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灵感圣地

  “咳咳,是这样的我妈他喜欢别人叫她欣姐,你也可以这么叫的。”洋洋,也就是欣姐身后的那个中年男人开口道。

  “啊?这……”唐茜表示她叫不出口,毕竟这样叫一个老人感觉很没有规矩的样子。

  “洋洋你没规矩,人家小姑娘一看就才刚刚上班哪里能叫我姐,得叫阿姨才差不多。”欣姐冲着自己儿子一瞪眼,不满道。

  “是是是,叫您阿姨,我这不是觉得您不老嘛。”洋洋习惯性嘴甜的说道。

  “哪里不老,你都这么大,上高中了,我也算是老了。”欣姐感慨的说道。

  “不不不,您不老。”中年男人洋洋立刻道。

  母子俩说的挺温情的,但一旁看着的唐茜就有些一言难尽的,不着痕迹的看了看中年男人洋洋。

  唐茜心里忍不住暗道:“这是长的太着急了还是我对上高中的年龄有误解?”

  倒是站在唐茜身后的姜嫦曦按住唐茜的肩膀,然后上前一步开口道:“欣姐,不好意思这小丫头就是刚出社会,人还不会叫呢。”

  “你这丫头说话好听,长得也好,看起来就是个有福气的。”欣姐闻言立刻看向姜嫦曦,一脸笑意的说道。

  “多谢欣姐夸奖,您今天带着儿子来吃饭?”姜嫦曦笑眯眯的说道。

  “对啊,我儿子洋洋这不刚刚高二放寒假,他爱吃葱油鸡,我看报纸上说这里好吃,就带着来了。”欣姐笑着道。

  “这里的菜确实好吃,报纸上说的很对,我来过很多次了。”姜嫦曦附喝道。

  “看来我欣姐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欣姐乐呵呵的说道。

  “是的,您眼光很好。”姜嫦曦温和的说道。

  “妈……”身后中年男人洋洋刚刚开口叫了个妈就被欣姐一下子拉住道:“对了,这就是我儿子洋洋。”

  欣姐一把拉住洋洋往前提了提,洋洋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果然只听欣姐继续说道:“洋洋这个你叫姐姐,这个你叫阿姨就行了。”

  “我……”洋洋脸色酱红,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

  “噗,姐姐?”唐茜忍不住出声道。

  “嗯,是该叫姐姐,她没比洋洋大几岁,叫我阿姨也适合。”姜嫦曦再次按了按唐茜的肩膀,然后道。

  “洋洋快叫人,平时教你的礼貌呢?”欣姐严肃的看着自己儿子道。

  “是,妈,我马上就叫。”洋洋点头安抚,然后接着道。

  “阿姨,姐姐。”洋洋有气无力的开口。

  然后在场的人中,姜嫦曦坦然的点头应声,倒是傻乎乎的唐茜有些搞不清状况,其实也不能说她傻,站在上帝视角是好理解,但当场突然这么一出,反应不过来很正常。

  但唐茜因为信任姜嫦曦倒也没说其他的,只能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轻轻点了点头,叫人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而中年男人这么快妥协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不是第一次了,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有些不明所以的难免有些尴尬,而了解情况的虽然没尴尬但也心里不舒服,倒是很少有姜嫦曦这样坦然的。

  中年男人洋洋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姜嫦曦,只见她非常愉快的和自己母亲聊着天,聊着一些中年女人感兴趣的琐事和小事。

  “看来她知道了。”中年男人洋洋心里暗自猜测,不由感叹,真是个情商好高的女人。

  想到这里,中年男人趁着姜嫦曦抬头的时候忍不住冲着她点头,表示谢意。

  而姜嫦曦则是轻微摇头表示不在意,然后又聊了几句后这才转身进店了。

  因为这时候又空出了两个位置,该她和唐茜进店用餐了。

  而和人聊天的欣姐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对自己儿子说道:“这两个人小姑娘人都好,不知道你将来会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媳妇。”

  “妈,我还小不想这些呢。”洋洋无奈道。

  “对对对,你现在学习重要,吃完了葱油鸡你可得好好回家复习。”欣姐道。

  “知道,您放心吧,快进去,有位置了。”洋洋这样说着,拉着自己的母亲就往店里走去。

  这次腾出位置来的就是加布里埃尔和阿尔佛雷亚两人,这两人一出店门也没走远就在门口站着,等着楚枭进店用餐后出来。

  这两人出来的时候,楚枭还没进店吃饭呢,是以两人也就只能在外面一直等着。

  还好,袁州小店的晚餐一共就两个小时,两人出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一个半小时了,预计再等一个小时就可以见到楚枭了。

  终于等楚枭进店用餐后,阿尔佛雷亚忍不住侧头对自己好友问道:“怎么样?我今天看起来如何?”

  “我的朋友,你看起来很精神,祝你好运,希望这次能够邀请到楚和你比试。”加布里埃尔很知道阿尔要听什么,直接把所有的话一次性说完了。

  然而两人还是想的太乐观了,在楚枭刚刚吃完出店门,心情愉悦又斗志满满的时候,他这次耐心的听完了阿尔佛雷亚的邀请比赛。

  然后严肃又干脆的拒绝了阿尔佛雷亚,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下次说不定会成功。”加布里埃尔拍了拍自己好友的肩膀,鼓励道。

  “我不会放弃的。”阿尔佛雷亚认真的说道。

  “当然不能放弃,据我所知楚还会呆好几天。”加布里埃尔道。

  “嗯,我会留下的,明天早晨就来。”阿尔佛雷亚道。

  “当然,我可是要来吃早餐的。”加布里埃尔道。

  “我也是,顺便说一句,这个主厨的手艺非常厉害。”阿尔佛雷亚道。

  “当然,据说这是楚唯一的对手。”加布里埃尔点头道。

  “好,我知道了,我要留在这里多吃,然后更加了解这个厨师然后有机会也要挑战他。”阿尔佛雷亚目光灼灼的看向小店的袁州,语气肯定的说道。

  当然,对于突然多了个挑战人的事情,袁州本人就不知道了,他正在接电话呢。

  晚餐时间已经结束,申敏也上楼收拾酒馆去了。

  就是这个时候袁州接到了来自师弟马晓的电话。

  这是一个慰问电话,毕竟袁州刚刚从京城回来,他们这些做师弟的自然要问问。

  寒暄完后,马晓继续喜气洋洋的开口:“师弟你知道吗,我昨天在厕所有了新的灵感,我也准备打一套全榫卯的家具了。”

  “厕所果然是所有艺术家和手艺人的灵感圣地啊。”马晓感慨道。

  “我们厨师除外。”袁州默默的道。

  “……”马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