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五千万的威力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五千万的威力

  吴云贵这个五千万好似利剑一般直直的扎进那些红眼病的眼睛里。

  什么样的融资才能稳赚不赔的一年五千万,还只是最低保险就能赚那么多,还没算红利。

  但就在这个时候蓉城官微发声了。

  并且蓉城官微先是转发了袁州增加座椅的微博,恭喜了一番后才发出第二条微博。

  [诸位网友无需操心袁州主厨的手艺和工匠精神,因为短短两年多的时间袁州主厨仅仅靠一人之力就拉动了整个区域的GDP,如若有何疑问欢迎大家来蓉城亲自体验美食,美景,蓉城欢迎你的到来。]蓉城官微

  现在官微操作都比较骚气,看看卖青团的微博就知道,反正蓉城官方是德州这个小细节,暗戳戳的蹭热度,为城市打广告。

  当然,这也是把桃溪路变成打卡景点的袁州,否则其他人,蓉城官微也不会去蹭这个热度。

  这个蓉城官微一出来,那边被拉动GDP的区域官微也紧跟着就出来声援了。

  蓉城官微说话了,这事还没完,正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厨联总部的官博发文,这个发文就比较直接了,先是肯定了网友质疑的作息时间,然后说了袁州没有开分店的需求。

  这微博一看就是周世杰亲自指导发的,因为通篇都是对袁州厨艺以及态度的赞扬。

  经过这么一顿狂轰滥炸,网络上的风向一下子就扭转了过来。

  先是商界两位大佬的力挺,然后是顶尖画家的叱骂,接着就是扎眼的五千万的年薪的事情,然后官方都出来辟谣了。

  这让网友们彻底的见识了一番,真有门面,本尊都没解释,让厨联和官方出来。

  这就好像,明星被说耍大牌,明星自己不说话,剧组和广电跑来辟谣,这真的得叫爸爸。

  开设分店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不过留言的风向也直接歪楼了。

  [看到袁老板的作息时间我才知道是我想多了,人没变那就味道还没变,期待下次去蓉城还能吃到袁老板的食物。]折木爱瑠

  [袁老板开分店这个事情只要是老食客就没有怀疑这个的,好了正事说完我们来谈私事,吴云贵爸爸我不要五千万,给我一千万就行,三岁学厨,五岁上灶,七岁厨师了解一下?]亲吻月光

  [就像乌画家说的咸吃萝卜淡操心,不像我就不同了,我只关心吴云贵大佬你家美食城还缺厨师吗?拿过证而且好学的那种,我不像袁老板那么威武五千万都不要,我每月五千块就够。]Litchi_Q

  [emmm……如果要挣钱直接同意吴云贵大佬的五千万就好了,有了五千万的年薪谁还愿意天天累死累活的开个苍蝇馆子?沙雕。]沉沦在你的世界里啊

  等到这些人的微博一发之后,袁州小店官博下面的评论基本开始围绕五千万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这下没人说袁州要开分店了,而那个最先发出这个疑问的十八楼网友直接被人@到了关了自己的微博评论。

  袁州小店官博下这样的,而姜嫦曦微博下则是一堆留言说相信她的话的,凌宏那里也差不多。

  而乌门檐微博下则是惊叹他发博的更多。

  要说最整齐的就是吴云贵的微博下面了,全是一溜排队叫爸爸顺便求工作的人。

  看到这样的回复,小伙伴们知道微博上的风波到这里也就基本结束了。

  “分店?这辈子估计是不可能的。”乌海低头看向安静的袁州小店大门,抱着肉多多摇头道。

  而另一边坐在办公室看着微博评论安静下来的姜嫦曦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家伙还真是天才,总是遭人妒忌。”

  “不知道小青知不知道这事,正好可以要她的微博,这样以后就可以同仇敌忾的帮圆规正名了。”凌宏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想着。

  是的,从凌宏听说到认识阮小青一个月了却连她的私人联系方式都还没要到。

  事情就这么来势汹汹又在对袁州的佩服之下过去了,能拒绝五千万底薪的袁州可以说是头一个。

  而风暴中心的袁州却从头到尾没关注过这些,都在安安静静的整理粤菜的事情。

  不光袁州不知道,就连被凌宏挂记的阮小青也不知道,因为她现在正在医院。

  是的,本打算直到死亡都不再来医院的阮小青还是来了医院,因为一个人。

  而这个人就是钱师傅,那个请阮小青吃烧烤的师傅。

  事情还要从昨晚说起。

  阮小青照例在袁州小店吃完饭,拒绝了凌宏顺路送她回家的提议,独自走在回小区的路上。

  小区距离袁州小店的桃溪路走路半小时,而作为精算师的阮小青在三十分钟刚刚好的时候到达了小区的门口。

  刚准备进去的时候就被人叫住了。

  “姑娘,姑娘。”阮小青身后传来一个温和亲切的男音。

  “钱师傅?”阮小青转头就看见钱师傅的绿色出租车停在小区大门的侧边,而钱师傅已经快步跑了过来。

  “是我,姑娘最近还好不。”钱师傅上上下下关心的看着阮小青。

  阮小青被这好似老父亲一般担忧的目光看的心里一暖,温声道:“我很好,最近吃的比以前多了许多。”

  “那就好,那就好,能吃得下就好。”钱师傅连连点头,嘴里重复道。

  “嗯。”阮小青认真的点头,接着问道:“钱师傅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哦,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钱师傅笑道。

  但阮小青看到熄火的出租车哪里能不知道钱师傅这是在特意等他,只是阮小青也没戳穿,而是认真的道:“我最近挺好的,钱师傅放心。”

  “好就好,那医生怎么说?”钱师傅看阮小青并不很避讳的样子,就试探性的问道。

  没办法,虽然阮小青一再强调她很好,但钱师傅却始终记得那晚阮小青要去桥边的冷静决绝,不由就出声问了。

  看着钱师傅关切的目光,阮小青没办法说谎,只能偏了偏头道:“我这是胰腺癌,不用看的。”

  “谁说的,现在医学发达,什么病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的,哪里能不看。”钱师傅立刻着急的说道。

  “但这个真没有。”阮小青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最近缠人的凌宏,有些无奈的说道。

  “姑娘你别这么消极,啥事都不能绝望,这才哪到哪,还有时间呢,去看看,去看看说不定还好些了呢。”钱师傅好似老父亲一般,笨拙又认真的说道。

  阮小青抿嘴没说话,但钱师傅却一脸关切又认真的看着她。

  好一会,阮小青看了看等了她很久,也熄火很久的出租车,点了点头道:“明早我就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