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开不了口

  晚餐就像凌宏想的那样,阮小青并没有来吃饭。

  吴云贵的美食城现在的火爆程度凌宏还是知道一些,毕竟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如果不是实在和房地产挨不上边,这赚钱的生意,凌宏也是会加一股的。

  这次的这个营销方式倒好像开发了一个新的方向,广告才不过撒出去半个月,房子已经销售火爆了。

  其实酒店也可以照办,别人说江景房,海景房,或者是山景房,园景房,但到这就是店景房。

  嗯是叫店景房好听,还是叫食景房好听?

  许多要出租店铺的都会在出租广告下加上一句距离热闹繁华的桃溪路直线距离只有五百米这样的话。

  这样热闹的情况下,阮小青带人买房自然不是那么快能够结束的,是以凌宏最后是叹着气离开的。

  走出小店,凌宏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街尾,那里很是热闹,还有人在那里等着看房,想来小青也在那里等着。

  这倒是形成了一个奇景,袁州小店门前排队的人山人海,而售楼中心那里也是人海汪洋一片,总之这算是蓉城最热闹的地方了。

  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桃溪路街尾售楼中心那里排队的多是中年大妈一类的,但袁州小店的门前那就是年龄段横跨比较大的了。

  “我要不要从那里路过一下。”凌宏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这个可能性。

  “其实我可以只路过,不打招呼,就是单纯的路过。”凌宏这样想着,脚步已经不由自己的往那里走去。

  到了地方的凌宏一时没看到阮小青还特意在那里张望了许久,这才等到阮小青和丁方出来。

  这时候的阮小青已经有些狼狈了,冷风直吹的天气,她却出了一头薄汗,晶莹的汗珠滚入黑色的鬓发里消失不见。

  看着这样的阮小青,本来高兴的凌宏反而显得有些沉默了。

  “晚上好。”凌宏收拾了一下心情,装作路过的样子扬手打了个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阮小青好奇的问道,同时转头给丁方解释了一句:“这是一个吃饭地方认识的朋友。”

  阮小青的形容很是简单。

  “路过。”凌宏看了看阮小青额头的汗水,忍不住掏出一包纸巾递了过去:“擦擦吧,天冷容易着凉。”

  阮小青惊讶的瞪大眼睛,但看凌宏执着的模样,又有些顾忌身边的亲舅舅,只能淡然的接下。

  “谢谢。”阮小青接过纸巾,因为羞赧忽略了凌宏不靠谱的借口。

  “好了,我不打扰你了,先走了。”凌宏看着阮小青不自在的样子,干脆的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好,再见。”阮小青道。

  等凌宏一走,边上的丁方乐呵呵的看着阮小青道:“小青啊,这年轻人不错啊,高高大大的看着也面善。”

  “舅舅,我们只是很普通的朋友。”阮小青严肃的说道。

  “知道知道,年轻人嘛自由恋爱都是从朋友做起的,舅舅就是觉得这小伙子不错。”丁方挥了挥手不在意的说道。

  “舅舅我和他不可能的。”阮小青口气坚定,但捏着纸巾的手却蜷紧了。

  “好了舅舅不说了,先去吃饭,这几天倒是拖累小青你了,让你都没法好好吃饭。”丁方见阮小青这么严肃的样子,也不再开玩笑,转而有些愧疚的说道。

  “没事的。”阮小青摇头。

  “走走走,舅舅带你吃点好的,咱们吃你们年轻人爱吃的去。”丁方拍了拍阮小青的肩膀道。

  而跑了一整天的阮小青却差点让这轻轻一拍直接摔到,还是阮小青眼疾手快又不着痕迹的扶住了边上的装饰大花瓶。

  “好的,舅舅。”阮小青点头,忽略阵阵作痛的背部,温声道。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早晨,袁州晨跑的时候再次遇见了阮小青。

  “还是这么早?”袁州这次皱眉没有掩饰,明显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袁老板放心,我没事。”阮小青道。

  “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劳了。”袁州看着阮小青脸上的汗水道。

  “但是如果不操劳一点,怎么能像正常人一样呢。”阮小青看着空旷的街道,忍不住的说道。

  袁州听闻这话,停下了跑动的脚步,站在原地愣了愣反应过来道:“你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父母他们吗?”

  阮小青没有回答,迁出一抹笑容点了点头。

  袁州看着这样的阮小青有些不解,好一会后阮小青才略带自嘲的回答:“我能怎么说呢?难道对他们说你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快死了?”

  顿了顿后,阮小青收起自嘲的语气,变得无奈的说道:“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我很自私,但我还是决定能拖一天是一天,让他们能晚知道一天是一天。”

  袁州说不出其他的话,他想起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面色柔和微带叹息的说道:“但你这样装作没事,像我们所有正常人一样,岂不是很累。”

  “还好吧,其实做人都挺累的,谁都累,总不能说生病了就不累了吧,没这道理的。”阮小青笑道。

  “其实我认识吴云贵吴总。”袁州突然道。

  “我知道。”阮小青点头。

  “有事可以找我帮忙。”袁州道。

  “我知道,谢谢袁老板,但是这是我舅舅的事,我想亲自做。”阮小青道。

  “好。”袁州。

  阮小青再次说了谢谢,停顿了好一会才继续开口:“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袁老板你帮忙。”

  说这话的时候阮小青想起了昨晚装作路过的凌宏,他阳光的笑容,以及难得僭越递出的纸巾,担心的眼神,这些她都感受到了,但正是因为感受到了,阮小青才默默再次下定了决心。

  她不能让凌宏陷的更深了,这对他不公平。

  “是你的病的事情。”袁州肯定道。

  “是的,我想请袁老板您告诉凌宏,告诉他真相。”阮小青道。

  “真相?告诉他你生病的事情吗。”袁州道。

  阮小青点了点头,然后垂着头道:“对不起,我实在是有的懦弱,但我真的说不出口。”

  “对不起,我知道这很过分,请袁老板你再帮我一次。”阮小青声音微带哽咽。

  “好。”袁州干脆的应道。

  “谢谢。”阮小青飞快的抬头道谢,然后默默的鞠了一躬就准备离开。

  “今天早餐是清汤面,记得来吃。”袁州声音清朗的说道,但看着阮小青的背影又生硬补充道:“这是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