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开水冲蛋

  

  等待的过程在邓雪丽积极处理文件中过去,实际上要不是时常的胃痛提醒,邓雪丽都要忘记她还没吃饭了。收藏本站

  再一次的肠胃绞疼袭来后,终于轮到了最后一批进店用餐。

  “请几位进店用餐。”周佳出门亲自说道。

  这时候已经胃很疼的邓雪丽也收起了掌上电脑,听闻这话挺直脊背就进门了。

  刚刚空闲的店再次被食客塞满。

  “菜单在各位背后和桌上都有,只能点菜单上有的,如果不清楚有没有可以问我。”说话的是程璎。

  在袁州这里这么久她早就对袁州菜单上的菜熟悉的差不多了。

  其他食客都开始翻看起了菜单,而后进门的周佳也开始点餐。

  邓雪丽则看了看黔菜的菜单,仔细的查看一遍后,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名不虚传,连这么普通的黔菜都有,果然这袁老板是会做一个整个黔菜的,无论是大菜还是小菜。”

  是的,邓雪丽在菜单上找到了自己想吃的东西。

  “点餐。”邓雪丽开口道。

  “好的,请稍等。”应声的是程璎,她快步走了过来。

  “我要这个,和蒸腊肉以及一碗米百做白米饭。”邓雪丽指着菜单上的两个菜,然后道。

  “好的,请先付账后用餐。”程璎应声,然后道。

  “知道规矩,已经付过钱了。”邓雪丽点头,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就是她刚刚点的菜的价格。

  并且这价格还是加上了迎客套餐的。

  显然,虽是第一次来店里吃饭,但邓雪丽还是知道规矩的,或者说她进店后认真的看了墙壁上的规矩。

  “好的,请稍等。”程璎确认了数目笑了笑,然后离开。

  邓雪丽点头,然后下意识的就想摸出平板电脑,但看着刚刚送上来的迎客套餐,她又止住了手里的动作,拿起水杯轻轻抿了口水。

  饥饿空洞的胃部稍稍的被抚慰了一番,不再继续强烈的刷存在感了。

  “师公,新的单子。”另一边程璎走到隔板那里大声招呼道。

  “直接说。”袁州放下菜,然后道。

  说话的时候袁州头也没回,直接回到厨房继续做菜,就是最后一批食客也不能大意。

  “好的师公。”程璎点头,然后报出菜名。

  袁州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虽然袁州知道每个进店食客的咸甜口味,但那也是需要看过后才知道的。

  听完菜单袁州就侧头看了眼坐在那里的邓雪丽,然后又回过头做菜去。

  无论多难多复杂的菜到了袁州手里那都不是事,更何况是邓雪丽点的两道家常小菜,这不才六七分钟程璎就再次端着托盘过来了。

  上面一个蒸腊肉,一碗白米饭,一个搪瓷白杯子,就三样简简单单的,这就是邓雪丽点的餐。

  “您的餐点,请慢用。”程璎一一端上餐点,然后道。

  “谢谢。”邓雪丽点头致谢,然后把目光转向刚刚端上来的菜。

  邓雪丽第一个看的就是那个白色的搪瓷杯,里面是一碗看起来像鸡蛋汤的汤品。

  “杯子还真有点意思。”邓雪丽摩擦了一下杯子的把手,忍不住轻声说了句。

  压下脑子了纷乱的想法,邓雪丽端起杯子直接喝了一口。

  搪瓷白杯子里一共有大半杯的鸡蛋汤,杯口不小,这么一端起来首先冲入鼻尖的就是鸡蛋的味道,带着点点的热气。

  杯子稍稍一倾斜,那汤滑入嘴里,顺滑中带着鸡蛋独有的清香,以及鸡蛋的稠滑,直接顺着喉咙进入了胃部。

  温热的鸡蛋汤一下子就让还在隐隐作痛的胃部得到了缓解。

  “味道,好像……”咽下嘴里的鸡蛋汤,邓雪丽忍不住出声。

  邓雪丽没继续喝,而是放下了杯子仔仔细细的看着“鸡蛋汤”。

  其实这不是鸡蛋汤,而是白糖开水冲鸡蛋,滚烫的开水直接冲开生鸡蛋,让生鸡蛋变成半熟的蛋花。

  这是以前黔省比较特殊的吃法,现在开水冲鸡蛋说少见也少见,说常见也常见。

  说清楚点也就是,鸡蛋也不贵,随随便便都能吃,并不会将开水冲蛋当做一道菜,但邓雪丽还是喜欢在擅长做黔菜的馆子里点这道汤,并且要求是冲生鸡蛋。

  每次吃到的都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味道,但现在这碗却让她觉得这就是小时候的味道。

  邓雪丽作为一个连锁美容院的高级经理要她说鸡蛋的作用她能说出很多。

  甚至就是开水冲蛋有什么清热止咳、补充蛋白质、保护视力的功效她也很清楚,但她吃这个却不是为了保健,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

  “咕咚。”邓雪丽再次喝下一口蛋汤,就连一旁散发着勾人食欲的饭菜都顾不上。

  并且邓雪丽越喝越慢,也就是袁州小店店里温度四季如春,就是端上桌的菜品也不会冷的很快,要不然这饭菜早就凉了。

  就在邓雪丽把鸡蛋汤喝了只剩一口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袁老板,为什么你的冲蛋能做的这么正宗。”

  是的,这在邓雪丽看来才是黔菜的开水冲蛋。

  邓雪丽长相并不漂亮,看起来很普通,但眼睛有神,又很自信,是以她说的话很难让人忽视。

  这不她一开口周佳和程璎都下意识的看向她。

  只有袁州不紧不慢的炒完手上的菜,然后按照自己的步骤端到隔板上等食客拿走。

  这时候刚刚问完已经知道自己唐突的邓雪丽也清醒了过来,连忙道:“不好意思。”

  “没事。”袁州淡淡的说道。

  “你说这开水冲蛋?”袁州道。

  “为什么你做的这么正宗,这就是我小时候的味道,其他店都做不出来。”邓雪丽道。

  “很简单,因为你小时候吃的味道是腥味,其他店用的是去腥味可生食的鸡蛋,而腥味实际并非什么好味道,但没有这个腥味,也不是你要的美味。”袁州道。

  “您用的不是可生食的鸡蛋?”虽说邓雪丽并不在意,但还是好奇的问道。

  “不,我用的也是,但我保留了鸡蛋本身的味道,就是你吃到的蛋腥味。”袁州道。

  “原来是这样吗?”邓雪丽喃喃,然后又问:“袁老板您不是说,腥味不是什么好味道吗,为什么你还特意保留?”

  邓雪丽这个问题,也引起了旁边人的好奇,都不傻,想想也知道,这种特殊的鸡蛋是需要培育,花精力。

  花时间培育不好的东西,这不像是袁州作风。

  “各地有各地的口味,有优点也有缺点,但这才叫地方美味,而且能够满足食客的美味,才是美食。”袁州回答。

  看邓雪丽一脸怀念又恍然大悟的样子,袁州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