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我回礼就好

  “不,我现在是担心你的牙口。”乌海哪里会这么认输,一脸严肃的摇头道。

  “滚,我这是饮料。”凌宏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然后道。

  “饮料?好吧。”乌海一听就没了兴趣,又继续转头盯着袁州小店等着开门了。

  “是饮料啊?我看你带了好几天本来也打算问问的。”阮小青的声音从凌宏耳后传来。

  “对,是饮料。”凌宏立刻转头,应道。

  “袁老板店里的饮料挺好喝的,怎么想起自己带了。”阮小青问道。

  “不,这是我自己新学着做的,所以就带着了。”凌宏把话在心里转悠了好几遍,这才开口。

  “那挺好的,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袁老板店里的桂圆红枣茶。”阮小青笑道。

  “我这做的也不错,”凌宏赶忙表态,不等阮小青回答,他又接着道:“你要不要尝尝。”

  “啊?我?不用了,谢谢。”阮小青脸色微红,但还是拒绝了。

  “哦,好的。”凌宏点头,并未再推销。

  “时间到了,该领号了。”阮小青有些不自在的转移了话题。

  “嗯,领号去了。”凌宏点头,然后转了回去。

  阮小青盯着凌宏的后脑勺,脸色有些复杂,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其实她对于凌宏的抗拒少了很多。

  但很快两人就没时间多想了,因为小店开始排队领号然后准备进去用餐了。

  没看乌海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请前十六位食客进店用餐。”周佳的声音响起,然后领到号牌的食客们依次开始进店。

  网友评论周佳的声音好比以前放学时候的铃声,听起来美妙又畅快。

  进店后,阮小青现在已经不会觉得坐在她身边的凌宏是困扰了,而是能理智看待这件事。

  况且店里就这么大,两人坐在一起也不突兀,何况边上还有个乌海,就更不会有什么了。

  相安无事的点完餐后,店里的食客开始各自的娱乐了起来,而凌宏也开始和阮小青聊天。

  这个行为是从凌宏回来后就有了,每次在等餐过程中,凌宏都会主动提起话题和阮小青聊聊。

  有时是笑话,有时候是小段子,时不时还夹杂一些自己的趣事来给阮小青听。

  今天凌宏讲的则是一个段子。

  “小青,你知道贝爷吗?”凌宏一脸严肃的开口。

  “知道,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不过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奥斯汀。”阮小青点头,然后道。

  “爬行动物类专家?”凌宏显然也是有了解的。

  “嗯,是的。”阮小青点头。

  凌宏默默记在心里,然后继续开口:“那我问个问题,如果把乌海和贝爷放在荒岛上,谁会活下来。”

  “啊?”阮小青没想到是这样的问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边上的乌海,但还是肯定的回答道:“我觉得是贝爷,因为贝爷有专业的野外生存知识,而乌海是画家。”

  “贝爷是谁?”乌海在边上好奇的问道。

  凌宏直接忽略了乌海,冲着阮小青道:“嗯,分析的很对。”

  就在阮小青想要转头解释贝爷的时候,凌宏继续开口:“如果把荒岛换成这里,换成袁老板的店呢?”

  “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谁会活下来。”凌宏一脸坏笑的接着问道。

  “那还用说,肯定是我。”阮小青还没回答,边上的乌海立刻抢答。

  和他抢袁州做的食物,那个贝爷怕是不打听打听他乌海是谁。

  敢在袁州小店抢吃的,别说贝爷,贝祖宗都没用。

  乌海一脸自信的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而阮小青一言难尽的看着乌海,但却说不出反驳的话语。

  “说的很对,我也觉得应该是乌海。”阮小青想着乌海抢食的凶残,点头道。

  就是一旁听了一耳朵的袁州都止不住想点头。

  “所以说有些时候一个人再强,但还是要看放在哪里和谁比。”凌宏道。

  “没错。”阮小青赞同的点头。

  而一旁从中听从夸奖的乌海则一脸骄傲的点头,表示赞同凌宏的话。

  这个小段子讲完,袁州的餐点也都做好了,凌宏亲自去端了两人的菜品过来,然后开吃。

  吃饭的时候阮小青并不喜欢说话,是以两人都吃的很安静。

  晚餐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期间袁州忙忙碌碌又认真的做着餐点,时间就一晃而过。

  袁州刚刚打发了申敏去楼上收拾酒馆,才坐下,凌宏转头就又进来了。

  “砰”的一身,凌宏把黑色的保温杯放在了柜台上。

  “这么快送人回来了。”袁州道。

  “对啊,还是不让送,这东西也没送出去。”凌宏无奈的指了指保温杯。

  是的,凌宏带的保温杯是准备给阮小青的,但却一直没有送出去的机会。

  “慢慢来。”袁州道。

  “知道,我们时间还有很多。”凌宏坚定的说道。

  “会有很多的。”袁州也肯定道。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突然凌宏开口道:“你最近和殷雅很有进展,怎么办到的?”

  凌宏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准备听袁州说。

  “顺其自然。”袁州仔细的考虑了一会,然后肯定道。

  “不是,我是说你不是送过殷雅簪子吗?怎么送出去的?现在的女孩子无缘无故送东西人家都不要。”凌宏无奈又期待的问道。

  这次袁州回答的很快,直接道:“我都是回礼,殷雅送了我东西,然后我回礼。”

  “……”凌宏这下感觉不是心口扎了一箭了,而是膝盖都中了一箭。

  “凭什么殷雅要先送你东西,我这折腾半天连口水都送不出去。”凌宏咬牙切齿道。

  “可能因为我比你帅。”说这话的时候,袁州无比认真。

  “呵呵,不可能。”凌宏斩钉截铁道。

  “我会做饭。”袁州道。

  “我也学了。”凌宏指了指保温杯。

  “你这是桂圆红枣茶,不是饭菜。”袁州摇头道。

  “管它是不是饭菜,这可是我向你学的,我也会做饭。”凌宏道。

  “哦,那就只能是我比你帅了。”袁州无奈道。

  “……。”凌宏想想自己坎坷的情路,再想想袁州刚刚说话,他就感觉生无可恋。

  造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