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铁板鱿鱼

  “今天的早餐是蟹黄大肉包。”随着客人的进店,周佳朗声宣布道。

  “太好了,这包子好吃。”唐茜听到宣布,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喃喃道。

  “我的让给你。”就在唐茜羡慕的时候,刚刚进店的凌宏却侧耳对边上的阮小青道。

  “不用啦,我一个够吃的。”阮小青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低头捋了下头发。

  阮小青捋头发露出白玉晶莹的耳垂,让凌宏的眼睛一亮,但却忍住了心里的冲动,撇头道:“没事,我刚刚吃了老婆婆卖的馒头,很好吃。”

  “真的不用,袁老板这个包子真的好吃,但是不用给我,我一个够吃的。”阮小青再次摇头道。

  “好吧,那你要是不够我分给你一半。”凌宏退而求其次的说道:“毕竟我刚刚吃了好几个馒头,要是吃不完这个包子被列入黑名单就惨了。”

  说着凌宏做了一个凄惨的表情,接着道:“毕竟袁老板可是叫圆规,一点情面不讲的。”

  凌宏说着一脸可怜的看向阮小青,阮小青看着凌宏好似小狗的目光忍不住心里好笑又可怜,只能点头道:“知道啦。”

  “小青你最好了。”凌宏避过谢谢,很是嘴甜。

  两人坐下后,蟹黄大包子就端了上来。

  袁州看着凌宏和阮小青的互动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一旁低头吃包子的殷雅。

  殷雅也好似感觉到了袁州的目光,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袁州,但又很快避开了他的目光。

  早餐就在四人这样的目光中飞快度过。

  而其中每一个进店用餐的食客都会默契的冲袁州笑笑或者打个招呼,就和往常一样。

  早餐后,袁州就搬出一把椅子坐在门口进行雕刻,因为三天没在门口的雕刻的原因,现场还围了不少的人观看。

  毕竟现在袁州的名声已经是更上一层楼了。

  午餐时间前,袁州摆出了一块牌子,就是那块存在感很强烈的五彩斑斓的发光板。

  上面写着推出新菜粤菜,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再次造成了桃溪路的拥堵。

  交警们再次抽调了一队人来维持秩序。

  因为知道午餐袁州会很忙,殷雅并没有来吃饭,一是不想打扰袁州做菜,二就是殷雅需要忙完下午的事情,才能空出时间在点心时间去喝酒。

  忙忙碌碌的午餐时间过去后,袁州松了口气,暗自道:“感觉来的食客更多了。”

  这样嘀咕了一句,袁州快速的上楼洗漱去了,毕竟一会还要见殷雅。

  洗漱完毕后,袁州就直接去了酒馆后院,等着殷雅来敲门。

  好像是两人直接的默契,袁州不会开门等殷雅,而殷雅也喜欢这样敲门而入的感觉。

  “叩叩”两声敲门声响起,袁州再次确认了一下桌上的酒和点心,这才起身开门去了。

  “吱呀”门一开果然是殷雅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进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袁州道。

  “嗯。”殷雅缩了缩手,好似怕袁州牵她。

  但袁州却毫无所觉,转头带路去了,看着这样的袁州,殷雅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但又有点失落。

  还好,很快桌上的餐点和酒吸引了她的目光。

  因为这次不光有红酒和小点心,还有一个小型的铁板状的东西摆在那里。

  “这是铁板鱿鱼,我今天想做做这个,一起吃吧。”见殷雅盯着小型铁板,袁州不自在的的说道。

  “嗯,谢谢你。”殷雅心里刚刚的失落瞬间一扫而空,因为这铁板鱿鱼是她最喜欢的街边小吃。

  “不客气,就是一起尝尝,我还没做过。”袁州严肃的说道,完全忘记他每个菜都练习过的事情。

  “好的,那这样,”殷雅灵动的双目咕噜噜一转,俏皮的开口:“我念关于亚太交流会的新闻给你听,估计你还没来得及看,好多国家的报纸都有报道的。”

  “好,那我做鱿鱼,你念新闻。”袁州点头,然后像模像样的开始动起手来。

  而殷雅也拿出手机开始翻看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文件夹,显然她是全部看过这些报道的。

  很快殷雅开始念了起来,殷雅虽然没学过广播,但口齿清晰,最主要的是,清脆的声音袁州喜欢听。

  “这里有一份岛国的报道说,神之刀袁州大宗师,再次镇压全场三百一十二名厨师,成为当即最夺目。报道原文写的:我国厨师宗将大石桑,依靠精湛厨艺,成为神之刀最强挑战者,在历经数小时的精彩大战,大石桑惜败袁州大宗师,没办法毕竟是神之刀。”

  读完这一段的殷雅,转头好奇的问袁州:“亚太交流会真的这么激烈?这个大石桑是上次中日交流的那个厨师吧。”

  对于袁州参加过的各种活动,殷雅虽然算不上如数家珍,但也是记得一清二楚,就好像这个大石桑,她瞬间就反应过来,是和袁州有过接触的大石秀杰。

  “这次交流会不比输赢。”袁州回答。

  完全想不到数小时大战是什么鬼,要说开始料理,到的确是做了几个小时。

  岛国记者是才看了什么热血漫吧,感觉进错了频道,袁州真不知道自己有神之刀的称呼。

  关于这点,其实是上次在魔都的中日交流,日方很惊讶,毕竟藤原在岛国美食界威望很高,连他都被征服,所以给袁州加了一个头衔:“神灵般精妙,剔鱼骨之刀”,简称神之刀!

  “我觉得泰国对你的评价最贴切,他们说你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却有五十岁的沉稳可靠,六十岁般大师的技巧,以及贯彻始终的初心。”殷雅念着别人夸袁州,脸上笑靥如花,比别人夸自个还要开心两分。

  在做鱿鱼的袁州,听着感觉泰国那边的人,夸人的方式挺别致。

  不过殷雅觉得最贴切,是在暗示自己说话太过老沉?袁州不禁陷入了思考。

  要不再活跃一点?太在意,就会把一句普通的话加以解读,袁州以前不会这样,但昨天接机的牵手,感觉自然是更进一步,所以才有了这种心态。

  相比起影视剧中刻骨铭心的爱情,清淡普通的爱情也挺不错,在店里相识,一两年相处让他们对彼此有了了解,然后水到渠成的在一起。

  这才是袁州向往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