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真香警告

  周佳是知道乌海能吃的,毕竟乌兽这名号也不是白得的,但这全部鱿鱼的菜粗略一算都有二三十道,这下就是周佳都怀疑乌海能不能吃完。の菠ζ萝ζ小の说

  毕竟平时乌海一般是吃十道菜的量,但这次增加了三倍就很难说了,是以周佳小心的开口道:“都是鱿鱼的店里现在应该有炒过三十道,不到四十道的样子,乌大哥能吃完吗?”

  “就是怕吃不完,所以我只要了主菜是鱿鱼的菜。”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我是认真考虑过的表情。

  “额,好吧,那我下单了。”周佳点头道。

  “嗯嗯,去吧。”乌海道。

  虽然没吃到铁板鱿鱼,但乌海还是被这么多的鱿鱼才给俘虏了,满足的在一旁等着上菜。

  而坐在边上的加布里埃尔和阿尔佛雷亚则是听不懂中文的,自然无法对此表现惊讶。

  就是来了这么久的加布里埃尔也只是会说一些而已,就这还是他找了个中文私教学的,当然,他也就才上了两节课,现在会说的菜名多过其他。

  这不,加布里埃尔已经拿着菜单像模像样的开始点餐了。

  “迷子叉烧,卤肉平盘,客家豆腐,咕噜肉,梅菜肉,再来一个面一个饭就这样吧。”加布里埃尔的口音很重,菜名听着基本都很奇怪,但显然周佳是很习惯的。

  “蜜汁叉烧、卤水拼盘、客家酿豆腐。咕咾肉、梅菜扣肉以及蛋炒饭套餐和清汤面套餐对吧?”周佳把加布里埃尔报出的菜名全部重新正确的念了一遍。

  周佳念菜名的时候语速缓慢,保证加布里埃尔听清楚的情况下才接着问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加布里埃尔连忙点头,除了对对对说的中文,剩下的几个字又都是法语。

  “好的,还是一样,您是外籍友人只收美金,您看看价格付钱后就可以等吃了。”周佳说着就把按好的价格用计算机递给加布里埃尔看。

  不便宜,但对加布里埃尔来说这价格又很便宜,因为他的做饭都超过了这个价格。

  看到价格的加布里埃尔边掏钱边侧头对着边上的阿尔佛雷亚开口道:“这里的价格还是很便宜的,这位大厨是个不爱钱的,虽然我觉得他的手艺不应该只收这么一点。”

  “哦,是吗?”阿尔佛雷亚出于震惊当中,只是随意点了点头。

  其实不怪阿尔佛雷亚震惊,因为他刚刚看到加布里埃尔对着菜单一阵狂点,那架势感觉菜品的数量实在是不少。

  而他觉得自己是吃不完的,并且他好奇加布里埃尔的食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可怕了。

  阿尔佛雷亚拿着菜单犹豫的半响才开口:“埃尔,你刚刚点了许多菜。”

  “是的,你要吃可以自己点。”加布里埃尔立刻警惕的说道。

  阿尔佛雷亚看埃尔这怕他抢食的模样,忍不住想扶额,缓了口气才道:“当然,我会自己点,我只是想问问这里菜品的分量不多吗?”

  加布里埃尔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果断又肯定的点头道:“嗯,不算多。”

  “那我也点个菜吧。”阿尔佛雷亚点头,然后根据上面的英文开始猜测菜品,准备点餐。

  至于为什么没问加布里埃尔这里的特色这个问题,是因为他已经问过了,说是可以闭着眼睛点。

  说完后阿尔佛雷亚招手叫来周佳,然后指着一道名叫豉油皇炒面的菜,示意说他要这道菜。

  毕竟英文里炒面的意思还是比较能够表达的,这也是阿尔佛雷亚选择它的原因。

  眼看阿尔佛雷亚付完钱后,加布里埃尔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就点了一个菜?”

  “当然。”阿尔佛雷亚点头。

  “估计吃不饱。”加布里埃尔诚恳的说道。

  “我来这里可不是来吃饭的。”这样说着,阿尔佛雷亚转头看向楚枭排队的地方。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的饭菜是真的好吃。”加布里埃尔认真的说道。

  “美食太多了,不一定每种我都喜欢。”阿尔佛雷亚耸肩。

  两人就这样再次说了会话后,餐点就开始陆陆续续的上来了。

  首先来的自然是第一个点餐的乌海,他的菜那都是他自己去端的,端过来就开吃,动作娴熟而敏捷。

  很快就轮到了加布里埃尔,他上的第一道菜是卤水拼盘,这个拼盘装在一个四四方方分割成四份的盘子里,里面每一片肉都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让强迫症看了都会很舒服的那种。

  菜端上来,加布里埃尔一手不着痕迹的护着才,一边冲着阿尔佛雷亚点了点头,然后就低头开吃了。

  “有这么好吃?”看加布里埃尔的动作,阿尔佛雷亚忍不住心里好奇了一下,但显然楚枭在他心里更加重要,是以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

  等加布里埃尔上第二道菜的时候,阿尔佛雷亚点的豉油皇炒面也终于端了上来。

  “您的豉油皇炒面,请慢用。”周佳放下餐盘,道。

  “谢谢。”阿尔佛雷亚点头,然后优雅的接过餐盘安置在自己面前。

  “你的面看起来不错。”加布里埃尔抽空抬头看了一眼道。

  “确实,外表看起来不错。”阿尔佛雷亚赞同的点头。

  可不是外表不错,这面装在一个纯黑色的长方形平盘里,炒过放着油亮棕红色的油光的面条松松的堆成了小山的样式。

  能清楚的看到面条里混合了蛋皮、洋葱丝、细细白嫩的绿豆芽、以及一些青葱的点做,红红绿绿的炒面和纯黑色的平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煞是好看。

  咬开才能发现这面条其实是白色的,但上面每一根都裹着酱油,是以看起来才棕红发亮。

  端到身前后,阿尔佛雷亚清楚的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冲入他的鼻尖,不浓郁,但却很容易勾起人的食欲。

  就是哪怕像他这样心不在吃上面的人,都忍不住分泌了口水。

  “闻起来也很不错。”阿尔佛雷亚挑眉道。

  因为这道面食是广东那边的特色面食,是以这道面食是配了叉勺的,是以阿尔佛雷亚很自然的拿着叉子叉起一叉子的面直接往嘴里喂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