直记得,但不会再去。”石总道。

  “呃……”记者表示这境界太高了,根本听不懂,达到了不就应该去庆祝庆祝吗?净土什么的,是不是太矫情了。

  “那么石总,方便透露那个小店的名字吗?”记者又问。

  “袁州小店……嗯不对,是叫厨神小店,老板是袁州,所以我们都叫那个小店为袁州小店。”石总一说起都是满满的回忆:“这袁老板是我吃过手艺最好,并且最有个性的老板,说起他的美食我都流口水。”

  采访差不多就到这里并且内容也很快见报了,虽然袁州的名气越来越大,实际上袁州也经常上报,一开始食客们还会拿着报纸来找袁州,但现在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今天上了《财经日报》,还真是头一次,不少食客都在交谈这事。

  至于采访的主人公石总,也只有几个老食客有点印象。

  正所谓树大招风,人长帅了事情就是多,这边被财经日报提到了,另外一边,袁州在国外也反复被提及。

  “赫伯特博士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的妻子还这么年轻。”马尼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事业有成,穿着一丝不苟,一副英国绅士的派头。

  但此时马尼翁一脸的焦急,原因也是因为他妻子雪伦,病情又加重了。

  “很抱歉马尼翁,我们也是老朋友了,你知道很多事情都是没办法的。”赫伯特歉意道。

  “对不起,我失态了。”马尼翁深吸了一口气,将状态大概调整了。

  赫伯特表示理解,没有谁在知道自己爱人病症又严重的情况下,心态还能够表现平稳。

  “马尼翁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多陪雪伦,雪伦以前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带她去,有什么想做的事,能做的就让她做。”赫伯特的这个建议,是所有医生都会对绝症病人说的。

  实际上真是这样,如果能够保持开阔的心情,就能够活得更久。

  “雪伦以前非常爱吃美食,但自从胰腺癌加重,雪伦吃点东西都会吐,根本没有胃口。”说到着马尼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真的很抱歉。”赫伯特抱歉的原因是,他作为朋友,并且还是胰腺癌方面最权威的专家,但一点忙也帮不上。

  在绝症面前,专家两个字,真的太微弱了。

  赫伯特送走了马尼翁,揉了揉眉心,有些神伤,就算他是见过很多生离死别的博士,其实心理已经很强大了,但即便如此,有时候还会受不了。

  所以空隙时间,没有继续看病例,也没有看学生的论文,准备看点轻松的,休息休息。

  “哆丽丝,给我两份今天的报纸。”赫伯特道。

  “好的博士。”女助理立刻拿来了两份报纸,一份是足球报,一份是美食报刊。

  别看赫伯特是一位医生,但他也是一个忠实的球迷,也是会为了一个进球嘶吼。

  先看了足球报刊,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然后赫伯特把目光转在美食报刊上。

  美食报刊的题目也是很惊悚的——《法餐的希望,今日重现》

  “楚,又干了什么?”赫伯特喃喃自语。

  没做错,说到法餐希望,赫伯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叫楚枭的华夏厨师。

  国外的歧视是很严重的,华夏人想要在国外做出一份事业,更是难上加难。

  而楚枭,作为法餐公认年青一代最强,也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事。

  [近日,在MOF获得者奥古斯特的宴会上,由楚展现了一段视频,引发了在场厨师热议,据悉……]

  毫无疑问,这篇新闻报道是标题党,不要觉得国外新闻没有标题党,实际国外的标题党远比国内严重。

  就好像这篇文章,其实和发现希望今日重现什么的,不搭噶,只有结尾的时候圆回来一句,说什么学习这位华夏厨师的刀功,法餐才能够更进步云云。

  具体内容就不说了,只是这篇文章引起了赫伯特的思索。

  “zhou·yuan好熟悉的名字。”赫伯特觉得这个名字应该在哪里听过。

  也是突然,灵光一闪,赫伯特想到了:“对了对了,那位叫格纳的先生提过这位厨师,那位先生说,即使是胰腺癌晚期,但吃zhou·yuan的料理,一样能够吃得和普通人一样多。”

  作为见过许许多多病例,赫伯特在内心是不相信的,具体原因之前也解释过,能有多好吃?

  所以之前虽说好奇,但也没有具体了解,今天看到这个报道,里面说的这位华夏厨师的刀功,能够称之为世界顶尖。

  “如同东方基建,东方的奇迹很多,作为医生我应该更多的接受新鲜的东西。”

  想到这,赫伯特准备叫哆丽丝买去华夏的机票,并且在此之前,还给刚走的马尼翁打了个电话。

  ……

  Ps:谁还记得石总,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