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卧槽,没了?!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卧槽,没了?!

  

  泰国皇子的表情那是专门练习过的,毕竟代表国家脸面。收藏本站是以,哪怕就是觉得好吃也不会变得太过夸张,但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以及和缓的脸色,眯起的双眼都在由内而外的散发好吃这两个字。

  而一旁正准备送入口中的印度政要正好看见了这个表情,心里忍不住鄙视道:“装的真像,难道这家伙来之前学了表情管理不成,比上次的表情自然多了。”

  都是一丘之貉,貌似这不是什么好词,都是“不喜欢”的人,印度政要自然也是知道泰国皇子吃不惯华夏菜,一看泰国皇子的表情立刻就这样猜测道。

  “我不能输,我也得像一点。”印度政要整了整表情,比起戏精谁怕谁?把盘子里的咕咾肉拨进嘴里。

  是的,印度政要的筷子可没有泰国皇子用的好,他用筷子更习惯用拨的形式。

  当然,外表看起来是不出错的。

  “嗯?这个味道有点新奇。”咕咾肉刚刚一入口,印度政要立刻惊奇的挑眉。

  冰冰凉凉的外壳,轻轻一咬就碎裂开来,里面流出酸酸甜甜的汁水,就像是某种多汁的水果,清甜中透着点点酸味。

  “咔嚓咔嚓”印度政要直接咀嚼起来,里面包裹的肉成小球状,但咀嚼起来却嫩嫩的软软的,又带着肉本身的香味,还有油脂的香味。

  “唔,这个味道还不错。”印度政要心道。

  一个圆形咕咾肉不过成年男子的拇指大小,这个大小就是一口的事情,几下也就咀嚼完了。

  吃完后,印度政要下意识的低头看向那个船形的盘子。

  卧槽,没了?!

  船型的盘子里现在只剩下底部一层浅浅的淡红色的汁液,上面就连一个咕咾肉都没有了。

  “我记得刚刚所有人夹完后还剩几块吧。”印度政要不确定的想道。

  就在印度政要疑惑的时候,边上的泰国皇子也正在疑惑,并且隐蔽的往周围看了一圈。

  这个圈子是这次亚太交流会的中心,也就是他们这一群人才有资格吃到这些总厨的菜。

  能动筷子的,包括那些主厨在内也就二十人的样子,身边这些翻译和助理是没资格动筷子。

  那么一个半米长的船型大盘子,大约三十多个的咕咾肉在每人夹了一筷子后,剩下的几块去了哪里?

  很快泰国皇子就找到了目标,那就是还在蠕动嘴巴,正吃下最后一口肉的乌海。

  “最后一块进了他的肚子?”泰国皇子不确定的想着。

  砸吧了一下嘴里参与的酸甜味,泰国皇子难得有些期待期待起下一道菜来。

  泰国皇子是期待,而一旁刚刚尝了袁州的手艺的大石秀杰就是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了。

  乌海今天很温和,毕竟是亚太交流会,没有抢,也没有直接抱着盘子,可以说还是挺大局为重。

  说到大橘为重,肉多多的体型快超过橘猫了。

  “这个日方厨师是要跟我比下限?”乌海眯着双眼,这个叫什么大石秀杰的,一连四筷子,还一脸严肃。

  一副苦大仇深个球,吃得比他还多。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道菜其他不说就说这薄薄的冰层如何保持不破并且完整包裹那圆球,而里面的肉又保持入口正好的温度呢?

  “难道袁桑的手艺已经超过我那么多了吗?”大石秀杰脸上有些难看,但还强撑着。

  “这还只是第一道菜,还有其他的,我不一定会输。”大石秀杰心里给自己打气。

  而一旁其他站的稍远的厨师则是忌惮的看着袁州,同时观察起剩下的七个菜。

  但心里却都不约而同的浮现出同一句话:“没想到这华国这次的总厨年纪轻就算了,手艺也如此卓绝。”

  边上年纪略大的何政红则笑眯眯的道:“看来袁总厨的菜很受欢迎。”

  一般这种试吃,一个一筷子,剩下都不会有人动,只有极少数好吃的作品,才会吃完。

  袁州这第一道,就有这待遇。

  “谢谢。”袁州微微冲着众人点头示意。

  “那么咱们接着吃下一道。”何政红笑着指了指边上的那道菜。

  这道菜比之上一道咕咾肉卖相还要漂亮,但就是找不到菜在哪里。

  是的,找不到菜在哪,因为这像是一个精致小巧的荷塘,荷塘里盛开着这个季节没有的莲花。

  小小的荷塘里恰如一句诗:“接天莲叶无穷碧”,是的这荷塘里碧绿的荷叶一层层的层叠在一起,看起来青翠欲滴,遮盖了荷塘的底部。

  “这道是清蒸涨海东星斑。”袁州边说菜名,边拿起边上准备的公筷剥开那层层青碧的荷叶。

  随着荷叶的扒开,露出里面的一整条完整的鲜红的鱼,整条鱼就浮在荷叶上。

  鲜红的鱼加上从青黄、青绿到青碧的荷叶,晃眼一看就好似整个荷塘里就开着这么一朵鲜红的荷花一般,艳丽非常。

  一股幽香混着鲜鱼的香味慢慢的飘进众人鼻中,但在场的众人谁不是人精。

  一听这鱼的名字,日方代表的神经就跳动了一下,而周围边上站的稍远的菲国就更加敏感了,毕竟这个地方实在有点特殊。

  甚至一旁的何政红都惊讶的侧头看了看袁州年轻的面容,随即又露出的笑容,并未开口。

  而袁州则继续开口:“东星斑属于鮨科鳃棘鲈属的一种鱼类,此鱼凶猛好动,是以它肉质紧实有弹性,并且因为食用小型鱼类虾类的原因,味道鲜美。”

  “但此鱼有生长限制,虽然在印度洋西部都能生长,但涨海那里的气候以及水土条件更为适宜它的生长,是以涨海的东星斑最为美味。”

  “而冬季的星斑最为肥美,适合清蒸。”袁州总结性的说道。

  “当然,为了号召国际的动物保护,这条东星斑是在涨海那里人工模拟野外环境所养殖的,并非野生的。”袁州补充道。

  这话一出,让一旁本来有话要说的日方代表瞬间蔫了一下,是的,听到涨海这个地方,他就神经敏感,虽然袁州并未提过一句关于涨海方面的事情,但他就是不爽。

  本打算以动物保护作为名目来为难的,但谁知道不用谁提醒,袁州就自己圆了回来。

  “真是狡猾的华夏人。”日方代表心里暗恨,面上却是笑盈盈的。

  这就是属于政客的基本休养了。

  “看来这是一条很好吃的鱼,那么我们开动吧。”何政红说道很好吃的时候,隐蔽的冲袁州笑了笑,这才伸手示意。

  开始是泰国皇子和印度政要觉得华夏菜不和胃口有些食不知味,但现在就是菲国和日方的代表觉得难受了。

  你说你一条鱼为什么就非要叫涨海清蒸鱼,这不是难为他们的心和舌头吗。

  心里是因为地名不舒服,而舌头则是因为想到刚刚咕咾肉的美味而难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