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好过楚枭

  因为杭田透露的信息和夸奖的话,袁州又和杭田寒暄了几句这才开始新一轮的刀工交流。

  随着交流的菜品越来越多,杭田的心里对袁州的评价就越来越高,因为袁州所切的每一道菜,下的每一刀都是那么恰如其分,力度均匀。

  并且杭田能看到袁州对于每一个食材都是了如指掌的,从哪里开始下刀到从哪里收刀,每一次都是刚刚好,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很是合适。

  “老朱真是亏了,应该早点来见见袁主厨。”杭田看着握刀的袁州,再次感慨。

  倒不是杭田仅仅看袁州的刀工就对于袁州的评价过高,而是因为刀工其实是厨师的基本功之一。

  而这基本刀工的重要却超乎想象,首先一道菜需要就需要刀工精湛,菜品切的大小要一致,这样翻炒的时候才能保证每一片叶子或者每一片菜能够受热均匀,一起出锅的时候菜的生熟保持一致。

  但现在袁州这刀工已经超过这简单的一点,已经到了可以称之为艺术的地步了。

  每切出的菜不论是拿出来单独看,或者是合成一起都是非常漂亮而完整的,甚至切出来的蔬菜纹理如何都被考虑到了。

  用一句网络俗语难讲,难以想象,此子恐怖如斯。

  等到竹篮子里的菜品都被切完后,杭田忍不住道:“小袁今年有没有兴趣参加国宴的选拔?”

  “嗯?”袁州疑惑的看向杭田。

  “周会长没和你说?”杭田反问道。

  “没有。”袁州摇头。

  杭田倒是没想到袁州一点不知道,但也没多想,只是开口道:“每年咱们华夏都会举办好几次国宴,有些是为了接见外国使臣,有些是高规格的咱们国家大领导和外国大领导的宴会,既然是宴会那自然少不了美食,这就是国宴了。”

  “这些国宴总得有人做是吧,至于谁去做,大多数都是由国宴宾馆那里的厨师做的,但现在一些特别出色的也会被特征去,我就去过两次。”杭田道。

  “但我记得国宴厨师现在都是签订的劳务合同,一般是五年起步。”袁州道。

  “是,但只要政审合格,身家清白,对于各种菜系各国风俗食化了解都能去,也算是一种见识。”杭田道。

  “并且国宴一共需要一百六十名厨师,而有些名额是可以推荐的,我可以推荐袁主厨你去。”说这话的时候杭田非常认真。

  开始杭田那么问的时候是有些冲动的,因为他看到袁州的刀工,然后起了爱才之心才会这么问,但越说他倒是越觉得这样的机会应该留给袁州这样手艺出众的年轻人,是以也就越来越真诚了。

  袁州心里有些意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的想了想后才郑重的开口。

  “谢谢,但这国宴是以淮扬菜为主,现在经几代厨师的潜心整理、改良、提炼而成,就我知道的里面的川菜,少了麻、辣、油腻,各种菜系都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改进,菜谱一般也以清淡、荤素搭配为要,我现在还不能胜任。”袁州摇头拒绝道:“我现在并不会做淮扬菜,还差得远。”

  “这么说也是不适合你,那推荐名额的事情就算了。”杭田被拒绝心里也不恼,反而再次认真的思考后点头,赞成了袁州的说法。

  “多些杭大师。”袁州再次道谢。

  “不用客气,机会是属于你这样的年轻人的。”杭田道。

  “那我先去做午餐,您稍等。”袁州温和的笑了笑没说话,然后转而说道。

  “好的,那老夫我就等吃了。”杭田道。

  “您稍等。”袁州点头。

  杭田冲着袁州点头,然后袁州拎着两人切完的食材去了小店的厨房。

  而杭田则是看着袁州走远,然后感慨的叹了口气,别说一般厨师,百分之九十九的厨师,听到国宴推荐,恐怕是再不适合也要硬上,但袁州还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合适。

  “又努力,又有天赋,还对自己有客观评级,心性好,这样的人不成功,什么样的人才成功?”杭田现在是很明白,为什么周世杰和张焱,把袁州当宝贝一样了,这样的年轻人,必须保护起来。

  杭田接着摸出了手机,这通电话自然是打给本来和他有同样想法,却没狠心抽时间来的朱赟朱师傅。

  毕竟杭田和他也算是不错的朋友,因为恰好两人都去参与过国宴的烹饪,并且又都属于顶尖一类的厨师,自然是有不错的交情。

  电话响了没一会就接通了,那头传来朱赟的声音。

  “老杭啊怎么?这个时间找我有什么事?”朱赟中气十足的开口道。

  “我来蓉城了。”杭田也没卖关子,直接说道。

  “你找袁主厨去了?”朱赟瞬间理解了杭田的意思,惊讶的问道。

  “嗯,还讨了杯茶喝,就是后天。”杭田道。

  “你说的是袁主厨亲自开的茶会?”哪怕朱赟远在粤省,但他显然也知道袁州开茶会的事情。

  可见他是特意关注过的,而这也是因为袁州现在不光在食客中声望很高,在厨师中的声望也越来越高了。

  “对啊,听说有好茶,我就厚着脸皮讨了杯。”杭田点头。

  “那你这老不休的可是够不要脸的,居然向人家小辈要东西。”朱赟既羡慕又有点微酸的说道。

  “什么小辈,那袁主厨是和我们一辈的,当然我说的不是年龄是厨艺。”杭田没好气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朱赟沉默了一两分钟这才再次开口:“你已经和袁主厨交流过了?”

  “对啊,刚刚交流完刀工。”杭田点头。

  “如何。”朱赟只问了两个字。

  “超过楚枭。”杭田也只回答了四个字。

  “嘶。”朱赟忍不住在电话那头嘶了一声,然后才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在当初楚枭回国,横扫国内青年厨师一辈,被他们老一辈的认为是厨艺界的不世天才,就好像乌海对于画坛,但没想到还能有比楚枭更厉害,更年轻的厨师。

  毕竟,很难想象,一个比乌海还有天赋的画家。

  “可不是。”杭田赞同的说道,然后过了一会道:“朱老头你说咱们是不是老了。”

  “怎么?这么大打击?”朱赟调侃道。

  “倒也不是打击,只是看那袁主厨今年还没三十呢。”杭田道。

  “哈哈,现在的年轻人本来就不得了,超过我们有什么奇怪的,别想太多,咱们老姜还是有用处的。”朱赟安慰道。

  “也是,咱们还可以教教徒弟,为厨艺界做做贡献。”杭田说这话显然是不清楚程技师是袁州徒弟这件事。

  在杭田和朱赟这个身份就是要打听袁州那也是光明正大的问问袁州的厨艺,对于他的私事那是会注意避开的,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事了。

  “说得对。”朱赟赞同的点头,然后接着道:“看来我要尽快来一趟蓉城了。”

  ……

  本书来自