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一碗拌面

  “踏踏踏”袁州几步上楼,然后径直推开自己的房门,走到连木匠帮忙重新打造的博物架那里取下一本黑皮封面的笔记本。

  这本笔记本摸在手里很有质感,厚厚的一本,捏起来很柔软,翻开一看上面已经被写完了。

  而这样的笔记本,袁州的博物架上还有很多本。

  可以说若是在乌海的画室里最值钱的是乌海的画作,那么在袁州的房间里最值钱的就是这些记载了袁州所有学过菜品记录的笔记本了。

  这些东西的价值别说对于厨师来说有多么贵重了,就是普通看到这些记载如此清楚的做法都会变成一个不错的厨师。

  可想而知这个笔记是多么详细了。

  而袁州对于自己的笔记自然是非常了解的,这不直接就翻到了记录面条的地方,然后用手机拍摄了两下,然后直接用微信传给了楚枭。

  楚枭那边很快给了回复。

  [多谢,已收到。]楚枭

  [不客气。]袁州

  [我的也已经发送,请查收。]楚枭。

  [好的。]袁州

  回复完后,袁州就直接下楼了,没有直接开始查看楚枭发来的法餐餐谱。

  毕竟马上到来的晚餐才是袁州现在需要关注的重点。

  而那边楚枭所在的法国则正是早晨九点,一天开始的时候,是以得到菜单楚枭转身就开始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这家伙还是这么严谨。”楚枭粗略的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关于面条的记载,忍不住笑道。

  说起来楚枭为什么突然向袁州请教面条的做法,那还真不是因为想窥探袁州的厨艺。

  毕竟楚枭要是想知道就直接飞回蓉城去亲自试吃了,毕竟楚枭可是说过的,法国飞蓉城还是很顺利的。

  哪怕没有直飞要转机的时候那也是顺路的。

  是以,楚枭突然向袁州请教面条做法这事的原因还得从前几天说起。

  法国作为一个国际美食之都,平时举办的各类大大小小的厨艺比赛非常之多。

  这不楚枭前几天就参加了一个西式配餐的比赛,是的这个比赛很奇怪就只是比拼法餐中佐餐配餐的花样。

  这个比赛看起来逼格不高,但实际却是为了纪念十七世纪著名的法国名厨维特尔举办的。

  这位维特尔厨师的厨艺非常高超,在他服务的餐厅曾经接待过各国皇室以及政要。

  但他的死亡却正是由于他的高标准以及完美主义,起因只是因为在他接待路易十四国王的时候他最拿手的一道菜其中的鱼没有送到。

  而极度追求完美的维特尔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差错,直接选择以剑自刎这样的方式来祭奠他对厨艺的追求。

  这绝对是个狼人,比狠人还多一点。

  正因为这位狼人的存在,以及他的追求完美的事迹,法国的厨师联盟才举办了一个关于配菜的比赛。

  寓意:一切完美

  完美不是单单只主菜,而是所有一切的完美,包括配菜。

  这是个历史悠久,并且很有影响力的比赛,楚枭作为力压法国年轻一代的名厨存在,自然也是受到参加。

  毫无疑问楚枭的厨艺,在有了袁州这样的人生对手后,是骑着小母牛进步更加快速的,是以这第一的名次自然也就被楚枭收归囊中了。

  但就在颁奖结束后的酒宴里,楚枭却听见了不和谐的声音。

  那是获得第二名次的一个中年大叔加布里埃尔,身材修长,留着法国人钟爱的金色胡子,金色的发色,是一个看起来很成熟迷人的中年男人。

  但有木有样的外表下,嘴里吐出的话可就不怎么好听。

  “嘿,这个楚居然又获得了第一,这比赛真是毫无意义。”加布里埃尔冲着边上的人举杯龇牙说道。

  边上这人自然是加布里埃尔的朋友,不过年纪略青些,他叫朱利安,这次比赛的第十名。

  “可不是,我觉得埃尔你完全可以得第一的。”朱利安力挺道。

  “没有楚我自然就是第一,但这个楚却也名不副实。”加布里埃尔得意的说道。

  “哦?难道这比赛有黑幕?”朱利安气愤了起来,无论是对于厨师,还是对于维特尔,都不尊重。

  “当然不,为了纪念维特尔举办的,不会存在黑幕。”加布里埃尔道。

  “那是?”朱利安不解道。

  “这还不简单,黑白相间的奶牛才好,如果说是全黑的牛,挤出白色牛奶,未免太奇怪了。”加布里埃尔意有所指的说道。

  朱利安回想了一下楚枭的黑头发换皮肤,瞬间GET到了加布里埃尔的点,连连点头道:“确实如此,他一个华国人。”

  “一个华国人得了维特尔纪念奖,这并不能说明华夏厨师的厉害,也不能表现华夏餐饮业,这只能说明楚在学习法餐上比较有天赋,至于华夏菜……”加布里埃尔面露不屑。

  显然,加布里埃尔是想想起了曾经吃过的不美味中餐的回忆。

  “那当然。”朱利安骄傲的挺胸道:“法餐才是最好的,无论是主食还是配菜。”

  “是这样吗?”两人的对话突然插入了一个声调清越的男音,这人自然就是楚枭。

  楚枭别的话并没有听清,但却听见了最后两句。

  是以,楚枭直接就出声了,楚枭可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或者性格好的人。

  “你一个本地人做菜比不过我一个外国人,却在这里沾沾自喜?是在窃喜你的无知或者是愚蠢?”楚枭挑眉问道。

  “哦,楚,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加布里埃尔有些羞恼,但还是否认道。

  至于一旁的朱利安则是不说话了,只是往后站了站。

  “那是什么意思。”楚枭从来不给人留面子,直接问道,而且这种事情,并不是他第一次遇到。

  “我是说咱们法餐博大精深,就好比今天楚你所做的奶油蘑菇爆炸意面一般,对于咱们法餐的美味你也承认的对吗?”加布里埃尔避重就轻的说道。

  而楚枭显然不想给他逃避的机会,直接道:“法餐自然是博大精深的,但你却心胸狭隘。我学习法餐也不是因为中餐不好,而是我不会,随意评价一个你不了解的事物,我认为你很失礼,请为你的失礼道歉。”

  加布里埃尔脸色青黑,但看着楚枭认真的脸,心里反省了一下自己不绅士的行为,还是低下头道:“我很抱歉。”

  而楚枭的回应就是点头,然后离开。

  虽说加布里埃尔最终还是道歉了,但楚枭心里却有点不舒服,考虑了一天后,才有了这次的请教。

  ps:年底了,成都都下雪了,并且还很大,本菜猫已经冻的爪子都伸不出来了,大家记得秋衣秋裤的穿起来,真的太冷了,千万别感冒了,冬天感冒很难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