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特殊疗法

  这样说着的赫伯特博士放下咖啡,直接接起了桌上的电话。

  而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凌宏则是松了口气,然后缓下声音直接开口道:“你好,我是格纳,在一个星期前预约咨询胰腺癌的人。”

  “是的,我知道,我记得,你好,我是赫伯特博士。”赫伯特点头应道。

  凌宏听闻赫伯特的声音传来,心里的紧张稍稍退却,其实倒也不怪凌宏。

  实在是赫伯特太有名了,并且他对于胰腺癌的研究也是举世闻名的,十分难以邀请道。

  “是这样的,我有个女性朋友,她得了胰腺癌,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晚期了,当时检查是说差不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凌宏的英文很是流畅。

  不论是发音还是用词都很美式,赫伯特能听的很明白,但凌宏还是尽量简短的说清楚阮小青的情况。

  “我很遗憾,请继续。”赫伯特道。

  “好的,但她从检查至今虽然不能确定,但时间肯定已经超过两个月了。”凌宏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

  “那说明治疗控制的情况不错,你应该感到庆幸。”赫伯特道。

  “是的是的,我很庆幸,但我其实并没有见到她积极配合治疗。”凌宏声音里有种隐约的无奈。

  “这可不太好。”赫伯特道。

  “是这样的,她现在的症状有背部以及腹部疼痛,体重下降,但并没有黄疸症状发生,呕吐和便秘或者黑便这些症状我并没有见到。”凌宏不停的说着他所观察出来的阮小青的症状。

  “但她精神还不错,看起来也是乐观的。”凌宏接着道。

  “好的,你知道我们时间不多,要不你发一份关于你的那位朋友病例的传真或者邮件给我,我想这样有助于我更快的了解病情,你说是吧。”赫伯特真诚的建议道。

  “毕竟胰腺癌也分为很多的种类,针对不同的种类你需要知道的东西也是不同的。”赫伯特道。

  凌宏听着赫伯特认真的建议,但却低头看着桌面的文件沉默了几秒没说话。

  哪怕这半小时花费了一个很大人情,可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但凌宏还是没说话。

  好一会后,直到电话那头的赫伯特都皱起了眉头,凌宏才再次开口:“实在抱歉,我没有她的病例,我想我暂时也拿不到这份病例。”

  “那不好意思,我想我帮不了你。”赫伯特这下眉头皱的更紧了,但还是直接开口道。

  “不,赫伯特博士您可以的。”凌宏语气肯定的说道。

  “嘿,小伙子我是对胰腺癌有些研究,但我可不是上帝,没办法凭空给你诊断。”赫伯特不禁好笑道。

  “我知道,赫伯特博士,我今天来咨询其实是想知道一般胰腺癌晚期是否能够治愈。”凌宏声音低沉的问道。

  但不等电话那头的赫伯特回答,凌宏又再次开口:“我指的是像她这样的情况。”

  “嘿小伙子,你知道我手上并没有病例,也不知道你的那位朋友是否做了手术切除,也不清楚你朋友的胰腺癌是否转移,甚至不知道你朋友的胰腺癌是哪一种,所以我可不知道。”赫伯特难得说了很长又很快的一段话。

  “并且,听你的口气你对胰腺癌也是做过功课的,那么就更应该知道真正的胰腺癌晚期如果不治疗,最多三个月,这还是建立在身体情况不错的基础上。”赫伯特接着道。

  而凌宏一点不在意赫伯特语气带着的不满,认认真真的解释道:“据说观察,她应该是得的胰腺尾部癌症,并没有做过手术切除,转移情况倒是不明,不过可能压迫了腹腔神经所以会背部疼痛。”

  电话那头听着的赫伯特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毕竟凌宏要求听起来是要他隔空诊断,他可做不到。

  “是这样的格纳,我建议你要么把你朋友的近期病例传送给我,要么带着她本人来我的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不然我无法给你想要的答案。”赫伯特再次强调道。

  “是,赫伯特博士您说的我都懂,最后一个问题。”凌宏连连应是,然后接着问问题。

  “好吧,你还有十分钟。”赫伯特看了一眼时间,提醒道。

  赫伯特的提醒很明白的告诉凌宏,他就只有十分钟问话的时间了。

  “她胃口不错,大约能够进食普通人三分之二的食量,如果保持这样的食量,营养又足够的话是否能够维持更久的生命。”凌宏道。

  “你说的普通人是什么食量?”赫伯特好奇的问道。

  要知道所谓胰腺它其实就是人体第二大消化腺,而胰腺的功能则包括了外分泌和内分泌功能。

  而胰腺的组织可产生胰液为外分泌功能;胰腺内的胰岛细胞可产生胰岛素、胰高血糖素等物质属内分泌功能。

  并且这个胰腺的位置还在胃的后方,在第1、2腰椎的高处横贴于腹后壁这样的地方。

  所以这样的器官出了问题那么肯定是要引起消化系统的紊乱,是以消瘦难以进食这可以说是胰腺癌的基本症状了。

  而人这个动物也是非常奇怪的,无论什么病症能够吃东西都还能多熬一段时间,但一旦无法进食那么距离上帝召唤也就不远了。

  是以,赫伯特才对凌宏所说的普通人三分之二的食量存有疑虑。

  “就是健康的普通人食量。”凌宏肯定道。

  “这就很奇怪了,以你浅薄的了解也应该明白胰腺癌不论哪种都是对食物难以下咽的,我想问问你们是有特殊的辅助疗法吗?”赫伯特很感兴趣的问道。

  他所说的浅薄了解,并不是讽刺的意味,因为一般人没专业学过,都叫浅薄,只不过这话听上去有攻击意味。

  吃饭是个大难题,而让胰腺癌病人吃饭就更加困难了。

  听到这个问题凌宏再次沉默了,他想起当袁州去亚太交流会他带阮小青出去吃饭的时候,阮小青那难以下咽的样子。

  说实话,哪怕阮小青很努力在吃了,但还是只吃了平时的五分之一,可以说浅尝辄止了。

  “没有特殊疗法,因为好吃。”凌宏想着袁州的手艺,语气肯定的回答道。

  “哈?”赫伯特一脸懵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