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叫阿姨

  阿尔佛雷亚准备喂进嘴里前突然侧头对着加布里埃尔道:“我觉得这里的分量不算少。www.ranwena`com”

  “你现在不觉得,一会就明白了。”加布里埃尔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吗?”阿尔佛雷亚显然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快吃。”加布里埃尔耸肩,然后催促了一声就低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好吧,但愿如此。”阿尔佛雷亚说完也开始吃了起来。

  其实豉油皇炒面说的简单一些就是酱油炒面,因为豉油和酱油虽然有区别,但是并不大。

  之所以说豉油其实是酱油也是因为,在粤语里酱油一直被称为“xi油”,就是“豉油”,而豉也就是黄豆的意思,豉油就是大豆酿造出来的酱油。

  而豉油和老抽酱油又不同,算是酱油里的头抽,而袁州所用的酱油自然是三伏天晒制,贮藏成熟发酵三年后在秋天霜降后的头一抽酱油,也就是俗称的秋油。

  系统提供的酱油自然是极品的黄豆煮熟摊凉后一层黄豆一层酵母再一层盐,这样逐层放进老酱缸发酵,这样的秋油抽出后不需要添加那些化学的谷氨酸钠、酵母抽提物、肌苷酸二钠以及鸟苷酸二钠就能让人觉得鲜美并且还多了化学不能提供的醇厚的酱香味。

  是以,阿尔佛雷亚一口把面塞进嘴里后,那酱香味一下子就冲入喉咙。

  “吧唧吧唧”阿尔佛雷亚忍不住咀嚼起来。

  面条先是煮熟然后拌着那些作料炒制的,按说不该有如此丰富的味道,但事实却是面条爽滑鲜美,带着一种鱿鱼的鲜味,以及韭菜特殊的香味。

  “嚓嚓”这样脆脆的声音是脆嫩的绿豆芽被嚼碎的声音,绿豆芽脆脆嫩嫩的还带着蔬菜特有的清香味,但生绿豆的腥味却完全没有了。

  配合着秋油浓厚的酱香和鲜美以及面条的柔韧弹牙,让人觉得非常爽口,比起平时吃的那些极品意大利面好吃的多。

  意大利面弹牙是够弹牙了,但却没有柔韧的感觉,并且吃不出麦子的香气,这面条咀嚼起来却有种非常淡的麦香味,混合在调味里一点不突出,但却增加了丰富的口感,以及食物本身的味道。

  “哦,这个味道还真是不错,相当不错。”阿尔佛雷亚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然后接着快速的用叉子吃着面条,速度非常快。

  因为炒面里的料比较多,时不时的阿尔佛雷亚还能吃道切成丝的鱿鱼,那味道也非常不错,没有腥味不说咬起来脆脆韧韧的非常好吃。

  “咔哒”这是叉子碰到平盘发出的轻微声响,但这声音惊醒了阿尔佛雷亚。

  “这就没有了?”阿尔佛雷亚有些惊讶的自言自语道。

  “啧啧,这里的分量还真的不多。”阿尔佛雷亚显然忘记他刚刚吃之前还说分量不少的事情。

  “请再给我来一份这个。”埃尔佛雷亚也不是纠结的人,直接冲着周佳礼貌的说道。

  这次不等周佳回答,边上的加布里埃尔就开口了:“这里的所有食物都只能点一次。”

  “什么?还有这个规矩?”阿尔佛雷亚惊讶道。

  “那是自然,有这样厨艺的厨师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加布里埃尔道。

  “也是,那再给我来一份其他的面。”阿尔佛雷亚道。

  “我建议你试试华夏特有的米饭,那滋味非常绝妙。”加布里埃尔良心建议道。

  这次阿尔佛雷亚没再拒绝他的提议,快速的点了神级蛋炒饭套餐,付完钱后就认真的坐在位置上等着。

  坐在位置上的阿尔佛雷亚忍不住侧头看了看加布里埃尔的桌面,看着上面精致漂亮非常符合他审美观的食物,他忍不住有些嘴馋。

  但良好的休养以及强大的自制力,以及门外的楚枭很好的抑制住了他的冲动。

  强迫自己转回头来的阿尔佛雷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盘子,发现平盘上还剩着几根面条和一根绿豆芽。

  “唔,浪费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我应该全部吃完。”阿尔佛雷亚一脸严肃又认真的开口。

  这么说的同时他还小心的看了看边上的食客,左边是不认识的华夏人,他面上吃的很是优雅,但盘子比舔过的还干净,光洁如新。

  而右边则是加布里埃尔,他的吃法和他旁边的那个男人差不多,基本是用倒的形式,所以他们的盘子也很干净。

  “应该吃干净,不能浪费的。”阿尔佛雷亚安下心,开始用叉子小心翼翼的叉起平盘上剩下的几根面条。

  加布里埃尔因为点的多所以他吃的速度不算快,而接着吃第二波的阿尔佛雷亚也还没吃完,但其位置已经开始翻台有其他食客进门了。

  而这个时候门外排队的欣姐和洋洋也距离小店越来越近,现在只剩前面两个人就要轮到他们母子俩了。

  前面两人一个是姜嫦曦她在第一个,第二个则是袁州的小迷妹唐茜。

  唐茜很是激动的伸头往里看去:“姜姐,马上就要轮到我们了,我还没吃过袁老板做的粤菜呢,肯定很好吃。”

  “嗯,肯定好吃。”姜嫦曦点头。

  “好期待。”唐茜边说边放下垫着的脚,但一个重心不稳人就往后靠了靠。

  而她身后就正站着欣姐,若是其他年轻人被这么轻轻蹭了蹭自然是不打紧的,但欣姐年纪大了,被这么轻轻一蹭她人一下子就往后退了一步,倒没事就是吓了一跳。

  唐茜立刻意识到了,转头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婆婆,您怎么样?实在不好意思,是我莽撞了。”

  “没事。”欣姐大方的摆手表示没事,但却没完,接着开口道:“你个小姑娘看着漂漂亮亮的怎么叫我婆婆,叫阿姨就差不多了,我可还没到当你婆婆的年龄,我还年轻呢。”

  欣姐说着捋了捋头发,一脸好笑的说道。

  “啊?额……”唐茜有些愣住,忍不住又瞄了瞄欣姐的白发,以及苍老的面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