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距离适当

  “我知道。”袁州轻声道。

  “那,我一会再来。”殷雅有些扭捏的说道。

  “好。”袁州点头,然后打开隔板准备送殷雅出门。

  “踏踏踏”殷雅脚步往外走去,就在她要跨出门口的时候,袁州突然道:“我还没吃午餐,你要不要一起。”

  “啊?”殷雅惊讶的回头看向袁州。

  袁州看着殷雅清丽的脸,忍不住耳际一红,稳住声音道:“我中午炖了汤才好,你要不要一起喝。”

  “好啊,正好中午赶时间没怎么吃饭。”殷雅看袁州忐忑的样子,心里一软,口气轻快的应下。

  “那还是去后院吃。”袁州点头,快速打开隔板又回了厨房。

  “袁老板请客可是很难得的,我肯定要在。”殷雅笑眯眯的说道。

  “我觉得也很难得,听者有份!”

  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有人在暗戳戳这样想,没有错,会这样想的,就只有乌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门边上。

  好像兔子一样时不时冒头,偷窥里面情况,按照乌海之前的性格,有吃的,那肯定是恶狗扑食直接扑上去。

  但这次却没有,其主要原因是不能打扰袁州和殷雅的二人世界。

  虽然按理来说,是殷雅来早了,乌海是按时的,但乌兽觉得还是要淡定。

  “不行你要管住你自己,你已经是个成熟的乌海了。”

  乌海左手拉右手,然后右手拽左手不让自己进去,要说他还真有潜伏的天赋,如此大动作却没有弄出一点声音。

  当然……如果不是袁州所有心思都在殷雅身上,否则依照圆规的听觉,还真不一定。

  “这圆规,是不是傻?牵手了,下一步就亲上去啊。”

  “我要是你,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乌海在心里给袁州鼓劲。

  在殷雅离开的时候,乌海猫腰着,悄咪咪躲着,然后又趴回门上。

  这下子袁州注意到了。

  “乌不要脸,你扮幽灵?”袁州说道。

  “不,我是来喝汤的,你答应过我的。”乌海站起身,摸着小胡子严肃的说道。

  “……”袁州无语。

  这还是真是袁州自己答应的,因为一些不能言说的原因。

  “你来的也太积极了。”袁州不禁道。

  “当然,吃你做的饭肯定要积极。”乌海点头。

  “那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袁州问。

  乌海眼珠子一转,然后道:“才来。”

  袁州闻言点头,把给乌海剩下的那碗汤给了他。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餐时间,当然的,凌宏和阮小青都没来。

  凌宏是正开车往子公司那里赶去,而阮小青则还在和一堆的报表做着斗争。

  冬日的蓉城黑的很早,不过将将六点,天色就开始黑了起来,但临近过年加班已经成了公司的常态。

  是以,子公司里的大部分人还留在自己的工位上没有离开,就连一旁的副总经理办公室都还亮着灯,地中海经理也在认真的工作着。

  阮小青则素手一边翻阅着大摞的资料,一手记录着,微微低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脖颈,灯光柔柔的照射在她的脸上,看起来柔美又认真。

  这就是凌宏踏进子公司所看见的场景,这样的场景让凌宏心里微微一动,忍不住捏紧了手上的黑色保温杯。

  “踏踏踏”凌宏快步往前走去,想要和阮小青打个招呼。

  但还没走到一半,凌宏眼力极好的看见阮小青突然微微俯下身,翻阅资料的那只手突的停住,捏笔的手也用力的攥紧了手上的圆珠笔,指尖泛白。

  凌宏眉头一皱,再次往前走了几步,但不过两三步的距离凌宏却看见阮小青白皙的额头瞬间就布满了汗水,灯光照射下柔美的脸也变得苍白起来。

  “胰腺癌会伴随有中上腹和左季肋部,和背部,并且可向背、前胸、右肩胛部放射。腹痛可体现为钝痛、重压痛、啃咬痛等,多呈持续性,可在饭后加剧。”曾经咨询过专家教授的话语在凌宏耳边响起。

  凌宏瞬间明白,阮小青现在应该是并且复发并且疼痛难忍才有了这样状况。

  “我该怎么做。”凌宏瞬间有些慌乱。

  但看着阮小青强撑着,一声不出嘴角抿紧一脸倔强的样子,凌宏瞬间明白了什么,再次加快脚步来到阮小青的面前。

  “去我的办公室统计表办公吧,那里光线好些。”凌宏尽量声音平稳的提议,并且眼睛也不看向阮小青汗湿的额头。

  “嗯。”阮小青咬着牙轻嗯一声,然后不着痕迹的用力扶着桌子起身。

  “文件我来抱,这可是我这一年赚的钱。”凌宏故作轻松的开口,然后抱起文件站到阮小青的身后挡住了那些职员的目光。

  阮小青想露出一个笑容,但却失败了,只能点头,然后往那间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这里本来距离总经理办公室就不远,只有几米的路程,但阮小青却脚步虚浮走的有些艰难。

  而凌宏则抱着文件,表情认真的跟着,既不出声,也不死死盯着阮小青,两人的距离却是难得的靠近。

  因为凌宏距离阮小青不过一臂的距离,这个位置是凌宏一伸手就能扶住她肩膀的位置。

  到了门边,凌宏快步上前,直接打开门让阮小青进去。

  阮小青上前两步,直接坐在总经理办公桌对面的单人椅子上。

  “资料我放这里了,我去外面问问情况。”凌宏说着放下资料就快步出了门,然后贴心的关上了门。

  凌宏的速度很快,快的让阮小青都来不及说句什么就离开了。

  “砰”轻微的关门声在阮小青耳边响起。

  这时候阮小青才遵从内心的意愿,俯下身,以手捂住自己的肋下,整个人蜷缩在这张小小的单人椅上。

  靠着冰冷的椅背,阮小青咬着嘴唇,汗水从额头滑落,但却一声不吭。

  然而侧头的时候,阮小青看见了那个凌宏最近常带的那个黑色保温杯,它就放在自己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是凌宏给她准备的,阮小青疼的青白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谢谢。”阮小青心里轻声道。

  而说着出门找经理的凌宏,却直愣愣的站在门口没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