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冤家路窄

  食客们不是乌海和凌宏他们,不知道袁州要去参加亚太交流会,此时看着卷帘门上的a4纸,那是一脸懵逼。

  不对,准确来说是多脸懵逼。

  还好,袁州还是很贴心的让周佳和申敏来站在一旁解释。

  等到听完解释后,食客们也没立刻离去,而是开始讨论起来。

  “哎,袁老板的逼格是越来越高了。”常来的老大爷叹气道。

  “可不是,之前是中日交流,现在直接亚太交流,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世界交流了,不过还好,还是咱们桃溪路的袁老板。”这是袁州对面那常常换招牌的老板。

  “对,大家想想,袁老板现在这样有名,但还是坚持在这样一家小店里天天给大家做饭,并且从未涨价或者假手于他人,这是真的匠人。”小迷妹唐茜也在一旁附喝。

  “对对对,袁老板这是匠人精神。”这次说话的也是袁州小店隔壁店铺的老板。

  不用奇怪,这些桃溪路街道上的店铺老板们,除了李立不会亲自出来看袁州的请假条外,其余人都会出来看看。

  毕竟袁州算是这条街,这个区,最繁华的原因了,是以他的一举一动自然是受人关注的。

  是以,这些店家老板说起袁州来无不竖起大拇指说好的,一来是真心佩服袁州如此有名还什么都亲力亲为,二就是他们可是真的靠袁州才能客似云来的。

  “这样说起来也是,以袁老板现在的名气,别说开家大的店了,就是开连锁也是没有问题的。”食客们纷纷点头道。

  “就……三天没饭吃。”说这样别扭句子的是加布里埃尔,他现在可是顿顿不拉的来这里吃饭。

  当然,在华夏呆了一个多月的他华夏语飞速进步,现在已经能够说出短句,而听懂短句了,可以说是很有语言天赋了。

  比那位他的好友阿尔弗雷亚好多了,那位先生刚刚飞到华夏蓉城,还没来得及感受袁州小店的魅力,就又飞了回去。

  甚至都没等到加布里埃尔来接他,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咋机场碰到了楚枭。

  是的,就是这么巧,他刚到蓉城地面,刚刚出了机场就在门口碰见了赶来机场的楚枭。

  作为万年老二连挑战机会都没有的阿尔弗雷亚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立刻就上前拦住了楚枭。

  回程的路上,楚枭就多了个跟屁虫阿尔弗雷亚。

  当然,以楚枭的性格自然是不会多加理会的,哪怕是这样,阿尔弗雷亚也坚定不移的又跟着楚枭回了法国。

  “可怜的阿尔再次挑战失败。”加布里埃尔看了看手机上发来的信息,边摇着头,边去吃别的早餐了。

  加布里埃尔现在对华夏菜的热情丝毫未减,他可不像是乌海那么挑剔只吃袁州做的食物。

  说起乌海,食客们也正在讨论他。

  “我就说我今天来的时候怎么没见乌海趴门边,还庆幸自己是第一个呢。”这是常来的一个健身教练,身体均衬而健美,语气懊恼。

  “想多了,有乌海在你怎么可能第一。”其他食客想都不想的反驳道。

  “就是,乌海肯定跟着袁老板一起去交流了,毕竟我记得亚太交流也包括艺术方面的。”袁州小店的数据帝,推了推眼镜一脸认真的说道。

  “以为有侥幸呢,谁知道定睛一看就发现了袁老板的请假条。”健身教练叹气。

  “其实下次咱们可以不用这么麻烦,凑近看a4纸,只要看看乌海在不在就知道了。”有食客提议道。

  “不错,这个提议好。”一听这个提议,其他食客纷纷附喝起来。

  袁州小店没开门的第一天,桃溪路还是人来人往的,因为大家对于袁州请假条还是很好奇的。

  随着袁州的名气越来越大后,只闻其声不见请假条其人的人就多了。

  真是还吸引了许多的直播们过来袁州小店门前直播这请假条的样式,可以说袁州虽不在,但桃溪路还是在因他繁华。

  而远在帝都的袁州则是在做明天进入会场前的最后安排以及确认,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

  还好,来的八位主厨和袁州也算熟悉,自从那次后也很服袁州安排,是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早晨六点,帝都的天还全黑着,但袁州一行人已经到了酒店门口等着出发了。

  帝都一向拥堵,哪怕是早晨六点也是一样,除了因为车辆繁多以外,还因为帝都甲鱼的臀部特别多。

  这不袁州一行人就难得享受了这样的甲鱼臀部一次,他们全程走的路都被限行,只允许与会人员的通行。

  但就是这样,一行人坐车到达灯火通明的华夏大饭店门口的时候也已经六点四十了。

  “咔”车门打开,一行人鱼贯而下。

  首先第一个下车的自然是袁州,他穿着一身低调而华丽的窄袖汉服,这身汉服是衣裳,也就是上衣下裳的样式。

  上身是交领右衽的黑色衣,同样在领口以及袖口的地方织进了暗银色的荷花纹路,这样的颜色配着深黑色如果不是在灯光或者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而下身的深红色裳则是一片式围合,看起来每一丝的褶皱都清晰明了而简单,只在下裳的下摆处有银绿色的荷叶纹路。

  腰带则是低调暗自透着华丽,稳稳当当的系在袁州的腰间。

  露出的黑色靴子是殷雅送的那双,袁州一步跨出,腰背笔直的站在酒店门口。

  这衣裳出现于商朝,秦汉之后深衣取代了衣裳,后来上衣下裳就成为礼服存在,在后世更是变成了男子最高礼服,是以今天这场合穿衣裳也是很合适的。

  那里围着的记者们随即好像闻到腥味的鲨鱼一般围拢过来,瞬间把袁州和他身后的车子包围。

  随后下来的八位主厨则是穿着常规的白色厨师服,一个个在袁州饱满的精气神带领下,也是自信洋溢的。

  就在九人刚刚落地站定,另一边也开来一辆大型商务车,车门打开,第一个走出来的就是袁州的老‘朋友’大石秀杰。

  是的,此次日方的年轻厨艺代表就是大石秀杰,这也算是冤家路窄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