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不能生病

  袁州在店里给自己兢兢业业的做着解酒的食物,而凌宏那里也回到了老宅,当然还是需要别人把他扶出来的。

  现在的他早就没有意识了,闭着眼睛,四肢无力的歪倒在车子后座。

  等到司机和帮佣把人扶进来,凌老爷子才开口:“麻烦秦医生去看看那小子怎么样了。”

  “好的。”被叫秦医生的是个年纪也不小的男人,蓄着浅浅的胡须,拎着一个药箱就往沙发上的凌宏走去。

  然后司机就开始汇报袁州告诉他的,凌宏喝了多少酒这件事。

  “喝了这么多?还是混着喝的?看来是有的麻烦。”秦医生皱眉道。

  “怎么了?”凌老爷子心里一紧,问道。

  “喝这么多肯定是酒精中毒了,得输液缓解才行,扶房间里去吧。”秦医生道。

  “把人弄最近的房间去。”凌老爷子立刻挥手道。

  “好的。”司机和帮佣立刻扶着凌宏去了一楼的客房。

  进房间后秦医生就开始给凌宏输液了,凌老爷子进来看了看然后道:“这臭小子也不知道像谁,蠢的很。”

  显然,凌老爷子知道些什么,但却没打算说出口,或者干涉什么。

  袁州小店,袁州吃完麦冬粥,喝完西瓜汁后,他出了些汗,然后再次去洗了个澡振奋了精神后,才下楼开始准备早餐。

  早餐袁州准备的是简单的川省特色的担担面,等到面粉揉好,面条切好,袁州这才上前洗干净手去打开小店的大门。

  门一开,果然外面已经有食客在门口等着了。

  “袁老板早。”食客们一看门打开,立刻齐齐问候道。

  “早。”袁州绷着脸,严肃的点头,然后道。

  打完招呼,袁州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排队的食客,然后在前排发现了阮小青的身影。

  “来得很早。”袁州心里叹口气,看着只排在乌海身后的阮小青。

  “一会就告诉她。”袁州心下默默做了这个决定,然后转身回了厨房。

  而这时候周佳和程璎也进门开始擦洗桌椅板凳了。

  说起来周佳和程璎擦桌椅板凳都是很认真的,就连椅子的腿底下接触地面的那里也没放过。

  今天早晨袁州开店开的晚,是以没多久早餐时间就正式开始了。

  乌海自然是和往常一样第一个就冲进店里的,但这次乌海难得没一屁股就坐在位置上点餐,而是盯着袁州看了许久,久到袁州都怀疑他没被口罩遮住的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好休息。”半响后,乌海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沉重的说道。

  还不等袁州应声,乌海就接着道:“你要是病了,我就只能再次天天时时刻刻的提醒你吃药了。”

  袁州心有余悸,肯定道:“不会。”

  “那就好。”乌海点点头,这才坐自己位置上点餐去了。

  而阮小青则坐在靠近隔板的位置,低着头没有说话。

  等到点完餐,袁州开始煮面的时候,她才抬起头纠结的看向袁州。

  是的,阮小青今天明明还要陪着她舅舅丁方去看房子,但她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这里,并且在很早的时候就到了。

  阮小青在心里告诉自己是因为别的地方的饭菜她都吃不下才来的,不是为了想知道袁州有没有告诉凌宏真相这件事。

  但一进门阮小青却忍不住差点直接问袁州,还好最后忍住了。

  “今天其实也差不多了,舅舅也选到了朝向很好的房子,今天不过是去确定合同,我跟着也没太大用处。”阮小青再次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然后安心的等着自己的早餐做好。

  袁州做菜的速度一向是有口皆碑的快,但在今天的阮小青看来却好像有些慢了,平时不过四五分钟,袁州就能端出许多人点的菜品,早餐更是一次性可以端出五人份的餐点。

  但现在的等着吃饭的阮小青却感到有些焦灼起来。

  就在这样的情绪都有些影响到阮小青的生理,造成她背部一阵阵的疼痛的时候,袁州终于开口:“面好了。”

  这三个字好似般在阮小青的耳边响起。

  “嗞”这是阮小青起来时,动作太大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

  这还是阮小青第一次如此急切,她起身走了两步直接来到隔板前,而袁州也正往外端着担担面。

  阮小青稍稍落后,等前面四人都端走后她才快步上前。

  而这时候袁州还没转身回厨房,阮小青叫住了袁州:“袁老板。”

  虽然叫住了袁州,但阮小青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顿在那里。

  “你的面,凉了不好吃。”倒是袁州语气平静的把担担面往阮小青那里推了推道。

  “好的,谢谢袁老板。”阮小青道谢。

  “不客气。”袁州道。

  接着不等阮小青再纠结,袁州的声音就从口罩下传来:“我昨晚告诉了凌宏。”

  说完,袁州也没多停留,直接转身回了厨房。

  明明店里并不安静,但袁州这句话却很是清晰的传入阮小青的耳朵里,一字一句都听得很清楚。

  阮小青则僵在原地,心里既感觉解脱,又感觉晦涩难明,甚至有些酸楚。

  “阮姐姐?”端完餐回来的周佳看阮小青端着面没走,好奇的出声道。

  “没事,太香了,有点上头。”阮小青扯出一抹笑容道。

  “啊?”周佳不明所以。

  倒是在一旁刚刚听见袁州和阮小青对话的程璎似懂非懂的拉了拉周佳道:“别问了,没事。”

  “哦,好的。”周佳点点头,果然不再问了。

  而端着担担面回自己位置的阮小青则拿着筷子,一边机械的往嘴里塞面条,一边心里想着:“昨晚知道的,昨晚就知道了吗?知道也好,早点知道也好。”

  “这样就好了。”阮小青埋头,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条。

  “真好吃,袁老板的手艺真好。”阮小青忍不住呢喃着,然后不住的往嘴里塞着面条。

  温热香辣的面条好似横冲直撞的将军,让人根本无法忽视,就连阮小青沉浸的心情也不例外,随着面条的不断被塞进嘴里,阮小青慢慢的感觉到了面条的香味。

  嘴里的苦涩也淡了去,开始不那么疯狂的吃了,吃面的动作慢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