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难兄难弟

  “这花能吃?”突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宋铭的感觉,原来是乌海从一旁窜了过来。

  “乌门檐好。”宋铭客气的问了个好。

  “不客气,能吃?”乌海再次问道。

  “有些可以,有些不可以。”宋铭道。

  乌海虽说吃的时候很放飞自我,但和人交流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毕竟这是袁州的点心会,他还是很给袁州面子的。

  “嗯。”乌海摸着小胡子严肃的点头,然后顺手揪下一朵花塞进嘴里。

  这次不等宋铭开口,乌海就开始“呸呸呸”直接吐了出来,没办法这是朵真花。

  而真的玉兰花是带苦味的,恰好乌海什么都吃就是不吃苦。

  “这是朵真花……”宋铭道。

  “我知道了。”乌海点头,再次揪下一朵尝了起来。

  但奈何乌海的运气实在是不佳,这还是一朵真花,然后这朵花再次牺牲在了乌海的嘴里。

  宋铭无奈的一笑,这次乌海没问了,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树木底下的石头上。

  “这石头好像也是点心。”乌海道。

  “确实有这个可能。”宋铭沉吟一番,点头道。

  “我试试。”乌海抓起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然后一口塞进嘴里。

  “唔,还真是,是石头馒头,还温着。”乌海边吃边道。

  “是吗?”宋铭也跟着拿起一块石头。

  这石头就是石头的样子,外表朴实无华,很是简单,手感很硬,就和真的石头一般毫无二致。

  “嗅嗅”宋铭可不是乌海,能直接一口就啃上去,他稍稍嗅闻了一下,隐约有些面粉的香味,然后他这才一口咬了上去。

  外层摸着就坚硬的外表却在遇到口腔后,瞬间软化下来,一口吃下去只剩下柔韧的感觉,咬到馒头的里层,那才叫柔软。

  绵软如棉絮一般,里层是雪白的带着细小气孔的馒头,确实没有內馅,但麦子的香气和着微微的温度让人一下子有了幸福的感觉。

  就好似小时候放学回家,家里没有零食,但锅里温着的那带着余温的大馒头,一口下去麦子的香味充盈口腔,肚子随着咀嚼也变得充实起来。

  吃着这个馒头就让宋铭感觉到了这样的幸福感。

  “确实好吃,既有外表花哨华丽的海棠酥、玉兰年糕,又有这样朴实无华的石头馒头,小袁的巧思和手艺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宋铭吃完馒头,赞叹的说道。

  “是啊,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得不服。”计乙捏着一个石头馒头也点头赞同道。

  是的,听见馒头这个字眼,计乙就赶了过来,在乌海的嘴下抢下了最后一个馒头。

  这还多亏乌海现在是嘴里叼着一个,左右手各拿着一个的福气,要不然计乙是绝不可能吃到的。

  “不不不,我可不老。”宋铭笑着说道。

  “……”计乙觉得他和厨师怕是八字犯冲。

  “就是,以为谁都和计包子你一样老。”周世杰也走了过来插话道。

  这下计乙直接转身就走,反正还有那么多点心没吃,他还是认真吃点心去。

  见潜在威胁计乙走了,周世杰笑眯眯的冲着宋铭开口问道:“怎么样?”

  “所见所闻,不虚此行。”宋铭道。

  “哈哈,那是当然。”周世杰一脸骄傲。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宋铭夸的是周世杰本人呢,不,或者说夸周世杰本人都不能让他这么高兴。

  “这次小袁是下了大功夫的,不光花样多,以小见大来说小袁的手艺是又进步了不少啊。”周世杰感慨道。

  “确实非常厉害,厨艺以及点心手艺都是大家。”宋铭点头。

  周世杰就喜欢和他三观一致的人说话,是以接下来周世杰和宋铭就一起在点心林中边吃边聊了起来。

  这袁州小店里面是和谐了,但外面的人却急的抓耳挠腮的。

  着急的人不是记者,毕竟记者们早就习惯袁州这人的低调,是以许多人早就回去写稿子去了。

  而周边的食客知道袁州开点心会也是着急,但早几天就知道的事情,感觉倒也还好,只是时不时的会朝小店里张望张望。

  所以这着急的人是加布里埃尔。

  “到底是不是真的?”加布里埃尔看着大门紧闭的袁州小店,已经绕着走了三圈。

  “宵夜这事是真的吗?还是烧烤或者酒馆?”加布里埃尔边走边念叨。

  是的,在连续在小店吃了一个月后加布里埃尔终于知道袁州小店也是有宵夜的这件事。

  并且是刚刚知道的,一知道这事他就立马杀来了小店准备问问是否属实。

  但来的太晚,点心会早就开始了,小店的大门都已经关上了,自然是没有人给他解答这件事了。

  “攻略上说是有的,看起来也非常好吃。”加布里埃尔拿出手机看着屏幕。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就是一篇外国人写的关于袁州小店的全部攻略,内容名字就是如何在袁州小店吃一天。

  正是因为看见了攻略加布里埃尔才跑来的。

  “简直是让人心碎的事,太可惜了,我居然错过了这么多天,可怕的是今天还不能弥补这个遗憾。”加布里埃尔看着紧闭的大门,抑郁的金色的头发都失去了光泽。

  然而加布里埃尔的倒霉还不算什么,还有个更倒霉的连点心会都没赶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忙碌许久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准备顺路过来参加点心会的楚枭。

  是的,点心会都开到后半段了,但楚枭还没来。

  原因倒也很简单,楚枭早早的就订好了直飞华夏蓉城的机票,但一到机场却被告知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晚点。

  楚枭当机立断的立刻改买了其他飞机,然而直飞的就只有这一班,是以楚枭买了转机的。

  转机的飞机倒是按时起飞了,但在转机途中却再次晚点了,楚枭再次换乘,然而转机的地方天气恶劣,起了雷暴雨,直接大部分停飞了。

  已经在转机机场滞留两天的楚枭看着外面黑压压的天气:“也许我应该考虑回国发展,现在国内形势大好,吃法餐的也不少。”

  ……

  ps:参加年会还坚持更新的菜猫,是不是应该得到奖励?月票、推荐票请都投给菜猫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