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系统提示音

  图美,茶香,一时之间大家都看的入神都没人说话了,就连袁州都在脑海里认认真真的回想着季峰的

  是的,自从程技师拿来了工具,季峰开始研磨茶叶开始石桌边上就围满了今天参加茶会的人。

  毕竟茶百戏大家还是很想见识一番的。

  “好画。”直到乌海的叫好声传来,才惊醒了围观的众人。

  “确实是神乎其技,美妙非常。”凌老爷子点头道。

  “茶百戏又称分茶法,季大师这技艺确实厉害。”于道一也捻着胡须连连点头。

  “各位来一杯?”季峰看袁州沉思,也没多说,拎起另一壶烧开的茶水问道。

  “那就麻烦季大师了。”凌老爷子最先应声。

  “不麻烦,这惠山泉水泡龙井是相得益彰,所以这是享受不是麻烦。”季峰纠正道。

  “说起来也是,袁老板提供的铁罗汉所用的泡茶水也是那铁罗汉边上的水源,上次去武夷山拍摄有幸尝过那山泉水,滋味确实不一般。”说这话的是跟着老大爷一起来的王舒远。

  “是的,这样能更好的发挥茶叶的香味。”袁州点头。

  “小袁总是能找到食物直接最合适的搭配。”周世杰道。

  “原水配原茶吗?确实是不错的主意。”楚枭听闻倒是有了些灵感,心里念叨了一句。

  “今日难得有好茶好水,那我请各位来一杯海上升明日。”季峰说着再次开始冲泡起来。

  而这次冲泡因为人多,季峰再次换了个注水方式,就连那棕色的大碗都被他排成一列。

  浅棕色的茶勺盛着碧绿的茶粉一一倒入碗底,这茶粉的堆放季峰都是小小翼翼的,因为这堆放的方式以及高度不同冲泡出来的图案也就不一样。

  一连并排放置了五个碗,等碗底一一堆好茶粉,季峰双手同时拎起茶壶,然后开始冲泡。

  这次季峰是双手同时冲泡的,两次双手冲泡,一次单手冲泡,每次冲泡完后他都会用茶勺稍稍搅拌,那搅拌的动作弧度轻而缓,韵味十足,显然是有特殊方式的。

  而这些袁州都一一记忆在心里,并在脑海里演练。

  大约三分钟后五个茶碗里的海上升明日的图案全部浮现了出来,深棕色的大碗里面像是装着一副画般,漂亮而生动,最难的点在于这五幅海上升明日都大致相同。

  这手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毕竟水纹绘画可不是画笔,说一样就能一样的。

  或者这么说,就是让同一个画家画两幅完全相同的画都很难,何况是用水纹来作画还能保持这百分之九十相似度的,季峰无愧于国宝级茶艺大师的称呼。

  这时候季峰坐下道:“人老了,力气不比年轻人了,这剩下的茶水不若袁主厨来帮老夫冲泡?”

  季峰这话一出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季峰这是起了爱才之心,想要教袁州这门技艺呢。

  “多谢季大师。”袁州也不扭捏,直接起身道。

  一来袁州确实喜欢这门技艺,二来他能看出季峰是真心实意想要指点他的。

  袁州曾经得到过一份龙井茶的泡茶技艺,练习的次数也多,并且为了这次的茶会他还练习过乌龙茶的冲泡,也算是有基础的。

  而学习速度快这点在系统填鸭式教导中也已经驾轻就熟了,是以袁州站到刚刚季峰位置上的时候,他拎起茶壶的姿势可以说是很标准了。

  是的,茶百戏就是拿茶壶的姿势那都是有要求的,可不是随随便便拿起来往碗里倒就行的。

  “这茶百戏可不是现在的什么咖啡拉花,也不是某些人所谓的在泡沫上面作画,若是这样简单那就不会失传了。”坐在位置上的季峰意味深长的说道。

  “咱们这茶百戏讲究的是一次成型,而不是在水面画画,水纹的波动不是一时可以掌握的。”季峰继续道。

  “嗯。”袁州点头,然后继续慢慢的在碗里加入茶粉。

  “现在许多挂着茶百戏名号,做法却用茶筅不停搅拌出浓烈泡沫然后画画,这可不是什么茶百戏。”季峰看袁州认真严谨的样子,再次出声说道。

  “复原这条路不好走。”这话是杭田和周世杰异口同声说的。

  两人都想到了一些失传的菜品,所以有了这样的感慨。

  但这些都无法影响到袁州的发挥,只是袁州虽然也一次性盛了五个碗的茶粉,但却是双手托起茶壶一个个来的。

  这让一直看着他的季峰满意的点了点头。

  毕竟双手冲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呲”水流快而急促的冲入碗内,快速的水里带动了碗里的茶粉一起浮动,随着水流的越来越多,形成的漩涡也越来越大,茶汤渐渐变成了绿色。

  等到碗里有了七分满,袁州就停下了注水的动手,然后左手拿起茶勺搅拌了起来。

  这倒不是袁州托大要用左手,而是因为技艺不熟练,右手来不及放下茶壶,也就只能用左手进行搅拌了。

  依葫芦画瓢的按照季峰搅拌的动作搅拌了一会后,袁州也不等待,皱眉思考了一分钟后他再次拿起茶壶开始冲泡。

  这次袁州冲泡的动作显然熟练的多了。

  动作比起上一次更加的干净利落,也有时间用右手搅拌了。

  “不错。”季峰脸上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

  而一旁的周世杰则是骄傲又自豪的道:“小袁是学什么都快,天赋卓绝。”

  “确实天赋异禀。”楚枭有些感慨的说道。

  毕竟看一次就能学个七分像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更何况是茶百戏这种难度大的手法。

  是的,袁州现在冲茶的样子已经和刚刚的季峰有了七分的相似,这也是季峰露出笑容的原因。

  “同样都是别人家的孙子,为什么你这么蠢。”凌老爷子鄙视的看了眼惊叹的凌宏,然后嫌弃的移开眼睛,继续盯着袁州去了。

  “您就是再看,袁老板也不会叫您爷爷的。”凌宏说爷爷两个字的时候特别咬牙切齿。

  而凌老爷子只是冷哼一声,不予理会。

  “这是来蓉城最有收获的一次。”杭田看着袁州越来越熟练的冲茶动作心里感慨。

  围观的人感慨袁州学习的速度快,但冲第五杯的袁州却突然顿了顿,无他因为系统突然出现了一个提示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