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我做的蛋糕不胖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我做的蛋糕不胖

  陈木再次到来的事情袁州还暂且不知,因为晚餐时间已经开始了,袁州也没机会再看下门外。

  就连刚刚进门的阮小青、凌宏和钱师傅三人袁州都只是轻轻的瞥了一眼,然后就收回了目光。

  哪怕是再好的朋友,有些事情也是不能管的,比如凌宏现在的事情。

  晚餐时间无波无风的缓缓过去,而陈木也在他女儿陈珊的搀扶之下走了进来。

  “陈主厨。”一进门,袁州就首先招呼道。

  “袁主厨。”陈木冲袁州点了点头,这才坐在空位上。

  “吃什么?菜单在桌上。”袁州走上前,伸手示意道。

  “袁主厨您好。”陈珊恭敬的冲袁州招呼道。

  “这是我小女儿,这两年因为我这毛病也开始学厨的,最近没啥事就一起来了。”陈木介绍道。

  “嗯。”袁州冲陈珊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倒是陈珊忍不住开口道:“请问袁主厨您这里有粥吗?”

  “没有粥,有稀饭。”袁州直接道。

  “好的,那就稀饭一碗。”陈珊作为厨师自然知道稀饭和粥的区别,点完后就转头看向自己父亲陈木问道:“爸,您还想吃些什么?”

  “不用了,就这个就够了,那里可是有规矩的。”陈木指了指背后的墙壁道。

  陈珊转头一看就看见那显眼的不能浪费的字样,也就不再开口了。

  “你吃什么?”袁州问道。

  “啊?我随便。”陈珊被袁州这么一问,下意识的回答道。

  “姗姗?”陈木疑惑的看着自己女儿。

  “没事,我是说我要一碗蛋炒饭套餐。”陈珊被自己老爸这么一看瞬间反应过来自己闹了乌龙,脸色爆红,但还是镇定的开口补救道。

  “好的,两位稍等,餐点一会就到,请先付款后用餐。”袁州点头,然后道。

  “袁主厨放心,已经付了。”陈木点头道。

  “少吃多餐。”袁州看了看陈木的脸色,然后嘱咐一句回到了厨房。

  另一边看袁州从头至尾没变过的脸色,陈珊心里安下了心。

  但这时候已经喝了点迎客套餐里清水的陈木却一句话差点把陈珊炸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姗姗你可别对袁主厨有什么想法,我和袁主厨平辈论交,你是我女儿这可不合适。”陈木说完,喝了口水接着道:“何况我看那袁主厨应当是有女朋友了。”

  陈木说的人就是殷雅,因为那日整天的交流中殷雅依约前来喝酒还和他们打过招呼。

  作为过来人的陈木自然是一眼看出两个小年轻未挑明的心思,是以他才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提醒自己女儿。

  “我没有,我不是,爸你别瞎说。”陈珊既尴尬又无奈的说道。

  “没有,不是就好。”陈木意味深长的说道。

  “爸,您的身体要紧,我还没有别的想法。”陈珊认真的保证道。

  “行了,我知道了。”说到身体陈木也没调侃自己女儿的心思,淡淡的应了声,就不说话了。

  而一旁的陈珊则是偷偷抬眼看向袁州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脸上是一脸的羡慕。

  “我要是有这么高的厨艺天赋就好了。”陈珊暗暗想着。

  这日的晚餐时间和往常一样慢慢的过去了,要说不一样的恐怕就是凌宏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坐在阮小青边上一起用餐。

  还有就是陈木和陈珊的到来。

  但这些对于袁州来说却关系不大,他还是努力研究着粤菜想要尽快让粤菜上线。

  因为这些食客都是为了他的手艺而来,努力提高厨艺就是最好的回馈。

  时间就在袁州努力学习粤菜中过去,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现在的袁州一到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就会停止学习,然后来到酒馆的后院,翻着石桌上的书等人。

  袁州等的自然是最近每日这个时间来喝酒的殷雅。

  果不其然,三点四十五的时候后院的敲门声响起。

  “来了。”袁州习惯性的回答,然后快步走到门边一把拉开后门。

  果然,门口站着亭亭玉立,一身白衬衣搭配内衬雾霾蓝中领毛衣,下身灯芯绒棕色短裙,脚上一双平底白色中靴,露出一段白皙柔嫩小腿的殷雅。

  这样的殷雅看起来格外的温柔谦和,而且漂亮。

  “下午好。”袁州眼前一亮,脸上带着淡淡的柔和。

  “嗯嗯,下午好圆规。”殷雅露出狡黠的笑意,然后迈步进门。

  “里面来吧。”袁州心里露出笑意,面上却还犹自端着认真范儿,领着殷雅往小桌那里走去。

  这时候的石桌上一边摆好了正在醒酒的葡萄酒,以及葡萄酒的杯子这些,但比起昨天却多了一小碟的蛋糕。

  那蛋糕小小的大约殷雅半个巴掌的大小,是一个圆圆的草莓蛋糕,这蛋糕雪白的奶油表面上点缀着三个红彤彤诱人的草莓。

  草莓上撒着白色的糖分让蛋糕看起来更加的勾人食欲。

  而边上的桃红色葡萄酒和草莓蛋糕看起来很是相配。

  “草莓蛋糕?”殷雅笑着看向袁州。

  袁州心里闪过喂胖殷雅的想法,面上却镇定自若的说道:“草莓蛋糕奶油更柔软、入口即化,还有着丰富而清新的草莓味,搭配微微刺激舌头的起泡酒,既点缀了草莓蛋糕的柔滑,也衬托了红酒的香味,很配。”

  “而且我做的蛋糕不会胖。”袁州肯定道。

  “好吧,说到吃你总是最懂的。”殷雅听着袁州这么一本正经的解释,瞬间无语的耸肩道。

  “我比较懂吃。”袁州点头,看殷雅坐下后又接着道:“我也会做。”

  “是是是,你的厨艺自然是最厉害的。”殷雅手掌托腮的看向袁州。

  “我给你倒酒,这酒已经醒好了。”袁州被殷雅专注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拿起了醒酒器。

  “嗯。”殷雅轻嗯一声,没多说。

  一时之间后院安静了下来,就只剩下红酒注入杯子的轻微“哗啦啦”声响。

  漂亮的桃红色的液体慢慢的铺满透明的杯底,晶莹的杯子加上色彩明艳的红酒,这样的葡萄酒就好似边上的殷雅一般光彩照人。

  就在袁州要递上杯子的时候,殷雅开口道:“这酒我们一起喝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